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三章:带走
    三个腰插佩刀的衙役看了一眼地上的张大郎。其中最高大强壮的那人说道:“怎么回事?”

    这三人的年纪都在二十岁左右,模样端正,目光炯炯有神。裴玉雯在他们的身上看见了熟悉的气息。那样的刚烈之气只在训练有序的军营中见过。这绝对不是普通的衙役,而是受过训练的军人。

    裴玉雯并不觉得奇怪。这些年战争不断,有些军人从战场上退下来干起了别的营生。这三人应该也是如此。

    里正走出来拱了拱手,将前因后果都说了一遍。他说话有条理,没有夸大其词偏颇什么人。事情是怎么样的,他就是怎么说的。在短短的几句话之间,三个衙役就知道了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

    “姓张?不会是张家村的吧?”高大衙役林华清看了一眼张老爷子,目光复杂诡异:“你就是张肃了?”

    张老爷子心里一拧。他瞪着一对铜锣般的眼睛,眼里闪过凶光:“不错。大人不要听信一面之词。这妇人刚死了丈夫,现在又勾引我家孙子。我家孙子没有上她的当,她就耍这样的花招诬陷我的孙子。大人明察秋毫,应该会给我们家孙子一个公道吧?如果大人做不了主,我可以去找县令大人。县令大人公正清廉,一定不会冤枉了我家大郎。”

    “你要找的是王大人,还是新上任的秦大人?”林华清把玩着腰间的佩刀头,语气冷淡:“如果是王大人的话,他因为贪污被革职了。如果是秦大人,我可以带你走这一趟。不过听说这位姑娘要击鼓鸣冤,这一趟你不走也得走了。”

    裴玉雯打量着林华清的神色,视线扫过旁边的童亦辰。击鼓鸣冤的话是刚才说的,这人是怎么知道的?还有这三个衙役来得还真是凑巧。一般衙役只会在城里走动,除非发生了命案,否则不会随便出面。这三人好巧不巧来到他们裴家村。如果说没有猫腻,她可不会相信。还是说有人在暗中帮她?而那个帮她的人会不会就是面前这个男人?

    童亦辰察觉裴玉雯的视线,抬眸看向她。

    裴玉雯第一次认真打量面前这个男人。上次被他抱着下山,她清楚地感觉到那双手臂所爆发出来的强大力量。他不像时下最受推崇的书生那般白皙,肤质黝黑,容颜硬朗。那刀削般的五官冷硬如冰,一双漆黑的眸子非常锐利。

    此时他挑眉看着她,仿佛无声地询问着什么。

    裴玉雯转移目光,看向那个说话的衙役:“大人,我要状告张大郎,请大人押他去衙门。”

    “你敢!”本来张老爷子听说以前的王大人被革职了,心里还有些惴惴不安。现在听见裴玉雯要带走张大郎,一时气恼的他可顾不得那么多了。他威风了大半辈子,还没有人敢不给他面子。裴家这个臭丫头让他动了杀意。

    “张老爷子,你不是说你孙子是冤枉的吗?如果真是冤枉的,怎么不敢让大人带走审问?莫不是心虚?”里正看着张老爷子说道:“此事关乎七月娘的名节。当然要调查清楚。她的男人为国捐躯,可不能让他们孤儿寡母再受委屈。”

    小林氏呜咽一声,抹着泪走出来。她跪在地上,朝林华清一拜。

    林华清朝旁边侧了侧。少妇泪水涟涟,清秀的小脸上满是忧郁。他一时起了怜惜之心,冷硬的表情软了下来。

    “小嫂子有话直说,不用行如此大礼。我等只是一个小小衙役,审案断案是县令大人的职责,我等也决定不了什么。不过你放心,只要你有冤情,我们也能尽微薄之力。你是将士遗孀,在本朝是受格外优待的。一旦有人欺你辱你,那就是与几十万大军的将士为敌。我们几兄弟也是从军中退下来的,最看不得有人欺负将士家属。”林华清声音沉重。

    小林氏在李氏的搀扶下站起来,垂泪说道:“多谢大人。这件事是小妇人的事情,不该连累小姑子。小姑子还是未嫁的闺女,断不能因为小妇人影响名声。就算要状告这个无耻的登徒子也应该由小妇人出面。请大人为小妇人作主。”

    裴玉雯喟叹。小林氏真是不错的嫂子。全家人能够撑得住场面的除了李氏就是她了。林氏就是个软和的性子,别人说什么就是什么。其他人又太小了。她要是想离开裴家,在那之前就要把裴烨培养出来撑住这个家的大梁。

    其实这件事情没什么好说的。张大郎是什么东西大家都是知道的。刚才发生这件事情的时候也有人经过,只要把这些村民叫过去做证,张大郎的案子就判下来了。只不过村民们胆小,不敢招惹张老爷子。

    张老爷子是个狠角色。就算没有县令撑腰,村民们也不敢与这种舔过血的人较量。

    正在这个时候,那昏迷的张大郎悠悠转醒。医婆对他用了药,现在药效出来了,他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嘶!”张大郎的脑袋被包成了一个球。他想坐起来,奈何脑袋被打成了筛子动一下就痛得利害。

    孟氏听见他的声音,连忙扶起他:“儿啊,你终于醒了。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张大郎刚醒的时候有些迷糊,眼睛也昏花一片,隐约看见小林氏那玲珑纤细的身段。

    “娘,这个贱人敢打我。”张大郎一看见小林氏就大叫道:“快把她抓起来,老子要收拾她。”

    说着,顶着伤扑向小林氏。小林氏朝旁边躲了一下,张大郎那外强中干的残躯就这样撞到了一个强壮的身躯。本来他就是中看不中用,又因失血过多,这样扑过来又没有东西支撑着,身子踉跄便摔了一个狗啃泥。

    林华清不耐烦地扯过张大郎,将他粗鲁地扔给旁边的两个手下。

    张家的几个男丁在这里就是一害。林华清也不想再耽搁时间。他对旁边的两个衙役说道:“把人带回衙门。”

    在张大郎刚醒的时候,什么都还没有弄明白就这样被两个衙役押走了。

    张大郎见到张老爷子,眸孔瞪得大大的,粗着嗓门尖叫道:“爷爷,快救我。这些龟孙子想害死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