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九章:名声
    小河边。浑身**的少妇坐在地上,眼神空洞无光。那身破旧的衣裳将她玲珑有致的身子裹得紧紧的。此时贴在身上,暴露了纤细的身材。少妇抱着双腿,蜷缩成一团。那双没有光芒的眼眸里流出晶莹的泪水,令人心生怜惜。

    一个妇人抱着木盆,木盆里装着没有洗的衣服。那妇人从脏衣服中挑了一件自己穿的,披在少妇的身上。

    少妇颤了颤,没有拒绝妇人的好意。现在四周围扰着那么多人,大多数都是看好戏的样子。只有少数几个同情她,而愿意出手帮她保住颜面的也只有这个妇人。她认得这妇人,她也是个寡妇,唯一的儿子死了,现在带着孙子过活。

    少妇的旁边躺着一个浑身鲜血的男人。男人倒在血泊中,脑袋上一个大窟窿。此时,男人昏迷不醒。

    “大郎……”一个妇人扑过来,抱住躺在地上的男人。“大郎啊……大郎……”

    妇人哭了一阵,抬起满是横肉的脸。那张脸狰狞无比,一双眼眸犹如毒蛇般。她扑过去,扯着少妇的头发又打又骂:“贱人,是你杀了我家大郎。你勾引大郎不成,就要杀了我们家大郎。你这个贱货……”

    裴玉雯扶着李氏赶来的时候正好看见这一幕。那个被打骂的不是别人,正是小林氏。向来泼辣的小林氏这次打还手骂不还口,一双眸子里满是死寂,瞧着像是存了死志。裴玉雯见她的样子,心里不由得发寒。

    她松开李氏的手,一把提起那个疯婆子,将她扔到了河里。

    她现在有了内力,早不是那个弱不禁风的裴玉雯。只要她愿意,别说一个疯婆子,就是几个壮实汉子同时上也不是她的对手。此时她当着围观村民的面对那疯婆子出手,不仅仅是想惩罚那疯魔子,也有杀鸡儆猴的意思。她要告诉那些围观看戏的人,裴家的裴玉雯可不是好惹的。他们再欺负她的亲人,首先要掂量掂量惹不惹得起她。

    扑通!疯婆子落水。她在河里挣扎着,一边拍着水面一边惊恐地叫道:“救命……我不会水……救我……”

    一个小伙子看着疯婆子的动作哈哈大笑:“孟大娘,河边的水面浅,你站起来就是了。”

    疯婆子孟氏一听,也不折腾了,狼狈地坐水里站起来。此时她全身**的,饱满的身材在众人面前暴露无余。

    裴玉雯探了探张大郎的鼻息。还好没有出人命。裴玉雯得到这个认知,暗暗松了口气。

    如果出了人命,就算她有再多的本事也派不上用场。现在的她可不是什么朝阳郡主,没有办法压下一个命案。

    既然没出人命,那就好办了。她相信小林氏的为人,如果不是这个张大郎对她不利,她绝对不会下这么重的手。

    “七月娘……”林氏走得慢,明明紧跟着裴玉雯和李氏出门,现在才被裴玉茵搀扶着赶过来。

    李氏,林氏还有裴玉茵蹲在小林氏的面前。李氏摸着小林氏的头发,向来不会说软话的她眼含泪花儿,哽咽地说道:“好孩子,不怕,奶奶在这里,谁也不能把你欺负了去。”

    李氏从年轻的时候就开始守寡。那时候的她也是有名的标致人儿。一个漂亮寡妇带着几个年幼的儿子,期间经历的事情远比别人想象的还要多。她也是一路辛苦走过来的,知道守寡有多么不容易。只不过,她再命苦,也没有遇见这种泼皮无赖的事情。李氏突然产生了怨恨。她不恨自己的丈夫和儿子,只恨现在这个世道,恨坐在上位上的那些人。

    如果不是他们要挑起战争,也不会让他们的丈夫和儿子去战场,也不会有那么多饱受欺凌的孤儿寡母。

    “我要报官。”裴玉雯冷冷地说道:“今天发生的一切,我要官府来处理。官家说过,所有战士的遗孀都会有特别的优待。一旦发生被人欺凌的事情,那人就会受到十倍的惩罚。别说什么我嫂子落水,这人出面搭救的话。你们不是傻子,我也不是。我也不和你们说废话。今天我要击鼓鸣冤。”

    刚爬上岸准备撒泼的孟氏听见裴玉雯的话,双腿一软,扑哧一下坐在地上。由于坐得太猛,屁股上破了一个大洞。

    击鼓鸣冤?怎么可以?别人不知道,她非常清楚这件事情是因为儿子对小林氏起了邪心,所以想算计她嫁过去。虽然她没有看见这件事情是怎么发生的,但是可以肯定是儿子的问题。要是闹到衙门,他儿子这半条命还能保住吗?

    乡亲们也没有想到裴玉雯会这样做,一个个面面相觑。原本想落井下石的,此时也闭紧嘴巴不敢说话。

    里正在一个小伙子的搀扶下走过来,正好听见裴玉雯说的话。里正是个秀才,五十几岁,为人还算公正。他看见这场景,再想到这孤儿寡母,心里已经有定论。他冷冷地看着那孟氏:“裴家丫头,你要是想去衙门,我可以派几个人把这个人抬去。你们家的男人是英雄,朝廷会特别照顾你们。到了衙门只管说实话,老头子可以给你作证。”

    “里正……”村民们见里正也支持裴玉雯报官,一个个表情难看。

    这些村民当中有不少欺负过裴家的人。还不是看他们家没有成年的男人,一家子的女人长得又俏,想要占点便宜。如果真的闹到官府,官府再派人来调查,村民们平时做的那些事情也瞒不下去了。

    “裴家丫头,这事不用闹那么大吧!张大郎已经被打成这样了,也算是得到报应了。”一个老妇人搓着手干笑。

    这个老妇人以前仗着自己有几个儿子,经常指着李氏大骂她是绝户。现在听说要报官,她也开始害怕了。

    孟氏白着脸,结结巴巴地说道:“我儿子做什么了?现在他伤成这样,脑子里的大洞还在流血,指不定就活不成了。你们想逼死他吗?我的老天爷啊,你睁开眼睛看看啊,这些没有良心的想逼死我们母子啊……”

    裴玉雯没有理会那妇人的叫唤。这次不管别人怎么说,她铁了心要给他们一个教训。要不然这样的事情还会发生。别说小林氏,就算是林氏也有人觊觎。他们一家子女人长得都俏,村子里的单身男人那么多,她真担心哪天出事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