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六章:纠缠
    里正带人来测量地皮也用不了多少时间。裴玉雯识文断字,在别人眼里很难的事情,在她眼里根本就不是事儿。跟着里正测量

    的人从来不知道测量地皮还能这么快速简单,当时看着裴玉雯的眼里满是遗憾,那幅神情仿佛在说:怎么不是个带把的?就这

    智力,要是男儿身,裴家还不得发达了?

    这样的神情裴玉雯看得太多。以前她是裴家嫡女的时候就没少听见这样的感慨,所以早就免疫了。

    测量地皮,写下文书再找官府备案,一切是那么的顺利。当裴玉雯把银子交给里正时,那一片十几亩的土地就是裴家的了。

    “裴家丫头,你们家真是发财了啊!又是买地又是建房,没有五十两银子做不到吧?”张寡妇瞪着一双眼睛瞧着,眼里满是算计

    。“你贵子哥也会建房啊!到时候让她来帮忙。工钱就少算些就是了。反正你也不会让他吃亏是吧?”

    裴玉雯不理会那些围过来的村民。这一片是空地,总不能把他们赶走。

    “你儿子身子娇贵,我们家请不起。”裴玉雯不留余地地拒绝。

    张寡妇脸色难看,一双贼眼狠狠地瞪着裴玉雯 。然而想到张家父子的惨样,她也只敢瞪几眼,也做不了什么。

    在这个时候就看出泼辣名声的好处来。有了这个凶名,她也能少许多麻烦。虽然那些都是小角色,但是总是被他们纠缠也是很

    烦的。她可没有那个精力陪着他们三天一小闹几天一大闹。

    “瞧这天气快要下雨了。”裴玉茵看了看天色。“姐,柴房的柴火不多,趁着还没下雨,我去再砍点柴火。”

    “我跟你一起去!这天要下雨,娘和嫂子他们怕是回不来。家里漏雨的地方也多。我们抓紧时间多备些柴火。瞧这天色,这几天

    怕是都有雨水。”刚决定建房就遇见雨季,还真是愁人。

    眼见要下雨,原本围着裴家不散的村民们也各自回家了。家里缺柴火缺水的不少,这时候哪有心情看热闹?

    虽然他们也想缠着裴家人说些赚钱的秘决。眼瞧着裴家从一个破落户儿变成村里的有钱人,他们怎么可能不眼红?只是现在的

    时机不对。以后与裴家人亲近点,先缓和关系,再去套话,总能套点什么出来。

    裴玉雯先挑水。裴玉茵和裴玉灵去山上砍柴。等裴玉雯收拾好后就去山上找他们。

    “唐大哥,你放开我,你想干什么?”走到山脚下,只见一男子拉着裴玉茵,裴玉茵的脸上满是慌色。

    裴玉雯拾起地上的石头,弹向对面男子的膝盖。扑哧一声,男子膝盖吃痛,整个人跪在地上。

    “谁?”那男子慌乱地转过身朝四周探看,没有看见人影。他摸了摸发疼的膝盖,自言自语:“难道是错觉?”

    裴玉茵在男子松开手的时候就想跑掉。此时她也顾不得辛苦砍下山的柴火。然而还没有走几步又被那男子拦住了。

    “茵茵别走,茵茵,刚才我给你说的都是真的。我心悦你许久,裴娟是家里人订下的亲事,不是我愿意的。现在你们家已经不穷

    了,只要我给家里人说要娶你,家里就会同意的。茵茵,你等着我和裴娟退亲,到时候我就来娶你。”

    裴玉茵哭着挣扎:“你胡说什么呀?我对你没有任何意思,你不要败坏我的名声。你走开!不要靠近我。”

    “茵茵,你怎么不明白我的心?这么多年来,我表示的还不明显吗?我知道你还小,我们可以先订亲,过几年再成亲。”男子瞧

    着十几岁,长相还算不错,就是那双眼睛浑浊污秽,瞧着就不是正派人。

    就在男子想要摸向裴玉茵的手时,一道破空声传出来。

    扑哧!一颗石头击中男子的左腿。扑哧!又一颗击中他的另一条大腿。

    这时候男子还不知道暗处有人就是傻的。他吃力地爬起来,大喊道:“谁?有种就出来,躲在暗处算什么本事?”

    裴玉雯从一颗树后走出来,阴冷的眸子打量着面前的男人。她勾了勾唇:“就你这幅蠢样,还想打我妹妹的主意?你有多久没有

    照镜子了?要不要,我送你去照照镜子?”

    裴玉雯释放杀气。此时在男子的眼里,对面的女子犹如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瞧着是那么的可怕。

    “你……你别过来……你想做什么?”男子朝后面退着,面露恐惧。

    “送你去照镜子啊!村里的河又没盖,淹死一个两个的,想必也没有人会知道。更何况马上就要下雨了,正是毁尸灭迹的好时候

    。你说你要是死在这里,会不会有人知道呢?”裴玉雯捏着手指,手指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我裴家的人也敢碰。你这条命也

    没有必要再留着了。”

    那男子,也就是裴娟的未婚夫唐山哇一声大叫起来,如见鬼似的拔腿就跑。

    “救命啊,要杀人啊!”唐山叫得声嘶揭底。

    裴玉茵愣愣地看着裴玉雯走过来。这个时候的裴玉雯确实很可怕,就像陷入阴暗中的恶魔。可是在她的眼里,又是那么的可爱

    。这是保护她的姐姐啊!不管她是不是真的恶鬼,在她的眼里都是世间最好的亲人。

    “姐……”裴玉茵呜咽地扑到她的怀里。

    “你太弱。怎么什么小猫小狗就敢欺负你?你看灵儿,就没有人敢欺负她。”裴玉雯摸着她的头发。“没有谁能够永远保护你。如

    果今天我没有出现,你怎么办?如果他霸王硬上弓,你怎么办?你,应该学着长大了。”

    想到那个场景,裴玉茵颤了颤。放在裴玉雯腰间的手指捏紧,那双满是泪花儿的眼睛变得坚定起来。

    家里的人都在变化。李氏变得通情达理。小侄儿变成了读书人。姐姐变得强大坚强,弟弟也在逐惭成长。只有她还在原地踏步

    ,只想做个依偎在家人怀抱里的幼崽。然而今天的事情要是发生了,她怎么活?

    “姐姐,我也要学武,也要跟你一样利害。”裴玉茵从裴玉雯的怀里钻出来。

    “学武只是身体利害,你的心……还不够强大。先学会做个内心强大的人吧!”裴玉雯露出淡笑。“不用急,我们慢慢来,我等着

    你长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