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五章:卸手
    三哥?裴玉雯厌恶地看着面前的男人。

    脑海里浮现那如妖孽般精致的男人,再看这目光浑浊,一幅被女色掏空身子的男人,真的很难想象他们是一家人。

    “不认识。”裴玉雯不想用谭弈之压制这个人。再说了,她确实谈不上‘认识’谭弈之。

    谭恒听了裴玉雯的话,原本还有些紧张的,这下子彻底地放松下来。那张本来还算清俊的脸上露出狰狞扭曲的笑容,将那张面

    皮败坏得特别彻底。

    “只要你嫁给我,入了我谭府,以后就是一家人,自然就认识了。”谭恒邪笑地靠近裴玉雯。

    裴玉雯不说话,他以为她开始意动了,手里的动作变得更加大胆起来。他抓住裴玉雯的手臂,一把拖向自己怀里。

    不远处的裴薇薇眼眸一沉,想要上去质问谭恒,然而想到谭恒刚才对她做的事情,又打起了退堂鼓。

    突然,一个念头浮现在脑海里。裴薇薇扬起恶毒的笑容,捂着受伤的胸口朝山下跑去。

    裴玉雯看了裴薇薇一眼,视线重新回到谭恒的身上。看着谭恒那只脏臭的手掌,她一把抓住他的手臂,用力一扭。

    咔嚓一声,谭恒发出尖锐的惨叫声:“啊……”

    裴玉斐扭断谭恒的手臂,如法炮制将另一条手臂也给他卸掉。这次谭恒直接痛得昏迷过去。

    如扔脏东西似的扔掉手里的断臂,冷漠地朝山下走去。就在快要走到山脚下时,隐约看见几人朝山里跑来。其中有一个人非常

    熟悉,那就是去而复返的裴薇薇。

    呵!用这种雕虫小技来算计她,真是异想天开。

    裴玉雯朝旁边侧了侧,换了一条小道下山。

    “就是这里。”裴薇薇带着几个村民上了山,然后看见躺在那里的谭恒。她朝四周看了看,惊讶道:“裴玉雯呢?刚刚就在这里。

    她和这个男人不清不楚的。难道知道我带了人过来,所以逃走了吗?”

    村民们看着衣衫不整的谭恒,猜测着这个人的身份。没有看见裴玉雯,他们也不敢轻易下结论。裴家的大丫头可不是好欺负的

    主儿。因为最近发生的事情,村民们对裴玉雯有种本能的畏惧,也不敢像以前那样欺负他们家的人。

    “不要胡说八道。”一个村民制止裴薇薇的话。“闺誉对一个女人如此重要,没有任何证据,不要败坏人家姑娘的名声。薇丫头,

    我们知道你们不合,那也不能做这种事情。”

    “不是,三叔,真是这样的。我亲眼看见的。”裴薇薇不甘心,跺着脚说道:“裴玉雯那个女人特别不要脸,你们不要被她骗了。

    ”

    “行了。我们把这位公子带下山吧!看他伤得不轻,也不知道是谁干的。”一个村民提议道。“等他醒过来问问,就知道发生了什

    么事情。”

    裴薇薇脸色难看。刚才与谭恒荒唐的人可是自己,要是谭恒醒过来指证她,就真的丢脸丢到家了。不行!不能让谭恒醒过来败

    坏她的名声。她得想办法把谭恒带走,不让其他人见到谭恒。

    没有让村里的人抓个现形,裴薇薇知道再想栽赃给裴玉雯是不可能的。现在只有先解决谭恒这个麻烦再说。

    “三叔,这位公子的手臂受伤了。我爹懂得接骨,不如送到我家去吧!”裴薇薇见到谭恒的惨状,莫名的感到解气。虽然她恨裴

    玉雯,但是对谭恒刚才那无情的一脚也是恨之入骨。不过在权势面前,那点恨意也不算什么。

    如果谭恒醒过来,发现细心照顾他的人是自己,而裴玉雯却伤了他,想必会恨死裴玉雯。到时候借着谭恒的手对付裴玉雯就容

    易多了。这样想来,没有抓到裴玉雯也不算什么。以后有的是其他对付她的办法。

    “你爹什么时候会接骨了?”那个三叔疑惑地看着裴薇薇。“我怎么不知道?”

    “三叔,我爹这人不爱显摆,你又不是不知道他的脾气。他可是有本事的人。”裴薇薇得意地说道。

    三叔想到裴薇薇的爹,他的确是村里少有的能干人。村里受穷的人多,裴薇薇家里算是比较富足的。

    “行吧!我们把这位公子抬到薇丫头家里去。”三叔同意了裴薇薇的提议。

    裴玉雯回到家里。天色惭晚,做工的匠人们收拾东西准备回家。

    裴玉雯把熬好的绿豆粥端出来,让他们喝一碗再走。绿豆粥里加了碎肉,那些工人吃得一脸满足。有的吃了一半,舍不得吃光

    ,想要带回家里给孩子吃,又担心惹怒东家。

    “我做了些糕点,你们带回去给家里的孩子或者老人吃吧!”裴玉雯对众人说道。

    众人看着摆在面前的糕点,眼里满是感激之色。

    林成风笑眯眯地说道:“这是小东家的一点心意,大家分了吧!以后干活用心点就是了。”

    “多谢姑娘。”众人按照人数分了那些糕点。至于碗里的肉粥,既然不好带走,那就装进肚子里吧!

    送走了做工的匠人,裴家几姐弟也回来了。经过这段时间的训练,他们相比半个月前判若两人。连李氏和林氏这些门外汉都察

    觉到他们的眼神更锐利,整个人也更加的精神。

    晚上吃饭的时候,几姐弟像是灾民似的连着干了几碗干饭。只有裴玉雯还是那幅优雅的样子,丝毫没有受到影响。

    “奶奶,看样子要不了多久就能建好房子了。”裴烨擦了擦嘴唇,激动地说道:“我们的房子真是气派。看以后还有谁会说我们家

    是破落户儿。这样气派的房子,只怕十年内都是独一份的。”

    “还不是托你姐姐的福?”李氏嗔了他一眼。“以后你可得争气,不要给你姐姐丢脸。”

    “放心好了。我现在乖乖听姐姐的,姐姐对我可满意了。是吧?姐。”裴烨期待地看着裴玉雯 。

    裴玉雯优雅地擦拭嘴角,瞟了他一眼:“马马虎虎。”

    裴烨哀怨地垮下脸:“我这段时间练得手脚全是水泡,居然才得到这四个字。姐姐真是残忍。”

    “你看看二妹和小妹,他们是女孩子,但是这么重的任务都练下来了。他们还练成了内力,而你居然还没有找到气感。你让我如

    何夸你?”裴玉雯嗤道。

    裴烨看着裴玉灵和裴玉茵得意的微笑,顿时不爽道:“明天我加倍完成任务。我就不信练不出内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