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章:报官
    裴玉雯看着眼神木然的小林氏。

    小林氏性格直爽,除了思念丈夫的时候,平时都是笑眯眯的。她笑起来很好看,眼睛弯弯如月牙,如桃花般的小脸上有两个小酒窝。她又是个勤快人。以前裴轩还在的时候,村里就有许多人羡慕他的艳福。

    如今她如一潭死水,瞧着没了生机。

    据她分析,小林氏刚来河边洗衣服没多久,这么一会儿工夫,想必那男人也做不了什么。不过他们同时掉进水里,那男人肯定借机摸过她的身子。小林氏性子再泼辣也无法忍受被其他男人摸过的事实,所以才会如此痛苦。在她看来,身子被丈夫之外的男人摸过了,那就是对丈夫的不忠。

    裴玉雯不理会孟氏在那里鬼哭狼嚎。她现在只想知道小林氏的想法。

    蹲下来,拉着小林氏冰冷的手掌,看着她的眼睛说道:“嫂子,这件事情由你来决定,你说如何处置那个男人?”

    小林氏抬头狠狠地瞪着张大郎。张大郎还在流血,再这样下去会有生命危险。然而,向来善良的小林氏却有了浓烈的杀意。她不由得想,刚才怎么没有把他打死?便是把他打死了要自己抵命,那也比现在被他污了名声的强。

    眼泪哗哗流下来。她无声的哭泣比那孟氏尖锐的嚎叫还要令人心疼万分。村民们看着故作坚强的小林氏,第一次产生了愧疚。也不是每个村民都欺负裴家人,但是大多数还是冷眼旁观的。毕竟各家的生活都不宽裕,谁有闲心管别人的事情?也只有曾经受过裴家男人恩惠的几家愿意伸出手照顾一下这家子老小。

    “报官。”小林氏语气坚定。“我要问问青天大老爷,我的公公,夫君,二叔,小叔都死在了战场上。如今我们一家子老小被人欺负,他到底是管还是不管?如果不管,我就一头吊死在衙门口,让所有人看看这世间的公道。”

    嘶!众人被小林氏的话吓得倒吸一口冷气。

    他们集体后退几步,远离那个充满怨恨的小林氏以及那满身戾气的裴家丫头。

    真是邪了门。这家子现在怎么变得如此诡异?看来以后还是饶着他们走吧!

    “里正啊,我家大郎快死了。别的先不说,先救我家大郎的命啊!”孟氏哭了一阵,见大家都不理她。她只有将最后的希望放在里正的身上。张大郎的伤很重。不管怎么样,一旦出了人命,大家都不好交代。

    里正也知道这个道理。他复杂地看着裴玉雯和小林氏。裴家虽是阴盛阳衰,但是几个女人一个比一个泼辣难缠。只要再撑几年,等裴家的男丁成年,这个家一定会脱胎换骨。裴家剩下的裴烨和裴七月瞧着都是很不错的苗子。

    如果裴玉雯知道里正的想法,肯定会告诉他不要小瞧女人。裴家不用等男丁长大就能成为这村里的第一。

    裴玉雯侧头看向哭闹不休的孟氏,嘴角紧紧地抿着:“闭——嘴。”

    正在对里正撒泼的孟氏如同被人掐住了脖子。那一刻,她觉得浑身发冷,像是被什么邪恶的东西盯上似的。

    “裴丫头,张大郎伤得太重,先给他包扎伤口。然后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里正说着,看向村子里的众人,指了指其中一个高大的汉子。“你去把隔壁村的医婆请过来给他看看。等这小子的伤稳定了,再把他抬到衙门去。”

    刚才里正说过要把张大郎抬到衙门,村民们还以为只是说说而已。现在真要抬去,村民们对裴家人就有些忌惮了。

    俗话说光脚的不怕穿鞋的。裴家已经落魄成这样,要是再惹他们,大不了鱼死网破。以后他们也要注意着点。

    “奶奶,娘,你们带嫂子回去换衣服。”裴玉雯对李氏和林氏说道:“我留下来等着。”

    李氏看着越来越有担当的大孙女,朝她点了点头。婆媳两人扶着虚弱的孙媳妇朝家里走去。裴玉茵留了下来。

    扑通!孟氏朝裴玉雯跪下来。她趴在地上,砰砰地磕了几个响头。此时她是真的慌了。裴玉雯软硬不吃,看来铁了心要报官。孟氏不敢再撒泼,只能跪下来磕头认错。

    “裴丫头,婶子求你了。求你放过大郎吧!他是被猪油蒙了心才会这样做。以后他再也不敢了。裴家丫头,你看在婶子的面子上,就饶了他这一次。他也是太喜欢你家嫂子了。以后他再也不敢了,真的不敢了……”

    人群中,与裴玉雯有过节的裴薇薇,裴娟,以及曾经欺负过裴玉雯的人缩了缩脖子。裴玉雯冷漠的眸子让他们浑身发冷。他们不明白为什么那个只会哭泣的胆小鬼会在短短的时间内就变成这个样子。现在的她真的好威风,也好可怕。

    一道身影悄悄地从人群中钻出去。那人走得极快,朝着某个方向匆匆离去。

    裴玉雯俯视脚边的妇人,眼里满是不悦:“你……弄脏了我的衣服。把你的脏手移开。”

    向来牙尖嘴利又无耻至极的孟氏颤抖地松开手,肥胖的身子颤了颤,心里一阵慌乱。

    只是一个眼神,她却不敢再鬼哭狼嚎。因为她读懂了那丫头的意思。如果她再多嚎一声,或许下场比大郎还要惨。

    没过多久,李氏和林氏陪着小林氏又回来了。

    本来李氏劝小林氏留在家里休息,这里的事情交给他们。小林氏执意要过来。

    她换了一身衣服,头发也绞干了,不过因为受到惊吓,那桃花色的小脸变得苍白憔悴,比平时多了几分楚楚可怜。

    “姐……”裴烨听见消息匆匆赶回来。与裴烨一起的还有裴玉灵。现在裴家人都到了,只有裴七月在房间里睡觉。

    裴烨听说这件事情之后,心里气得不行。小林氏是他的大嫂,他把她当作半个母亲看待。裴轩在家里的时候,裴烨也最敬重这个大哥。裴家的几个堂兄妹虽然隔着一层肚皮,但是因为从小相依为命,与亲生兄弟姐妹也没有区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