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五章:散去
    裴玉雯姑嫂和衙役走后,张老爷子狠厉地瞪着裴家众人,视线扫过里正以及裴家村众村民的身上。

    那眼神犹如毒蛇般,刺得众人直打哆嗦。

    就在众人以为他会对李氏等人动手的时候,张老爷子不顾地上的孟氏便大步离开这里。

    孟氏坐在那里哇哇大哭着:“要死了,一家子寡妇欺负老婆子啰!”

    “奶奶别担心,嫂子和姐姐很快就会回来了。”裴玉灵苍白着小脸安慰李氏。

    对地上的孟氏,他们非常厌恶地从她的身侧迈过去,不理会她鬼哭狼嚎的声音。

    刚才的情况是什么样的,只要是长了眼睛的都不会因为她干嚎几声乱说什么。这事已经牵扯到官府,村里要是有乱七八糟的谣言传出来,那就是说官府断案不对。村里的长舌妇就算再喜欢搅弄是非,也知道明白其中的利害。

    裴烨看着裴玉雯和小林氏的身影走远。他突然撒腿跑过去:“等等我,我也一起去。”

    “烨儿……”林氏慌张地叫着裴烨。

    “别叫他,让他去。”李氏目光炯炯。“大丫头是有大造化的。烨小子要是能学到十之一二也够他这辈子用了。”

    经历了这么一场闹剧,李氏苍老的身体有些无力。她让林氏扶着她走向里正,对着里正行了一个礼。

    里正连忙托着她的手臂扶她起身。他浑浊的眸子里满是安慰:“弟妹无需如此。”

    “多谢里正帮我们说句公道话。如果不是里正帮我们说话,那几位大人也没有这么容易相信我们。”姜还是老的辣。不管这件事情是不是里正的功劳,李氏都要感激里正。这样里正以后对他们家就会照顾几分。

    闹剧结束,人群也散开。村民们还在谈论着裴玉雯和小林氏的泼辣,以及张家会不会借机报复之类的。至于还坐在那里大哭不休的孟氏却没有任何人关心,可见她平时有多么不受人待见。

    “对了薇儿,刚才那个大汉子就是童鳏夫家的儿子吧?长得真是强壮呢!”裴娟拉着裴薇薇露出贼笑。

    裴薇薇脸色发黑。最近村子里的人总是说她爹要将她嫁给童鳏夫的儿子,不管她怎么反驳都没用。事实上她爹还真的起了这样的心思。她真是快被气死了。

    “你一个没出阁的说别家的男人做什么?是不是看不上姓唐的,想要嫁给姓童的?”裴薇薇刁蛮地骂道。

    裴娟脸色发黑,狠狠地瞪着裴薇薇。她推开裴薇薇的手,捂着脸跑开了。从老远都能听见她的痛哭声。

    村子里的人见到裴薇薇,一个个露出古怪的表情。隐约听见有人说这裴四叔的丫头越来越泼辣刁蛮了。

    裴薇薇心里暗恨。裴娟那贱人居然敢耍花招。以后一定让她好看!

    这边村民散开,那边李氏已经正式谢过里正,她在裴玉茵和裴玉灵的搀扶下向家里走去。

    村民们虽然没有谈论刚才发生的事情,但是也在暗中打探裴家的情况。裴家三人跟着去了衙门,也不知道衙门会怎么判案。直到夜晚降临的时候,裴玉雯几人才回到裴家村。那时居然还有八卦的长舌妇守在自家院子里等着。

    “七月娘,回来啦?”村口的张氏装作从茅房里出来,见到小林氏等人连忙打招呼。“县令大人怎么判的?”

    小林氏心里难受。她受了委屈,这些村民居然还在看她的笑话。如果不是裴玉雯压住她的手臂,她早就大骂开了。

    “新来的秦大人公正严明,查出张大郎作恶多端,直接判了死刑。”裴玉雯语气冷凝。“我倒要看看还有哪个不长眼睛的敢来胡搅蛮缠。秦大人明察秋毫,一定不会放过所有的恶人。”

    “那是,那是。”张氏觉得浑身发冷。

    小林氏的狠辣,裴玉雯的霸气,以及裴家人的团结,如此种种形成了一种让人畏惧的强大力量。张氏平时也瞧不起裴家人。一家子寡妇和幼童,而且阴盛阳衰,瞧着就是破落户儿。然而经过了今天的事情,再没有人敢这样说裴家人。

    “嫂子,我们赶快回家,不要让奶奶和大伯母久等了。”旁边的裴烨冷道。

    “嗯。走吧!”小林氏点头。

    裴玉雯看了张氏一眼。借着昏暗的月色,那双眸子清冷锐利,在黑夜中闪烁着一道厉光。

    张氏腿肚子直打哆嗦。她抓住旁边的栏杆,这才没有滑下地。裴玉雯等人走远后,她拍着胸口颤道:“好骇人。这裴家丫头真是从鬼门关出来的,那眼神比狼眼还利。以后别招惹这家人,邪门得很。”

    咯吱!裴玉雯推开篱笆门。刚走院子里,李氏,小林氏,裴玉茵以及裴玉灵相继走出来。小林氏红了眼眶,感动地抹着眼泪:“奶奶,娘,茵儿灵儿,我们回来了。你们放心,秦大人是好官,他一阵审问后就给了我们一个公道。”

    “外面凉,进屋再说吧!”李氏平静地说了一句,转身钻进厨房里。接着就是洗锅的声音。

    裴烨连忙喊道:“奶奶别忙活了。我们在回来之前吃过面条。秦大人见我们受了委屈,又要赶夜路回家,先吩咐衙门给我们下了面。我们这次真是遇见青天大老爷了。”

    厨房里的声音停下来。过了一会儿,全家人坐在大堂里。裴玉雯向来不多话,小林氏此时心情复杂也不多言,裴烨将他们去衙门的来龙去脉都解释清楚。提起那位秦大人,裴烨特别推崇,话里话外都是对他的歌功颂德。

    “秦大人只用了一盏茶的工夫了解事情的真相,几句话就逼得张大郎认罪画押。只不过张大郎本来就是这里的一霸,平时没少干坏事。以前的王大人被张家收买了,对张大郎做的事情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次王大人倒台,秦大人新官上任,直接用张大郎开刀。他在外面设了案桌,只要有人状告张大郎,衙门的师爷亲自帮着写状纸。”

    “你们是没有看见那场面,真是太盛大了。一百多个百姓状告张大郎偷蒙拐骗,还有几家的女人被糟蹋了,然后被逼死的事情。秦大人直接判张大郎死刑。张老爷子在外面干看着,什么也做不了。不过我看他的眼神,不知道在打着什么主意,瞧着有些不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