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八章:接人
    裴玉茵走向裴玉雯和裴玉灵,用衣袖擦了擦脸上的汗水,扬起清雅的笑容:“大姐,二姐,我们回家。”

    她的眼眸精亮了几分,哪里还有平时的懦弱和躲闪?就算面对打量她的村民,仍然面不改色地凝望回去。

    裴玉雯见她身上的衣服有些破损,正好她多穿一件外套,便把外衣披在她的身上。

    围观的人不少,其中不凡年轻的男子,然而却没有一个人敢露出猥琐的神情。裴玉雯看了一圈,锐利地冷哼一声。

    而这一声,更是让众人颤了颤。毕竟那属于上位者的威压不是谁都有的。他们都是普通的百姓而已。见过最高的官是衙役,见

    过最有钱的是员外,哪里见识过战神之家裴家的凛冽杀气和贵气?

    裴玉灵用从来没有过的眼神打量着裴玉茵,眼眸里满是亮光:“不错啊!没有给我们丢人。下次再狠点。”

    她忍不住拍了拍裴玉茵的肩膀,听见裴玉茵发出轻嘶声,连忙收回手讪笑。

    裴玉茵用期待的眼神看着裴玉雯,仿佛一个等着大人夸赞的孩子。

    裴玉雯嘴角勾了勾,眼里的笑意清淡,但是却让人感觉到了她愉悦的心情。

    “明天我教你怎么打人自己不疼,杀伤力却是现在的十倍。以后多练练,我裴家的人岂能让别人欺负了去?”

    裴玉茵从小就是乖乖女。小时候害怕被生她的娘责怪和厌恶,不敢哭闹,尽量减少自己的存在。今天是有始以来第一次做叛逆

    的事情,而她最敬重的姐姐还如此赞赏她,让她明白了一个道理:真正的家人不会在意她变成什么样子。

    那个女人不喜欢她,不管她多么乖巧也不喜欢她,最后还不是把她扔弃了。而喜欢她的奶奶,大伯母,姐姐还有小弟更想看见

    她坚强起来。所以以后她要做个坚强的女子,不会再让任何人欺负她。她还要保护最爱的亲人。

    想明白了的裴玉茵握着拳头,像是宣誓般:“从今天开始,再有人敢欺负我,我一定凑得他满地找牙。”

    众村民心里一寒,更是快速地让开路,看着裴家姐妹从这里走过去,犹如巡视领土的女王。

    原本如小白兔般的少女新晋升为泼辣的小野椒,他们需要时间消化下这个噩耗。

    三姐妹不理会那些心情复杂的村民,带着他们的柴火离开那个是非之地。地上的裴娟被人扶了起来,那双阴毒的眸子死死地落

    在裴玉茵身上,又狠狠地瞪着裴玉雯和裴玉灵,仿佛恨不得把三姐妹一起吞下肚子似的。

    哗啦啦!哗!瓢泼大雨说下就下。姐妹几人刚把柴火放好,外面就下起了大雨。

    李氏从外面赶回来。她跑得极快,但是年纪大了,还是没有办法在下雨之前赶回家。现在全身被淋湿了。

    “奶奶,我给你烧水,你先清理一下换身干净的衣服。”裴玉灵见到李氏如此,连忙扶着她进屋。

    裴玉茵看着破旧的房子,忧心忡忡:“姐,今天晚上大家又得住水屋了。真想新房子赶快建好。可惜在这场雨停下来之前我们什

    么都做不了。”

    “我现在更担心子润。”裴玉雯之所以这么在意这场雨,最大的原因是那个刚刚上私塾的孩子。“今天是他第一天上私塾,如果我

    们不去接他,他会不会哭?可是这雨下成这样,就算我们冒雨接他回来他也得淋湿。明天还要冒雨去上私塾,那样实在不方便

    。”

    李氏正好听见裴玉雯的话。对于这唯一的曾孙,那简直就是李氏的命根子。要是今天见不着他,她怕是连觉都睡不安稳。然而

    裴玉雯说得对,就算冒着大雨接他回来,受罪的还是他的乖孙。

    李氏在窗下叹息。叹息声传入站在房檐下谈话的姐妹两人耳内。姐妹两人相视一眼,脸上皆是无可奈何。

    “奶奶,等会儿雨小些,我就穿着蓑衣去城里看看子润吧!今天就不接他回来了。林夫子的家比咱们家好多了,子润先借宿几天

    ,至少不会受寒受湿。等会儿我做点好吃的给子润带过去,免得他不适应。”裴玉雯朝里面说道。

    “我去。”里面的人沉默了片刻,然后做出决定。“你一个未出阁的姑娘冒雨在外面走动不安全。”

    “奶奶知道林夫子的私塾在哪里吗?还有,雨这么大,奶奶要是摔跤了,我们得多担心啊?”裴玉灵烧好水,正在往李氏的房间

    提水。“我去吧!我走路最快了。大冬天没有柴火的时候,我还去山上砍了柴呢!”

    “家里有姐姐,哪里需要你一个妹妹出面?你在家里照顾好奶奶和小妹就行了。”裴玉雯睨她一眼。

    裴玉灵吐了吐舌头。裴玉雯越来越霸道,偏偏他们家的人就是信服她说的每句话。

    这段时间大家也了解了裴玉雯的性子。她说一不二,决定了的事情很难被改变。

    李氏犹豫了。这么大的雨要是让大丫头出去,她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的,家里的顶梁柱就倒了。

    在李氏犹豫不决的时候,裴玉雯已经做了大量的肉干,用东西层层包裹好后,穿上家里唯一的蓑衣冒着雨跑出门。

    “哎,大丫头,你可要小心啊……”李氏不放心地叮嘱。

    “知道了……”声音从遥远的地方传来。

    雨水拍打在裴玉雯的身上。裴玉雯身上的蓑衣根本就不顶事。然而她的心性向来坚韧,只要是决定好的事情,就算前面有刀山

    火海也不会临阵退缩。

    眼前一片昏花。她抹了一把雨水,擦拭着眼皮上的水渍。可是眨眼间又被淋得双眼模糊。

    哒哒!哒哒!刚走到官道上,只听马蹄声从远及近,眼瞧着就要抵达她的位置。

    她站在官道上,拦住了那模糊不清的影子。

    吁!马车上的车夫也被雨水冲刷得眼前一片模糊,隐约看见一个影子,直到快撞到裴玉雯的时候才看清楚是个人影。他连忙拉

    住马绳,匆匆控制住了有些暴躁的马儿。

    “姑娘,大雨天不在家里呆着,你站在这里做什么?刚才差点撞着你了。”车夫一阵后怕,对裴玉雯埋怨不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