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九章:蹭车
    裴玉雯也知道自己有些不地道。然而为了早些赶到城里见到裴子润,此时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这位大哥,我想去城里,可否稍我一程?我可以付些车钱。”

    车夫也被淋得全身湿透,现在只想赶回府里好好歇息。如果面前的小姑娘没有拦住他的马车,此时已经走远了。

    想到这里,车夫心里更是不爽。不过这么一个娇滴滴的小姑娘可怜巴巴地看着他,暴雨又丝毫没有停下来的迹象,他心里也有

    些不忍。然而马车又不是他的,里面还有他家主子。这个主儿他可做不了。

    就在车夫准备回拒的时候,从马车里传出一道慵懒的声音。

    “让她进来。”

    裴玉雯听这声音,觉得有些耳熟。

    暴雨拍打在她的身上,就算她用内力抵挡着寒气入侵,还是隔绝不了寒冷。

    她没有时间想太多,听见马车里那人的回应就爬上马车,坐在马车的身侧。

    车夫赞赏地看了一眼裴玉雯。

    看来这姑娘挺聪明的,知道避嫌。

    马车里的主儿不是个好说话的。要是她没有眼力劲儿,此时说不定已经被扔出去了。

    车夫准备驾车,马车里的人又说话了。

    “姑娘为何坐在外面?这么寒冷的天气,哪有让个姑娘坐在外面淋雨的道理?还是进来避雨吧!”

    裴玉雯再次听见这声音,过目不忘的她终于知道里面的人是谁了。

    谭家三少爷,那个给了她一百两银子的公子。

    既然是他,那就更不能进去打扰,免得被人看成不怀好意接近他。

    “多谢三少爷,不过男女授受不清,我不好再给三少爷添麻烦。”裴玉雯直接道破对方的身份,就是想告诉他‘我对你没有兴趣,

    你也不用试探什么’。“大哥,我想早些进城见到我的侄儿。他在林氏私塾上学。麻烦你赶车吧!”

    马车里的男子慵懒无骨般的靠在那里,听着那少女清冷的声音,好看的桃花眼微微地眯起来。

    他把玩着腰间的玉佩,看着那被风吹开的车帘。少女曼妙的身姿被湿衣紧紧地包裹着,他清楚地看见了她的身段。

    嗯,真是纤瘦的丫头。她的身上除了骨头,还有什么吗?

    驾!驾!驾!车夫快速赶着马车。不仅仅是为了自己,也是为了旁边的少女。现在的天气本来就转凉了,少女又受了寒,只怕

    一场小病小痛是免不了的了。车夫也是穷人家出身,对少女多了几分怜惜。

    半个时辰之后,车夫把马车停在私塾门口。裴玉雯利落地跳下来,敲响了那扇大门。

    “驾!”马车眨眼间就从裴玉雯的面前消失。裴玉雯道谢的话咽了回去。她懊恼地看着马车走远。

    刚才应该早些道谢的。现在总觉得欠着什么,犹如胸口堵着一口气似的。

    咯吱!甄氏打着伞站在那里。她愕然地看着全身淋湿的裴玉雯,惊讶道:“你这丫头怎么来了?”

    “今天子润第一天上学,我害怕他不习惯。”裴玉雯一边说着一边走进门。她大步走进屋里。

    裴子润坐在桌前,旁边由林举子陪着。裴子润正拿着一本书,林举子温和地教他识字,那一幕是如此和谐。

    “姑姑……”裴子润见到裴玉雯,激动地跳下来,扑向裴玉雯。

    裴玉雯连忙用手抵住他的小身子,清雅一笑:“姑姑全身湿透了,你别过来,免得把你的衣服也浸湿了。”

    “姑姑来接子润吗?”裴子润眼泪汪汪地看着她。那水润的大眼睛仿佛在控诉着把他扔弃在这里似的。

    “姑姑是来看看你,顺便给你送点好吃的。这场雨瞧着要下好几天,这几天我都不能来接你。你在这里好好跟着夫子学习,等你

    回家的时候再把认识的字教给我们好不好?家里只有子润识字呢!”裴玉雯蹲下来,与裴子润平视。

    听见不能回家,裴子润的眼里满是失落。他是个没有安全感的孩子。爹爹在他很小的时候就走了,他是被一家子女人养大的。

    李氏和林氏守寡多年,嘴里全是抱怨。他很聪明,知道家里的条件不好,所以一直很忐忑不安。

    他才五岁。这些年一直没有离开过太奶奶,奶奶和娘。现在让他突然不见他们,他如何不惊慌?

    这也是裴玉雯冒着大雨前来的原因。如果不给他说清楚,这孩子一定会伤心的。哪怕只是找他说几句话,最终还是不能把他带

    回家,那也不能什么也不说就把他扔在这里。

    “回到家里,我就是家里唯一识字的吗?我可以教你们吗?”裴子润显然被裴玉雯蛊惑住了。

    对一个孩子来说,再没有比‘他很重要’这个认知更令人开心的了。

    “那当然。”裴玉雯继续说着善意的谎言。

    论学识,她足够做这孩子的夫子。然而她总有离开的时候,不能让他过于依赖她。另外,虽然她学的东西很杂,但是对科考方

    面的一无所知。裴子润想走科举路线,就必须让经历过科考的人给他指导。

    “我会好好学习的。”裴子润红着小脸,眼眸里闪着如星辰般璀璨的光芒。“等雨停了,姑姑就来接我吗?”

    “那是当然啦!”裴玉雯摸着裴子润的脑袋。“快来看看我特意给你做的肉干。我用衣服包了好几层,肯定没有弄湿。你每天吃一

    点,等你吃完了,我就来接你回家了。对了,也要孝敬夫子和甄奶奶。”

    安抚好了裴子润,裴玉雯朝林夫子和甄氏行礼:“这几天要麻烦两位了。”

    甄氏连忙扶着她,脸上满是慈祥的笑容:“跟我们客气什么?子润很懂事,根本就不用我们操心。”

    “嗯,这孩子很听话。今天教给他的东西他也能很快地掌握,是个好苗子。”林举人摸着胡子点头。“今天就算你不过来他也能很

    快适应。以后不用太担心他了,我们会照顾好他的。”

    “我们也知道夫子能够照顾好他。只是第一天上私塾,他又从来没有离开过大家,所以难免挂怀了些。”裴玉雯看了看外面的天

    色。“时间不早了,我得赶快回家了。子润,过几天姑姑再来陪你。到时候陪你放风筝好吗?”

    裴子润鼓着腮帮子,清澈无瑕的眸子里满是期待。他看着裴玉雯走出去,在裴玉雯回头的时候扬起灿烂的笑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