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一章:私塾
    城里的环境嘈杂,不利于孩子读书。读书人更喜欢清雅的地方。于是林举人在距离城中心极偏僻的地方办了私塾。

    三人站在林氏私塾的门前。裴玉雯上前敲响大门。

    咯吱一声,一张苍老的脸庞露出来。

    那是个与李氏相仿的中年妇人。妇人打量着他们,慈祥地笑道:“各位找谁?”

    “这里是林举人的私塾吗?”裴玉雯低声问道:“我们想拜访林举人。”

    妇人打开大门,侧了下身子,做了个请的动作。等三人进门后,她领着他们走进去。

    “华儿还在教学,各位要是不忙的话就先等等。这孩子在教学的时候不喜欢有人打扰,更不喜欢有人中断他的学生听课。”妇人温和地说道:“我姓甄,各位如何称呼?”

    “我姓裴,这位是我娘,这位是我嫂子,他们都姓林。甄婶是林举人的什么人?”裴玉雯听见从里面传出来的琅琅读书声。她没有靠近那里,而是打量着院子里的一切。

    院子很大,旁边种了不少菜,可见这家人是会过日子的。

    四周有几颗果树,现在没有果实,不过却开着漂亮的花。在树下有几套石桌石凳,上面还摆着棋盘。

    林氏和小林氏也在观察这里的环境。小林氏更关注里面的教学。听着里面的读书声,她的心里一片火热。

    想到她的儿子也快要成为这里的一员,小林氏的眼眶就发烫。她告诉自己,儿子不会像他爹那样离开她的。

    “我是华儿的娘。各位请在这边坐坐。要不了多久就能下课了。”甄氏见裴玉雯四处查看,便解释着:“华儿除了教他们四书五经之外,还会教他们琴棋书画。他说考取功名纵然重要,但是修身养性却是根本。”

    “看来我们今天来对了。”裴玉雯在石凳上坐下来。

    面前的棋局下了一半,黑白子棋逢对手,杀得十分激烈。这绝对不是一个初学棋局的人会有的实力。

    “这也是学生的棋局吗?”裴玉雯装作无意的样子。

    这样的棋局怎么可能是学生能有的实力?如果那妇人敢说是……哼!

    “不是。”甄氏刚才进去倒茶。现在端着盘子走出来。将盘子放在石桌上,给众人送上茶水:“请喝茶。”

    林氏和小林氏受宠若惊。两人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那幅拘束不安的样子,一看就是没有见过大场面的。

    裴玉雯接过茶水,姿态优雅地喝了一口。那幅优雅的气势,把甄氏震慑得一愣一愣的。

    在甄氏的眼里,面前的少女穿着粗布麻衣,但是那动作真是好看,比她以前见过的任何一个人都好看。

    裴玉雯一直在观察甄氏。当甄氏看见林氏和小林氏露出拘束不安的神情时,她的眼里没有流露出任何不善或者让裴玉雯不满的神情。那张苍老的脸上,还有眼里都有着淡淡的笑意,温和又善良。

    这是林举人的娘亲。当娘的如此,儿子的品性就不会差。因为这一点,裴玉雯还没有见到林举人就对他有了好感。

    “你不是说林举人在教导孩子琴棋书画吗?我见这里好几个棋盘,还以为这个也是学生的棋局呢!”

    甄氏如实答道:“其他几个桌子的棋局确实是学生们下着玩的。这个棋局却是我儿和他的至交好友下的。只不过这是半个月前的棋局。当时两人下得难分难舍,到了这个地步就僵住了,直到现在两人都没有想到打败对方的方法。”

    林氏在裴玉雯耳边说道:“大丫头,别碰人家的东西。这样太失礼了。”

    “娘放心,林举人不会放在心上的。”裴玉雯举起一颗黑子,放到了一个位置。

    另一只手举起一颗白子,又放到一个位置。

    两只手交叉相下,一盘棋局竟又走了几十步,然后她停了下来。

    “接下来呢?姑娘也不知道怎么下了吗?”一道温厚的声音从旁边传来。

    林氏和小林氏这才发现旁边站着一个男人,而这个男人不知道在这里站了多久,他们一点儿感觉都没有。

    男子三十出头,蓄须束发,方方正正的面容,瞧着就是当夫子的样子。那双眼睛与甄氏非常相似,都是很温和善良的神色。他出现后就死死盯着棋盘,对裴玉雯停下来的动作有些急切,这才忍不住出声。其实他已经站了一会儿了。

    “我当然有办法破解。可是无论是左手还是右手,那都是我自己的脑子。我永远也不可能打败自己。这样下去也没有结果,所以不下也罢。”裴玉雯淡笑。

    “姑娘的棋艺师承何处?”男子,也就是林举人火热地看着裴玉雯。

    他的眼里只有对棋艺的推崇,没有任何别的意思。这样正直的一双眼睛,也很难让人产生反感。

    “如果我说无师自通,你相信吗?”裴玉雯故意逗他。

    “相信。”林举人没有笑话裴玉雯,一脸正色:“古书记载,三百年前凤朝太子一岁做诗,两岁棋无对手,三岁通晓音律,四岁方能辅政。这世间本来就有些人是天才般的存在。姑娘生于贫寒之家,却有聪慧的脑子,这也很正常。”

    听林举人这样说,旁边的林氏和小林氏用崇拜的眼神看着裴玉雯,仿佛林举人嘴里说的凤朝太子是她似的,弄得她哭笑不得。不过单纯也有单纯的好,至少她不用担心被他们看出真伪。毕竟她与这具身体的主人性格相差太大了。

    “你与好友将这盘棋下死了,现在我把它救活了。下次你们可以再继续执盘对决一番。”裴玉雯不再谈论棋局。

    以她的棋艺,就算是朝中的那些国士也不是对手,更何况一个小小的举人。

    她可是被当作公主般养大的啊!与她对弈的是全国最强大的人。

    自从她学成之后,除了偶尔故意输给太后外,再没有输给别人。不过,有一个人还没有和她对弈过。那人就是她临死前准备成亲的未婚夫,有着天下第一美男之称的定国公世子长孙子逸。据说他的棋艺也是惊绝天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