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一章:雨停
    在简陋的房间里,三姐妹坐在床上,手里拿着剪子裁剪布匹。

    裴玉雯的手里有个设计图,上面描绘了一条非常精美的衣裙。那裙子的样式是这里没有的,而是她自己设计的。

    这里的人都喜欢宽大的腰身,再漂亮的裙子穿在身上都显不出腰形。裴玉雯向来不喜欢那样的水桶腰。她身子纤瘦,腰身盈盈

    一握,没有腰身的宽大衣裙穿在身上就像小孩子偷穿大人衣服似的,实在是难看。

    唯一令人欣慰的是最近补了不少油水,身子长了些肉,摸起来不烙手了。还有她的脸,经过这段时间的滋补,皮肤白嫩了些,

    脸形也开始长开,瞧着越来越清秀了。

    当然,这个样子还是不能让她满意。她可是京城第一美人,这具身子现在勉强算得上清秀,跟她以前比差远了。

    “姐,这条裙子真好看。”裴玉灵看着精美的裙子,眼里满是羡慕。

    “别看了。每个人都有一条裙子,各有各的风格。我是按照大家的身形设计的。你拿着的这张图是嫂子的。嫂子比你高,身段比

    你婀娜,你要是穿这条裙子就显不出这样的身材。要是实在想穿,那就把自己再养点肉。等你的身材撑得起这种裙子时,我再

    给你设计十套八套的,保证让你穿个够。”

    “这可是你说的。不许反悔。”裴玉灵古灵精怪地笑道:“养肉有什么难的?从今天开始我就多吃一碗饭,很快就能长出肉了。”

    “你不要该长的地方不长,不该长的地方飞着长。”裴玉茵顽皮地取笑道。

    “胡说。”裴玉灵一听急了。她一直很羡慕小林氏的身材,该瘦的瘦,该胖的胖。要不然也不会引来张家的色痞!

    李氏端着盆子走进来。把盆子放在漏雨的位置,听着雨水掉进木盆里发出嘀哒嘀哒的声音。

    她走向姐妹三人,看着他们手里的布匹,蹙眉担忧道:“你们到底会不会的?不要弄坏了那些好布。要是不会的话,等你们嫂子

    还有大伯母回来再做。他们在做衣服方面是好手。”

    “奶奶,你不放心我们,还不放心姐姐吗?姐姐什么时候让你失望过?”裴玉灵吐吐舌头。“奶奶还是歇着吧!这里交给我们就行

    了。等我们做好了衣服,一定让你大吃一惊。”

    “但愿是惊喜,而不是惊吓。老婆子年纪大了,受不了刺激。”李氏撇了裴玉灵两眼,没好气地说道。

    裴玉灵看着李氏离开,扯了扯裴玉雯的衣袖:“姐,你一定得教会我。奶奶明显瞧不起我,我要让她另眼相看。”

    裴玉雯轻轻地点头:“只要你愿意学,我就教你。现在第一步,你要学会看我画的图。咱们先把布匹裁剪好。”

    这场雨下了整整五天。五天内,大雨小雨交错进行。偶尔还要伴随着暴风雨,雷电雨。经过几天折腾后,老天爷终于雨过天晴

    。随着一道彩虹挂在空中,这场雨终于停下来了。

    “我们回来啦!”裴烨的声音从院子里传来。

    接着便是牛儿喷气的声音。

    裴玉茵和裴玉灵放下手里的针线活儿,争先恐后地跑出去。

    院子里,裴烨把林氏和小林氏扶下来。后面跟着一个中年男子。那中年男子长得高大强壮,看着裴玉茵和裴玉灵的眼神充满了

    慈爱。

    林氏看了两个丫头一眼,没有看见自家女儿,心里有些失望。

    “大丫头呢?”林氏问道。

    “大伯母,姐姐上山去了。”裴玉茵乖巧地回答。

    “雨刚停下来,路还很滑呢!她怎么一刻也闲不住?”林氏皱眉。

    “娘,小姑子做事情有分寸,咱们别担心她了。”小林氏在旁边劝慰了一句,又问李氏在哪里。

    “唐奶奶的孙媳妇生了一个儿子,那孩子有些闹腾,奶奶过去帮忙看看。”裴玉灵爽快地回答。“林家舅舅好。”

    中年男子就是林氏的哥哥,也就是小林氏的父亲林成风。

    林成风知道妹妹和女儿家里的情况,对两个丫头一视如仁,犹如也是自己的亲外甥女似的。

    “舅舅家里也没有什么好东西,这是我的心意,两丫头拿去买花戴。”林成风给了裴玉灵和裴玉茵各两文钱。

    两丫头知道林家的情况也不好。本来想拒绝的,但是又害怕林成风多心,便先道了谢收下来。

    他们想着等林家舅舅离开的时候悄悄塞到他行李里,这样大家都不用尴尬。这还是他们姐姐教给他们的方法。

    山脉间,一只灰色的兔子从林中穿梭而过。

    咻!一块碎石头击中兔子的脑袋。兔子整个摔在地上,半晌也没有爬起来。

    山林中出现一道矫健的身影。她身姿轻盈,很快就赶到兔子的位置,一把提起它:“今天晚上吃兔肉火锅。”

    家里有个小炉子,那还是以前用来熬药的药炉。经过裴玉雯的改良,这几天倒成了他们烫火锅的工具。

    在这么一个阴雨绵绵的天气里,家里的四个女人都不能出门,除了做点刺绣外,烫火锅就成为了他们的乐趣。

    就在裴玉雯准备离开的时候,只见对面站着一个高大的身影。

    那人也不知道站在那里多久了。他扛着一头野猪,庞大的野猪压在他的肩膀上,他神色未变,一幅轻松的样子。

    “童大哥……”裴玉雯朝那人打了声招呼,然后就离开了。

    童亦辰看着裴玉雯走远。那张常年没有表情的脸上扬起淡淡的笑容。

    “这丫头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

    刚才那一下用了内力吧?一个乡野村姑竟会内功,这丫头真以为没有人看得懂,所以有恃无恐?

    裴玉雯提着两只兔子回家的时候,听见房间里传出的笑声,知道是李氏他们回来了。

    她放下背篓,又把兔子提进厨房里。

    裴烨听见脚步声跑出来,正好看见裴玉雯手里的兔子,眼里闪过亮光:“姐,今天又有肉吃?”

    舅舅家太穷,他们这几天勉强能吃个半饱,别说兔子了,就算给他炒两个青菜吃,他也会把碗舔干净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