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四章:忌惮
    “你们不要拉我家大郎,他还伤着呢!流了这么多血,瞧着少了半条命。你们是官爷,怎么能草芥人命?”

    孟氏见衙役粗鲁地拖走张大郎,张大郎叫得像杀狗似的难听。她抱住张大郎的手臂,想要从衙役手里抢回来。

    她自恃是个女人,冒着那些男人不敢和她动手,所以挥着那爪子乱撩一通。

    事实上,她没有猜错。那些泼皮无赖就不提了,像这几个衙役这样作风正派的男人就算再厌恶孟氏这样的泼妇也不会和她动手。而这样更是让孟氏有恃无恐,对着三个衙役一阵乱抓,那模样和疯婆子没有什么两样。

    其中一个衙役黑漆漆的脸上破了块皮。那衙役恼怒,一把推开孟氏。

    他低咒一声,挥着拳头就想揍人,又顾及那妇人收了回去。他恼怒地瞪着那妇人:“要不是看你和我娘差不多大,真想凑死你丫的。男人的脸也敢抓,真当老子好说话是不是?再敢乱撒泼,老子直接抓你进去和你儿子作伴。”

    孟氏缩了缩脖子,顾不得屁股开花般的疼痛,拍着两条腿大哭起来:“官差打人了!官差打死老婆子了哟!”

    众村民见衙役脸上的伤,再看孟氏自讨苦吃的行为,不由得露出兴灾乐祸的神色。而人群中的裴薇薇更是不屑孟氏这种愚蠢的行为。在她看来,那些官爷是他们能得罪的吗?这笔账应该算在裴玉雯那个贱人的头上。她与其在这里撒泼,还不如花点银子去衙门走动。然后再出来收拾裴玉雯那个贱人。

    裴娟以前与裴玉茵交好也是存着让后者帮着干活的心思,从来没有真心把她当作姐妹。现在未婚夫居然看上了裴玉茵,裴娟忍不住与裴玉茵撕破脸。因此裴娟巴不得裴家的人倒霉。他们越倒霉,裴娟心里的恶气才能散。

    “爷爷……爷爷……”

    张大郎见孟氏这样没用,只有把希望寄托在张老爷子的身上。

    他扑腾着想要抱住张老爷子,可是那几个衙役不是吃素的,一只手就能将他提起来。此时他哪里还有色心,只觉小林氏就是一个灾星。要不然怎么会克死相公?他发誓,那女人就算是天仙他也不要了。呸!又不是黄花闺女,傲什么?

    “闭嘴!再多说一个字,老子弄死你。”

    最矮的那个衙役狠狠地扇了张大郎一巴掌。

    这一巴掌,张大郎本来就虚弱的身体哪里承受得住,顿时被打得眼冒金星。这下子他倒是老实了,哆嗦着闭了嘴。

    “你敢打我儿子……我和你拼了。”

    孟氏瞪大眼睛,苍老的脸上一片狰狞之色。她披头散发地撞向那两个衙役。

    那两个衙役抓着张大郎朝旁边侧开。不知谁伸出了腿拌了孟氏一下,孟氏身子收不住,一下子栽进了河里。

    “救命……救命……”

    水里的肥胖身影笨重地扑腾着。声音从刚开始的尖锐到后来的惊恐虚弱。

    眼瞧着声音越来越弱,笨重的身体已经沉了下去。村民们对那几个衙役露出畏惧之色。

    里正皱眉,指使着旁边的两个老婆子把孟氏拉起来。那两个老婆子担心衙役怪罪,见他们也催促了一声,这才不情不愿地把孟氏救了上来。他们的动作并不温柔,孟氏被拽得掉了一把的头发。再爬上岸时,她像只死狗般躺在那里。

    “医婆你愣着做什么?还不来看看她怎么样。”里正见那傻呼呼的医婆只管看戏,居然站在那里动也不动,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他跺了跺拐杖,瞪着那没有眼色的医婆。

    医婆干笑一声,蹲下来把孟氏肚子里的积水压了出去。连续压了一会儿,孟氏趴在那里吐得稀里哗啦的,把隔夜的饭肚出来了才算了事。而孟氏这下子彻底地萎了,躺在那里痛苦地喘着粗气。

    张老爷子暗骂孟氏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在这个时候怎么能得罪官差呢?

    不过,他也不甘心让大孙子就这样被抓走。他张肃在这里可是一霸,谁不知道他与衙门的人交情好。现在衙门换了一个县令,看样子不会再卖他面子。张肃觉得以后的日子不会好过。为了以后的日子着想,还是应该拉拢衙门里的人。

    “这位大人,借一步说话。”张老爷子请林华清朝旁边移动几步。

    裴玉雯清楚张老爷子的心思。她蹙眉,一双如星光般璀璨的眸子冷冽地盯着那苍老却不失凶猛的老头子的身影。

    “放心,这几位官差是新上任的秦大人的心腹,是从战场上带回来的。他们为人公平,不会偏袒恶人。”低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裴玉雯抬头看向对面的男子。旁边有其他人,她不好询问那几个衙役的事情。只有等改天再问问他。

    她裴玉雯向来恩怨分明。对她有仇的,她必然回报于他。对她有恩的,她也不能装作不知道。

    张老爷子拉着林华清说了许久。以裴玉雯的角度可以看见他伸出手拿了什么东西。

    “行了。”林华清的耐心用尽。

    拔出腰间的佩刀,一双厉目冷冷地看着张老爷子。从战场上出来的人个个都是杀人不眨眼的屠夫,那气势当然不是一个土匪能够相比的。张老爷子苍老的脸色一变,冷汗从额间流淌下来。

    林华清见张老爷子终于识趣,冷哼一声不再理会他。张家这个毒瘤早晚也得挖出来。今天先把这小毒瘤清掉再说。

    虽说林华清已经知道整件事情来龙去脉,但是审案免不了原告被告。他只有客气地对小林氏说道:“小嫂子,那就麻烦你跟我们走这一趟。只要你把整件事情原原本本告诉秦大人,他会为你作主的。秦大人可是今年的新科状元。”

    小林氏福身应是。裴玉雯接过小林氏的手,吩咐旁边的李氏和小林氏:“我陪着嫂子。奶奶和娘就留在家里吧!不用担心我们,县令大人明察秋毫,一定为会我们家作主。再说了,各位官差大人也会为我们说公道话的。”

    林华清严肃地点头:“那是当然。请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