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二章:招上
    然而这一推,张老爷子愣在那里。

    面前身材娇小的小丫头片子纹丝不动,仿佛他刚才那一推没有用力似的。他清楚自己的力气,连成年男人都受不住他的那一推。

    张老爷子这才正眼打量裴玉雯。这一打量他就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这丫头好利的眼睛,好沉稳的性子。

    “公公,她就是裴家的丫头,也就是那个小林氏的小姑子。这个丫头想要把我们大郎送官。媳妇求了她好久,她就是不肯放过我们家大郎。”孟氏刚才愿意跪下来求情,也是因为张老爷子前段时间出远门了,直到刚才都不在家里。要是早知道张老爷子今天会回来,孟氏才不会做那么丢脸的事情。现在张老爷子来了,孟氏一幅小人得志的样子。

    “小丫头片子,不简单啊!”张老爷子阴毒地看着裴玉雯。“这样吧!十两银子,这件事情就此收手,如何?”

    村民们愕然地看着张老爷子,又看了一眼裴玉雯。无数双眼睛在两人的身上转来转去。

    面前这个老东西可是张土匪啊!就算面对官差,张土匪也没有服过软。

    难道张土匪老了?已经不中用了?可是看他气势如常的样子,也不像啊!那么,杀人如麻的老土匪为什么服软?还是说这个丫头连土匪都不敢招惹?这丫头再泼辣凶悍,一个杀人如麻的土匪还能怕了她?

    孟氏愣在那里。她的脸上还保持着那幅阴笑的样子。现在看起来是那么的可笑。

    她也在想,公公这是怎么了?一个小丫头片子而已,怎么不好好地教训她一下?公公把平时的威风摆出来啊!

    “公公,怎么能这样放过她?”孟氏不甘地说道。

    “闭嘴!”张老爷子眼眸一眯,满是嫌弃地看了孟氏一眼。“一边呆着去!”

    孟氏不敢招惹张老爷子。张老爷子在家里可是绝对的权威。谁也不敢得罪他。要是把他惹火了,自己家人照样打。

    她恶毒地看着裴玉雯和小林氏,在心里咒骂道:快杀了他们,就算不杀,也要把她们的脸划花,让他们一辈子嫁不出去,看他们还敢不敢嫌弃老娘的儿子。

    “大丫头。”李氏拉住裴玉雯的手掌。苍老的脸上满是担忧。

    裴玉雯拍了拍李氏满是皱纹的手,淡道:“交给我。”

    小林氏有些迟疑。这个人得罪不起。要是因为自己害了小姑子,她怎么对得起夫君?她在想,要不……就算了?

    惹不起这样的人,除了妥协外还能怎么样?她总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小姑子为了她冒险。

    裴玉灵红着眼眶与裴玉茵依偎在一起。这一刻,裴家三姐弟才明白自己有多么无用。面临危险的时候,他们只会躲在姐姐的身后。姐姐也是一个弱女子。为什么挡刀的事情永远是她在做?

    作为裴家第三代当中唯一的独苗,裴烨的内心更是纠结。他坚定了要跟着裴玉雯学武的信念。

    一时间,现场一片死寂。全村九成的村民都在这里围观。所有人都在猜测裴玉雯会怎么处理这件事情。

    如果是他们的话,当然是答应张老爷子的条件。毕竟小林氏又没出事,现在张老爷子愿意支付十两银子,那也不亏啊!就算把小林氏嫁过去,用一个守寡的媳妇换十两银子,那也是稳赚不赔的事情。

    只不过,他们是他们,裴家是裴家。而裴玉雯的心思更不是他们能懂的。

    “十两银子换你家张大郎的命,如何?”裴玉雯讥嘲地看着面前的老头子。

    这人鹰勾鼻,倒三角的眼睛,国字脸,一幅凶神恶刹的刻薄模样。虽然穿得人模人样的,却一幅猥琐的样子。

    最恶心的是这个张土匪一大把年纪了,看着她的目光里居然还有那种淫0秽的神色。

    “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你嫂子打伤了我孙儿,我没有找你们的麻烦,还愿意给你十两银子,已经给足了你脸面。”张老爷子眼眸沉了沉,一道杀气阴迸射而出。

    张老爷子杀气外放,四周的人都察觉到了危险的气息。里正见张老爷头逼迫裴玉雯,有心想帮她说话。可是话到嘴边却说不出口。不知为何,一感觉到这危险的气息,里正就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这就是杀机。

    里正感觉到了张老爷子的杀机,不敢开口说话。也正是这敏锐的感觉才让他避免了一场麻烦。

    唯一没有受到影响的是裴玉雯。裴玉雯连皇帝的圣旨都敢违抗,一个小小的土匪岂能压制得了她?论威压,她堂堂朝阳郡主还能怕了他?论杀机,她堂堂战神的嫡女,从小就在军营中长大,身边最多的就是身经百战的将领,又岂会被一个小小的土匪威慑住了?

    一道威严的气息从裴玉雯的身上传出来。就像无形的威压,压得众人像是面临着千斤坠,半晌都喘不过气来。

    张老爷子震惊地看着面前的小姑娘。他仿佛看见了一座山,那座山死死地压着他。他挣扎着,却无效。

    这真是一个普通的小村姑吗?他活了一大把年纪了,还没有见过这么胆大的丫头。可惜,偏偏与他为敌。

    这样的对手绝对不能让她成长起来。他要毁了她!要不然,等她成长起来,一定会成为张家的祸害。

    就在张老爷子准备动手的时候,一道身影挡在裴玉雯的面前。那是一具高大的身影,将裴玉雯整个人挡在身后。

    裴玉雯看着面前的男人,眼里的杀意消失,疑惑的神色显露出来。

    “童大哥。”裴玉雯迷茫地看着他。

    童亦辰听见这柔和的声音,身子不由得一颤。这是第一次听人这样称呼他,心里有种怪怪的感觉。

    “臭小子,你要多管闲事?”张老爷子冷冷地说道。

    “我只是想提醒你,刚才看见有衙役在村口经过,我听说这里出了事,已经带过来了。你要是当着衙役的面动手,那就是人赃俱获,想必接下来的日子只有在死牢里度过吧!”童亦辰淡淡地说道。

    三个高大的衙役走过来,算是印证了童亦辰说的话不虚。只不过所有人都有一个疑问:谁找来的衙役?不是说要亲自去衙门击鼓鸣冤吗?鼓未击,冤未鸣,这衙役就找上门来了。来得真快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