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七章:送肉
    裴玉雯也察觉自己的眼神有些灼热。回头看见童亦辰严肃的脸,脸颊有些发烫。

    她强逼着自己把视线移开,不要再被那头野牛蛊惑。想到他刚才说的话,她出声解释:“这药草确实有毒,不过与其他几种草药搭配在一起便能润肺止咳。我刚才去你家找你,听见你爹咳嗽得利害。想着前不久在山上挖野菜的时候见过这几种草药,所以采了些。你若是信得过我,就把这些草药熬给他喝。如果有效的话,下次我再帮你采些。”

    裴玉雯将背篓递给童亦辰。见他扛着那么大头野牛,又收了回来:“你需要吗?如果要的话,我就给你带下去。”

    童亦辰抿着唇,沉默地看着她。就在裴玉雯蹙眉的时候,他开口道:“你帮我带下山,回去后我就熬给我爹喝。”

    童亦辰的‘识趣’让裴玉雯心情良好,现在见他就觉得更顺眼了。放眼整个裴家村,也只有这个男人顺眼些。

    她紧紧地跟着童亦辰下山。童亦辰顾及她的步伐,比上次慢了许多。她想着这次找他的目的,借机询问道:“那三个衙役怎么会那么凑巧出现在裴家村?附近哪个村庄有案子吗?”

    童亦辰脚步未顿,在裴玉雯没有瞧见的时候闪过笑意。他扛着那么大头野牛也没有喘气,瞧着非常轻松的样子。

    “当年我在战场上与他们分为同一个营区。这次过来也是想请他们喝酒叙旧。”童亦辰解开了她心里的疑惑。

    裴玉雯小跑着拦住他的路,看着他的眼睛,如星辰般的眸子里满是惊讶:“你的意思是说这是一个巧合?”

    童亦辰嘴角微扬:“你说是,便是吧!”

    直到童亦辰走远,裴玉雯还沉浸在他的笑容里。不对,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他刚才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叫做她说是便是?那几个衙役到底是怎么来的?

    裴玉雯还在原地纠结,没有发现童亦辰步伐慌乱,瞧着有些急迫。

    想着后面那个倔强的少女,童亦辰的心里有种特别的感觉。对那个少女,他总是忍不住去关注。见她遇见麻烦,他又忍不住出手帮忙。要知道他在村子里生活那么久,除了那个名义上的爹,还没有什么人能够引起他的在意。

    那三个衙役原本就是他的兄弟。前几天在城里见到他们的时候就互相留下了信物。只要需要他们出面,朝着空中发出一个信号,他们就会用最快的速度赶到。昨日为了帮她,他第一次发出信号,然后被三个兄弟调侃了许久。

    “童大哥,草药我就放到这里了。直接洗干净,把三碗水熬成一碗水就可以了。”裴玉雯把药草放到童家院子里。

    童亦辰见她要走,低沉的声音中带了一点焦急:“先等一下。”

    裴玉雯不解,看着童亦辰扛着野牛进了厨房,接着传出砰砰的两道声音。当他再次出来的时候,手里提着一大块牛肉。他把牛肉放进她的背篓里,在她愕然的目光下,他神色平静地逐客:“现在可以走了。”

    “……”裴玉雯张了张嘴,拒绝的话在面对面前男子尴尬的黑脸时咽了回去。“谢谢童大哥。那我先回去了。”

    童亦辰看着裴玉雯走远,这才暗暗松了口气。他擦了擦额间的汗水,为自己的慌张感到不解。

    这是怎么了?当年上阵杀敌也没有这么紧张。怎么面对一个小丫头片子,竟差点窒息了?

    转身回头,看见门口站着一道苍老的身影。那男子一直看着裴玉雯离开的方向,一脸病容的脸上满是好奇之色。

    童亦辰知道他在看什么。他什么也没说就钻进厨房里。再次扛着那头缺了一大块肉的野牛出来,将它仔细清理干净。他的动作极快,没几下就把野牛皮拔了下来,现在只剩下野牛肉。

    “那位姑娘是哪家的?”身后的苍老身影还没有回屋,一直等着他忙完,这样才能问出想问的话。

    童亦辰早就知道他会问。知道躲不过,而且也没有什么不好说的,他如实说道:“就是前不久哥哥战死疆场的裴家大姑娘。”

    “原来是那家。”童鳏夫叹道:“又是一家子可怜人。你能帮就帮一把。他们家的男人都是英雄。”

    “嗯。知道了。”童亦辰扛起野牛。“过夜的肉不新鲜,到时候价格不好谈。我先去卖掉了再回来。”

    “那丫头喜欢吃牛肉,你不多留点?”这询问的话里就有些试探的意味了。

    童亦辰知道他在想什么。他年纪不小了,与他同龄的孩子都能娶媳妇了。然而他还是孤家寡人。这些年也找媒婆给他说过亲事,可是那些女子一听说是童鳏夫家的,不管他们愿意付多少聘礼都被干脆地拒绝。

    他一直觉得愧疚,认为是自己的名声影响到他婚姻不顺遂。然而他不知道的是其实这才是他想要的。

    与其让他娶个不懂他的女人,还不如像现在这样自在。要是他愿意的话,也不是没有姑娘愿意嫁给他。

    童鳏夫看着童亦辰的背影轻轻地叹气:“当年带回这个孩子真不知道是对是错。真希望他能打开心结。”

    裴家。李氏瞪着裴玉雯背篓里的牛肉,手里的扫帚滑到了地上。

    那牛肉至少有三十几斤,整个背篓都装不下。这一路上背回来,不知道多少人瞧见了。现在见到李氏的神情,裴玉雯再次后悔刚才没有拒绝童亦辰的好意。

    “刚才童家大哥猎了一头野牛,我见肉质不错,找他买了些。”对,就是买的,不是送的。不管谁来问她,她都会这样回答。毕竟无功不受禄,要是说是童亦辰送的,她又要解释半天两人的关系。还不如从一开始就堵住他们的嘴。

    牛肉不便宜,野牛肉更贵。按照市场价来算的话,一斤野牛肉要卖三十文钱。这么一大块野牛肉,那也值一两银子。李氏想到飞走的银子,瞪着裴玉雯的眼睛里满是怨念。

    可是银子是裴玉雯赚的,她瞪了一会儿,最终无奈地撇过头,重新拾起扫帚扫院子里的杂草。她把心里的怨念都发泄到了扫帚上。满院子的灰尘到处飞舞,将进进出出的裴家众人呛得难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