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二章:建房
    裴玉雯睨他一眼,将两只兔子扔给他。虽然没说话,那眼神明摆着:想吃?那就处理了吧!

    裴烨为了吃的,别说让他杀兔子,现在让他冲到山上杀狼都没有问题。以前穷惯了还不觉得有什么,最近被裴玉雯养叼了嘴,

    真的没有办法再回头啃那粗糙的高梁窝窝头。天知道这五天他是怎么熬过来的。

    裴玉雯把兔子扔给裴烨处理,她赶到客堂,朝着刚坐下的舅舅林成风行礼:“舅舅。”

    林成风打量着裴玉雯,眼里闪过欣慰的神色。

    这几日林成风和林氏的娘花氏听得最多的就是裴玉雯的事情。不仅林氏夸她,小林氏夸她,连裴烨也夸她。林成风对这个小丫

    头就产生了好奇。他很想知道现在的她到底有多么能干,以至于让大家如此夸赞。

    “丫头,舅舅现在专门给人建房。手里能够联系二三十个人。你要是觉得合适,舅舅就接下你们家的活儿。其他兄弟的工钱就按

    照外面的行价,舅舅就不用了,蹭你们几天吃的就行了。”这是林成风和妻子商量好的。

    裴家不仅仅是妹妹的婆家,也是他们女儿的婆家。两家亲上加亲,关系密不可分。他怎么能收裴家的工钱?

    裴玉雯坐到林成风的对面。她看了一眼旁边的裴玉灵:“二妹,茶呢?”

    裴玉灵立即退出那里,快速地泡了一杯茶水过来。她将茶水双手递到林成风的面前,俏声道:“舅舅请喝茶。”

    林成风见到裴玉雯一幅公事公办的样子,不由得失笑起来。

    她用态度向他表示,现在在她眼里他只是一个谈生意的,不是亲戚而是客人。

    “舅舅,做了多少事就应该得到多少报酬,这是人之常情的。亲兄弟明算账,这对大家都好。”裴玉雯敲着桌子,懒洋洋地说道

    :“那些见外的话就不要说了。我们之所以找来舅舅,就是想要把这个赚钱的机会给自己人,而不是给外人。如果舅舅这样委屈

    自己,那这个生意就不交给你了。免得我们心里愧疚。”

    “别……”林成风连忙说道:“你娘说了,这次你想建的房子很大。这是一笔大生意,我手里的兄弟正缺这样的活儿。既然你不让

    舅舅见外,那舅舅就领你的情。以后再有什么事情,舅舅绝对没有二话。”

    “我的身体里也有和舅舅相同的血缘,舅舅说这些就是见外。以后不要说这些伤感情的话。”裴玉雯停下敲桌子的动作,朝着林

    成风淡淡一笑。

    她随意的一句话却让林氏,小林氏还有林成风无比动容。是啊!她不仅是裴家的女儿,也是林家的外孙女啊!

    “明天就开工吗?”林成风看着裴玉雯的眼神更加柔和。

    现在不管怎么看面前的孩子都觉得很顺眼。只可惜他唯一的儿子伤了腿,配不上这么好的姑娘。要不然当年两家定下的娃娃亲

    就是一段良缘了。这么好的姑娘嫁到他们林家更是他们林家的福气。

    “这破屋子四面通风,特别是下雨的这几天,简直快要把这里淹了。当然是越快越好。”

    裴玉雯说话的时候,其他人看着满地的水渍,一个个都是苦笑不已。

    “那好,这样吧……”林成风说着建房的事情。

    两人商量好了明天要做的准备工作,裴烨又赶着牛车把林成风送回林家村。本来想留他吃饭的,但是天色晚了,他还要回去联

    系其他工人,所以与裴玉雯达成共识后就催着裴烨把他送回去。

    裴玉雯悄悄塞了一个背篓给裴烨带到林家去。那里面装了一只刚杀的兔子,十斤面米,五斤白米,二十斤玉米面。

    从裴家村到林家村来回要坐一个时辰的牛车。裴烨赶着牛车回来后,裴玉雯先照顾好了牛儿,让它稍微休息一下,接着就赶着

    牛车去接裴子润。

    她一直没有忘记答应过裴子润的事情。只要雨势停下来,她就来接裴子润回家。今天就是全家团聚的日子。

    “来了。”甄氏见到裴玉雯,朝里面喊道:“子润,你姑姑来接你了。”

    裴子润从里面跑出来。小小的短腿迈出很急切的步伐,胖了一圈的小脸上满是笑容:“姑姑……”

    裴玉雯连忙接住他,将他抱在怀里:“姑姑没有失言,应约前来接你,高兴吗?”

    “高兴。”裴子润抱着裴玉雯不放。

    姑侄两人腻歪了一会儿,又向甄氏和林举人告别,约好了休息两天再来私塾,然后就告辞了。

    当裴玉雯带着裴子润回到裴家时,这可把匆匆赶回来的李氏高兴坏了。连着半个时辰,李氏抱着裴子润不松手。以他现在的年

    纪,其实 抱着裴子润已经很吃力,但是她还是舍不得放下他。

    李氏刚把裴子润放下来,林氏和小林氏也轮着抱着他不放。裴家几姐弟无奈地相视一眼。

    “奶奶,你们真是享受啊!这种吃法从来没有听说过。”晚上吃火锅,裴烨被烫得直呼嘴,还是舍不得吐出来。

    其实这种吃法没有什么奇怪的。宫里已经流传几十年了。只不过宫里的火锅特别讲究,他们这种吃法就糙多了。

    全家人分开了五天,但是对他们来说像是分开了好多年。

    吃火锅本来就要热闹,大家吵吵闹闹大半夜,把舍不得用的油盏拿出来点上,直到大家的肚子撑得难受,这才停下筷子,然后

    在房间里消食。

    “亲家的身子骨还好吗?”闲话时,李氏询问林氏。

    林氏的娘花氏跟李氏一样是可怜人。当年抓壮丁,他们的丈夫都是一起被抓走的。于是他们也在同一年成为寡妇。

    在外面的人看来,李氏泼辣难缠,整天阴着脸对谁都不爱搭理。其实她与花氏相处得极好。至于老二媳妇和老三媳妇的娘家,

    李氏却很冷淡。特别是那两个儿媳妇改嫁后,李氏对那两家人更是厌恶无比。

    她不止一次后悔没有给老二和老三找个好媳妇。要是找个能够守得住的,哪怕像林氏那样懦弱点,那也比她们这种丈夫尸骨未

    寒就迫不及待改嫁的好。李氏好强了一辈子,结果栽在两个儿媳妇手里,可见当年她有多么愤怒。

    林氏想到林家的情况,强扯了一个笑脸:“她挺好的。多谢娘挂念。”

    李氏见她那幅样子,脸色沉了沉:“你还是这幅样子。这么多年了,只要一撒谎就脸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