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六章: 小妾
    于氏将裴薇薇拉出去,精明的眸子打量着这面若桃花的女儿,风韵犹存的脸上浮现了忧郁的神色。

    裴薇薇被于氏看得不自在,松开于氏的手,娇声叫道:“娘,你看我作甚?”

    “里面的那位公子是怎么回事?你三叔二话不说就把人扔咱们家了,还说你爹会接骨。你爹什么时候会接骨了?若是让你爹回来

    看见你带了个男人回来,有你的好果子吃!”于氏戳着裴薇薇的额头,满脸的不悦。

    裴薇薇推开于氏的手指,面色不悦:“娘,你别戳我脑袋,越戳越笨了。”

    “你现在还不够笨吗?要是不笨,怎么带个男人回来?不要忘记了,你还是未出嫁的闺女。”于氏恨铁不成钢。

    裴薇薇撇着嘴,在于氏的耳边说了几句话。

    说完后,她一幅得色:“要是嫁进谭家,女儿以后就享福了。里面的公子可是谭家的公子,不是谁都能高攀的。”

    于氏皱了皱眉,沉思想了想:“谭家五少爷……那算哪门子的公子?不过就是谭家的旁支罢了。谭家最尊贵的是谭家大少爷和谭

    家三少爷,只有他们两个人才是正经的嫡子。你还是太嫩了点,轻易就相信了男人的话。”

    裴薇薇一直以为谭恒是谭家的公子,从来不知道大户人家还有什么嫡系庶系以及旁支。于氏说的那些弄得她晕头转向的。她傻

    呼呼地愣在那里,一幅听天书的样子。

    于氏看见裴薇薇的蠢样,心里更是失望。想她于氏也是个聪明人,怎么就生了这么一个憨货?于氏的脑海里想起了另外一个人

    ,那个长相清俊,聪明过人的孩子。与那个孩子相比,裴薇薇如同泥沟里的石头,低贱无比。

    “你们娘俩站在这里做什么?”一个高大的汉子大步地走进院子里。

    他赤着上半身,露出那强壮漆黑的身子。因为赶路,汗水滴答流下来,头发已经全部湿透了。

    于氏看见裴绍兴粗鄙的样子,心里突然有些烦躁。当初她怎么就嫁给了这样的男人?

    “爹……”裴薇薇刚被于氏骂了,连忙跑到裴绍兴的面前撒娇。“爹,你快过来,我给你说……”

    从房间里传来摔东西的声音。于氏听见那声音,皱眉走了进去。

    就算里面的人是韩家的旁支,那也不是一个小小的农户能够得罪的。既然把这尊佛请过来了,就好好送走吧!

    “闺女真是聪明。你做得没错,这样的贵人就应该好好伺候着。”裴绍兴听了裴薇薇的话,连连夸赞她。“爹不会接骨没有关系,

    爹马上找个会接骨的过来。你们娘俩在家里好好伺候那位公子,爹很快就回来。”

    “可是娘说那位公子是旁支的。旁支是什么意思?”裴薇薇一幅不解的样子。“难道他不是谭家的公子吗?”

    “那倒不是。他肯定是谭家的公子。只不过现在主持谭家大局的不是他的家人,他就相当于你叔叔伯伯那种关系吧!”裴绍兴终

    究是个粗鄙的庄稼汉子,就算这些年在外面做工长了些见识,对大户人家的事情仍然一无所知。

    他不想让女儿知道自己蠢笨,就随便搪塞了个理由。仔细听起来这个理由还挺像那么回事。

    “对了,你刚才说看见裴玉雯和里面的那位公子有什么纠葛。他们之间不会有什么吧?”裴绍兴皱眉说道。

    “我也不知道。不过我觉得那位公子会受伤与裴玉雯脱不了关系。我可不敢去问里面的那位。”裴薇薇摸了摸脸颊,眼神闪了闪

    。

    她没有告诉于氏和裴绍兴实话。谭恒被裴玉雯打成重伤,以后肯定会记恨裴玉雯。他们家再救了谭恒,谭恒要是高兴的话,说

    不定就娶她为妾了。反正她已经是谭恒的人,要是不嫁给他的话,还有谁会娶她?

    再说了,什么旁支嫡系的,她可不懂这些。只要他是谭家公子,她嫁过去可以过荣华富贵的日子就成。

    裴薇薇打的如意算盘,却没有想过现在的谭恒是不是对她还有兴趣。如果谭恒玩腻了,就算她做得再好,他也不会领情。最终

    谭恒拍拍屁股走人,她的名声却彻底地臭了。

    房间里,于氏朝醒过来的谭恒福了福身:“公子,我们当家的去给你找大夫了。公子先休息一会儿,很快你的手就能恢复。”

    谭恒醒过来发现双手无力,气得用脚踢掉房间里的东西。他看着这破旧的房子,眼里一片厌恶之色。

    不过所有的烦燥在看见走进来的于氏时收敛了几分。他上下打量着于氏,眼里闪过邪光。

    于氏虽然生了裴薇薇这么大的女儿,但是保养得极好的她风韵犹存,身上有股未婚少女所没有的媚色。

    “你是谁?”见到美人,谭恒的心情稍微好了些。他痴痴地看着面前的妇人。“是你救了我?”

    “是我的女儿救了公子。”于氏察觉谭恒的神线,有些不高兴地皱了皱眉。“我的女儿是裴薇薇。”

    “原来是她。你比你女儿漂亮多了。”谭恒听说是裴薇薇,眼里的兴趣淡了许多。

    他想起裴玉雯那个贱人,眼里闪过恶毒的冷光。

    那个女人,他绝对不会放过她的。现在先让她得意几天,等过几天他养好了伤再来收拾她。

    “本公子饿了。”谭恒不耐烦地说道:“给我弄点吃的。”

    于氏忍着气,去厨房里做了一碗面条,里面下足了好料。

    谭恒的双臂还没有恢复,没有办法吃东西。他邪恶地看着于氏:“本公子的手臂受伤了,自己吃不了。你喂我。”

    “公子,我是你的长辈,这种事情不太好吧?我让薇薇进来喂你。”那丫头不是想做这小子的妾室吗?不要以为她看不出来,那

    个笨丫头多半已经**了。既然如此,就给他们更多的相处机会。趁着这小子下不了床,那丫头要是再降不住他,那就是她自

    己无能了。

    不行!好歹是自己的女儿,怎么能让别人始乱终弃?再没有谁比她更了解这些贵公子的心思。他们根本没有把女人当回事。如

    果玩腻了,直接把女人扔弃,才不会在意女人的死活。看来她得传授一点绝技给那丫头,让她不至于被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