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四章: 逼走
    砰!从山中锻炼回来的裴烨摔倒在地,嘴里不停地叫唤着:“姐,我不行了。你还是让我回去扛木头吧!这样的训练简直比建

    房子还累。”

    说完后,他趴在地上,不停地喘着粗气。然而很快就察觉这里的气氛不对劲。他抬起头,疑惑地看着两人。

    “你们在干什么?”为什么两人站得这样近?再靠近半分,两人的姿势就过于暧昧了。

    他用狐疑的眼神看着童亦辰,仿佛后者对裴玉雯做了什么似的。

    童亦辰深深地看着裴玉雯,转身就从那里大步离开。如果不是看见通红的耳垂,还感觉不到他脚步急促的样子。

    裴玉雯收敛神色,又恢复那幅清冷的样子。其实她刚才就是想故意逼走他,没想到这家伙比想象中的沉得住气。

    她在山里训练的这段时间里,童亦辰总是出现在她的身边。这么明显的气息,她怎么可能忽略?正是如此,才有今天的事情发

    生。她知道童亦辰在怀疑她,可是她不想打断训练的计划。毕竟最近难得有空训练,可不能耽搁时间。

    想到刚才自己厚着脸皮逼得童亦辰落荒而逃的样子,她不由得失笑起来。那个家伙是不是被她吓着了?瞧他的样子,平时对女

    子就不假辞色,想必根本就不懂得如何与女子相处。她就是看中这一点,才会给他下了一剂猛药。

    裴玉雯压抑许久,还没有对谁这样放肆过。想到自己无赖的举动,她拍了拍发烫的脸颊,竟也有些害羞。

    “看来对你的训练还不够,要不然怎么还有空闲胡思乱想?”裴玉雯睨着裴烨。“以后每天清晨都要来山里跑两圈。现在原地休息

    一刻钟,我要开始教你内功。你就坐在这里听我的口诀,能记多少算多少,最后能不能学会全靠你们自己的领会能力。”

    正好裴玉灵和裴玉茵也结束了三圈的跑步。他们听见可以正式学习内功,两双眼睛火辣地看着裴玉雯。

    裴玉雯对他们说出裴家的内功心法。这是裴家的不传之秘。然而除了这本顶级内功,裴玉雯也没有其他合适的心法给他们。只

    有让他们先练着。等她回到裴家,再想办法把他们收入裴家之中。毕竟都姓裴,归入一个族谱也不是不行。

    接下来如裴玉雯所料,童亦辰没有再出现。也不知道是被她吓着了,还是知道她不愿意他出现在面前。

    “别这样……”一道轻柔的声音传入准备下山的裴玉雯的耳内。

    裴玉雯揉了揉额头,烦燥地看着树下的那对野鸳鸯。

    这里是必经之路。他们就不能挑个偏僻的地方吗?还是说,他们就是喜欢这样的刺激?

    裴玉雯从来不是为了愿意别人委屈自己的人。她脚步未停,大步地走过去。她故意发出的声音惊配了那对野鸳鸯。

    “你……”裴薇薇震惊地看着裴玉雯。

    她想起什么,缩了缩脖子,收敛了那双尖锐的眸子。

    那男子眼神闪了闪,朝裴玉雯咧嘴一笑:“薇儿,你们村的?”

    裴薇薇紧紧地拉着那男子的手臂,轻轻地点头:“恒哥,你别惹她,她就是个泼妇。”

    男子听了裴薇薇的话,不但没有收敛眼神,反而更多了几分兴味。

    虽然裴玉雯的长相只能算清秀,但是那双眸子里的倔强和犀利让男子有了几分兴趣。这些庸姿俗粉玩腻了,泼辣的小辣椒反而

    更有趣。

    男子松开裴薇薇,整理着衣服,露出自以为完美的笑容:“在下谭恒,不知道姑娘如何称呼?”

    裴玉雯见多了这种货色,连个眼神都懒得赐予他。她迈着大步从那个叫谭恒的男子身侧走过去。

    谭恒脸上的笑容龟裂。他上前几步,拦住裴玉雯的身形,恼怒地瞪着她:“在下与姑娘打招呼,姑娘二话不说就离开,这样也太

    失礼数了吧?”

    裴玉雯睨他一眼,语气冰冷:“滚开。”

    裴薇薇此时已经整理好衣服和头发。刚才的样子要是被其他人看见了,她也别想再呆在这个村子里了。裴薇薇还没有意识到自

    己的处境,只是看见谭恒盯上了裴玉雯,对裴玉雯的恨意更深了些。

    “恒哥,你理她作甚?这女人是个疯婆子,发起疯六亲不认,还要喊打喊杀的。”裴薇薇当面败坏裴玉雯的名声。

    谭恒不耐烦地推开贴在自己身上的女人。

    像裴薇薇这样的女人,谭恒想要多少就有多少。无聊的时候可以做个调味剂,现在有了更新鲜的猎物,当然就没有耐心再理会

    她。

    裴薇薇摔在地上,嘴里发出娇柔的叫声:“哎哟……”

    这一声,别提多么娇柔。就算是摔在地上,也保持着优美的姿态,还非常时宜地挂上了几滴泪水。

    然而她太高估了自己在谭恒心里的位置。别说只是摔了一下,就算死在谭恒面前,他也不会理会这个玩腻的女人。

    “滚。”谭恒厌恶地踢了裴薇薇一脚。那一脚毫不留情,直接踢中裴薇薇的胸口。

    “啊!”裴薇薇本来坐在地上,这么一踢,整个人在地上滚了好几圈,痛得大哭起来。

    谭恒只想降服裴玉雯这座冰山。一想到这个如冰山般的女人臣服在自己的身下,他就觉得浑身舒坦,心潮澎湃。现在再看裴薇

    薇这个女人,只觉那么碍眼。以前真是瞎了眼才会看上这种庸姿俗粉,一点儿眼力劲儿都没有。

    与谭恒的火热相比,裴玉雯有种吃了苍蝇的恶心感觉。面前这个恶心的男人衣衫不整,身上还散发着某种味道,要不是不想碰

    到这个男人,真想将他就这样解决了。

    “你可知道我是谁?我是谭家的五少爷。只要你跟了我,保管你这辈子吃香的喝辣的。”谭恒见裴玉雯软硬不吃,仍然不放弃诱

    惑裴玉雯。他等着看裴玉雯知道自己身份时的吃惊,接着就是乖乖投入怀抱,与其他女人一样。

    “谭家五少爷?”裴玉雯迈出的脚停了下来。抬头打量着面前的男人,语气冷漠。“谭弈之是你什么人?”

    “嗯?你认识我三哥?”谭恒愕然,心里突然有些不安。不过很快他就打消了心里的疑虑。这女人长相平凡,怎么可能与谭弈之

    有关系?想必是见过谭弈之,知道有这么个人,现在只是随口问问罢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