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九章:交易
    裴玉雯走向不远处的背篓,在里面翻找了一番,取出一簇草药。

    “就是它。它的味道偏甜,又对排毒养颜有奇效,我就用在桃花糕里了。”裴玉雯见谭弈之没有接着,疑惑地看着他,将东西塞到他手里。“你不是为了这个来的吗?我给了你,你反而不接,还害怕我下毒不成?”

    “你……就这样给我了?”谭弈之以为还要再废些口舌。裴玉雯的大方让他惊讶,还有些不明所以。

    “我原本想着,如果你来找我要药,我一定要用桃花糕的生意与你交涉,让你助我一臂之力再把草药拱手相让。可是看你深受打击,一幅受了很严重的伤害的样子,我就临时改变主意了。”裴玉雯挥挥手:“好了,走吧!”

    谭弈之打量着面前这个长相平凡,却有着不俗气质的少女。她那幅无所谓的神情不像是假的。

    他从怀里掏出一张银票,对她说道:“我虽是酒楼的三少爷,可是家里的生意却不归我管。我能帮姑娘的并不多。这是我的心意,就当作对姑娘救命之恩的感谢。”

    此时谭弈之对裴玉雯少了几分戒心,多了几分欣赏。 连说话也客气了许多,不像刚才那样跋扈相对。

    裴玉雯接过来。展开一看,挑眉睨他一眼:“真大方,一百两银子呢!行了,从此以后你我互不相欠。”

    谭弈之拱了拱手,转身走出院子。在经过门口的时候,用脚在草地上蹭了蹭,那张俊脸皱成了一团。

    裴玉雯得了银子,心情正大好。见他如此痛苦的模样,想起自己初来时的纠结,不由得扑哧一笑。

    谭弈之回头就看见那迎风而立的少女笑嫣如花的样子。她的眼睛晶亮明媚,如同他曾经见过的最美丽的烟火。那身粗布麻衣并没有掩盖她的风华。这么一个穷山僻壤的地方居然藏着一只金凤凰。不过这地方关不住她的,他可以肯定。

    “走了?”裴烨探出脑袋,没有看见谭弈之的身影,整个人钻出来。“刚才你说什么一百两?”

    裴玉雯将手里的一百两银票放在他的眼前晃了晃:“虽然没有和大酒楼合作的机会,但是我们有了创业资金。所以说这一趟也没有白走。这一百两可以先把这个破房子重建一下,剩下的租个店面做生意。”

    李氏也听见声音走出来。看见裴玉雯手里的一百两,她嘴皮张了张:“大丫头,七月也该上私塾了。”

    裴玉雯一愣,看向神情复杂的李氏。裴烨也没有想到李氏会提这件事情。他与裴玉雯的神情如出一辙。

    李氏被两个孙子辈的孩子盯着,向来专横惯的她有些不自在。以前都是她说了算,可是现在银子是裴玉雯赚的,她也不好再像以前那样专权。然而,送裴七月去上学是她非常执着的事情。如果他们不同意,她就想办法自己赚钱。

    裴玉雯走向李氏,拉着她的手:“奶奶,七月是个读书的好苗子。以后他会考上童生,秀才,再考上举人,做大官。他不用再像爹,叔叔,还有大哥那样被抓壮丁上战场。朝廷是不会抓秀才去做壮丁的。”

    李氏紧紧地抓着裴玉雯。满是褶子的枯手上全是骨头,只有一层肉皮包裹在外面。她吸了吸鼻子,拍了拍裴玉雯的手:“好孩子,奶奶没有白疼你。还是你明白奶奶的心思。”

    这些年战争不断,被抓壮丁的不止他们一家人。可是其他家有银子的就买下了那个名额,只有穷得吃不起饭的才被抓去上战场。一个名额要二十两银子,他们家哪里买得起?只有看着家里的男人们一个接着一个被抓走。

    “奶奶,咱们七月那么聪明,说不定能够考上状元郎呢!”裴烨咧嘴笑道。

    “就你会哄我。状元是那么好当的?奶奶不求他多么光宗耀祖,只想看着你们成亲生子就好了。”李氏哽咽。

    傍晚,裴玉雯做了烧排骨,青蒸鱼,炒蘑菇,最后还烙了几个葱油饼。全家人围着桌前吃着。当裴玉雯把那一百两银票拿出来,顺便说了自己的想法时,全家人先是沉默了一会儿,接着就听见裴玉灵和裴玉茵的哭泣声。

    裴玉雯沉默。

    裴烨是男孩子,泪脉没有这么发达,虽然也有些感触,但是还没有眼泪滴下来。裴七月还是个孩子。现在他每天有肉吃,而且能够吃得饱饱的,还能穿暖和的衣服,对他来说已经是长这么大最幸福的事情。

    林氏和小林氏这对婆媳非常满意现在的生活。对裴玉雯这个能干人,他们也是发自真心的敬重。裴玉雯怎么安排,他们都不会有意见。大家都知道这银票是怎么来的。就算裴玉雯私吞了这张银票,他们也不会说什么。

    “小七月,姐姐说让你去读书,你高兴吗?”裴玉茵摸了摸裴七月的小脑袋。

    “对呀!我们只顾自己高兴,还没有问过小七月的想法。”林氏慈爱地看着裴七月。“乖孙,你想不想读书?”

    裴七月歪着小脑袋,最近圆了一圈的小脸上露出困惑的神色:“读书?是不是有很多小孩子在读人之初性本善的那个地方?我看见小虎子和黑子就在那里念词。我想跟着他们学,他们不让。那里的夫子也不让。”

    “村子里的私塾我见过,里面的夫子可凶了。而且,他嫌贫爱富。对那些家境好的孩子,他就特别的好。对那些家境不好的,他就各种不待见。咱们七月要是去那里读书,真的合适吗?”裴烨气愤地说着。

    “那我们就把七月送到城里去读书。咱们不读村里的私塾。”裴玉雯看向裴七月,视线扫过李氏,林氏,小林氏,给他们分析道:“以后我们要去城里做生意,肯定天天往城里跑。接送小七月也方便。另外城里的夫子学问更好,对小七月更有帮助。”

    “好,就这样定了。”李氏眼眸发亮,愉悦地看着裴七月。

    裴七月是李氏的希望,也是她心中最疼爱的人。只有面对裴七月,李氏的情绪才会起伏这么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