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四章:动劲
    裴玉雯说没有问题,那就是没有问题。李氏相信裴玉雯的能力。这孩子自从伤了一次醒过来就变得格外聪慧。她不是没有怀疑

    过,然而身子还是那个身子,对她的敬重也不曾少半分,所以她更愿意相信是这个孩子长大了。

    农家人对土地情有独钟,李氏也不例外。裴玉雯要把银子花在买地方面,李氏没有拒绝的理由。就算以后家里再有什么大难,

    仅是房子和地这些产业就可以卖些银子。李氏的心里有杆称,如明镜似的,什么都想得清楚。

    “就这样决定。明天我找狗子家说说。他们家的房子也破了,我们家提供五两银子,问他们愿不愿意把房子卖给我们。他们家附

    近的地也是无主的,只有那房子是他们家的。五两银子足够他们家去村里的任何地方建个新的。”

    裴烨长吁短叹。

    一双双眼睛看向他。李氏眼里的疑惑,林氏眼里的慈爱,裴玉茵和裴玉灵眼里的关心,只有裴玉雯的眼里是嫌弃。裴烨看见众

    人的表情,对裴玉雯不满道:“姐,你不关心我。你就不问问我叹什么吗?”

    “一个大男人,做什么伤春悲秋的难看样子?我还问你,没揍你就不错了。”

    裴玉雯的一席话堵得裴烨心里的那口气更沉了。他哀怨地看裴玉雯一眼,再对众人说道:“我叹气是因为姐姐太能干,我身为家

    里最年长的男丁什么也做不了。我觉得自己好没用。”

    “没关系。你就当自己是个姑娘,等着全家娇养着你就行了。”裴玉雯貌似关心的话,其实又插了裴烨一刀。

    “乱说什么呢?”李氏不满地瞪着裴玉雯。“烨子挺好的。平时挑水砍柴都是他在干。村里与他同龄的小猴还在满山跑,别说帮家

    里干活,不让家里伺候就不错了。”

    “奶奶,男孩子不用这样宠着。”裴玉雯对李氏说了句,回头看向裴烨:“之前确实没有你能做的事情。接下来就要你出面了。到

    时候匠人过来做工,盯着他们是你的活儿。我们都是女人,你总不能指望我们天天盯着他们干活吧?”

    “为了加快建房速度,到时候请的匠人不少。我们几个女人就负责那些匠人的吃喝,盯着干活就是你的事。还有你也应该学习识

    字。我今天买了文房四宝,还买了几刀最差的黄纸,以后就用来给大家练字。”

    “大家?”裴玉灵听出了最关健的字。

    “嗯。不仅是裴烨,你,小妹,嫂子,都要学着识字。如果奶奶和娘也有兴趣的话,欢迎加入其中。”裴玉雯点头。“识字有很多

    好处。就算你们以后要嫁人,懂得识字的也要让婆家人高看几眼。你们在家里的地位也稳固些。”

    她不愿意用这样的方法引导他们读书识字。在她看来文问到了脑子里是自己得到的益处,不应该想着别人怎么想。可是处于这

    样的环境,这样的理由偏偏是最能打动她们的。毕竟不能指望从小生活在乡下的姑娘能有她这样的思想。

    “我愿意识字,我愿意。”裴玉灵举起双手,看了李氏一眼,见她没有露出反对的表情,笑容更加灿烂。

    裴玉茵不敢像裴玉灵这样表露情绪,不过也看得出来她的心情很好,那也是愿意的。

    家里几个女人都要识字,裴烨当然不会输阵。他仰着头说道:“我要学得比你们多。”

    “太好了,大家都要读书吗?”裴七月眨着一双纯净的眼眸。“是不是都要去私塾?”

    扑哧!一句话让家里的人都笑起来。裴七月越长越可爱,让全家人的心都融化了。

    李氏抱着裴七月,轻轻地揉着他的发:“七月,私塾是孩子去的地方,姑姑和小叔年纪大了,只能在家里学。”

    “哦!”裴七月失望地垂着头。他绞着手指,弱弱地看着李氏。“那……夫子会喜欢我吗?他会不会打我?”

    “姑姑给你找的夫子不是村里的王夫子,而是城里的举人夫子。你们夫子非常利害,而且为人很好。他不会打你,也不会骂你。

    不过七月要用心学习,这样夫子才会更喜欢你。”裴玉雯俯过身,看着裴七月的眼睛。

    “七月一定会努力学习,将来让太奶奶,奶奶,娘,还有姑姑和小叔都过好日子。”小小的人儿已经明白大家追求的是什么。好

    日子这个词成为了他心里的执念。哪怕他以后当上了大官,站在金銮殿上面对新登基的帝王,回答帝王为何在做官的问题时,

    他的回答也是如此。而这一回答,满堂嘲笑。在得知他曾经的生活时,众人又再次寂静。

    于是关于裴家人的故事也在民间传扬开来。这是后话。

    那一夜,小林氏抱着裴七月哭了许久。她嘴里念着亡夫的名字,将小七月的近况告诉了他。她知道他听不见,但是还是想对他

    说。那是他们翘首以盼的孩子。看着躺在床上的小小人儿,回想着亡夫初见他时的惊喜,她泪眼婆娑。

    第二日是裴玉雯,小林氏以及裴烨带着裴七月去城里。裴玉雯教裴烨赶车,没多久就教会了这个小徒弟。裴烨正是兴浓的时候

    ,央求着裴玉雯把赶车的位置交给他。裴玉雯可不想把全家人的性命交到他手里,说什么也不同意。

    他们天刚亮就赶到了林家私塾。打门的还是甄氏。她看见几人,笑着迎他们进门。

    “你们来得真早。在我们私塾读书的几乎是城里的孩子,他们还没来呢!以后你们也要这么早接送这孩子?”甄氏一看裴七月就

    喜欢上了。那眼里的灵动劲儿让她想起了小时候的林华。甄氏顿时爱得像什么似的。

    “我们确实是这样打算的。”裴玉雯摸了摸裴七月的小脑袋。“家里刚买了牛车,来去也就一个时辰,不会太累的。假若打雷下雨

    ,免不了要麻烦婶子留他先住着,住宿的费用我们再另交。”

    “来了?”甄氏刚想说不用另交什么,房间里的林举人已经听见他们的谈话声走出来,同时也打断了她的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