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八章:花氏
    裴玉雯察觉林成风的异样,关心地询问道:“舅舅有什么心事吗?”

    林成风苍老的脸上满是喟叹之色。他看着裴烨的身影,眼含苦涩:“还不是你那个表哥。要是他能有烨哥儿这样阳光开朗的性子

    ,就算是让我少活十年,我也甘愿啊!身残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心残。他的心已经没救了。”

    裴玉雯听林氏提过这位没有见面的表哥。据说他原本也是个不错的小伙子,自从变成残废后就自爆自弃。这些年林成风夫妻,

    以及外祖母花氏把重心都放在这位表哥的身上。全家人赚得的银子也花在他的身上。可是随着家里的条件越来越差,最后把剩

    下的几亩良田卖出去了,他想死的念头就越来越深。

    这样的人是裴玉雯瞧不起的。不管为了什么,为了家人也得好好活下去。世间比他惨的人那么多,他们都活得好好的。比如说

    那些从战场上退回来的残兵,他们大多数都是断手断腿的,可是他们还是拼着一口气回来与家人团聚。

    “好久没有见过外祖母了。突然有些想她。”裴玉雯对林成风笑了笑。“等会儿我和娘,还有嫂子一起回去看看她老人家吧!对了

    还要带上子润。子润要上私塾,平时整天在私塾里,很难见得着他。这次让他一起回去看看太姥姥。”

    林氏听见裴玉雯的话,扬起笑容:“好啊!上次你没有回去,你外祖母可挂念你呢!”

    裴玉雯把自己的意思对李氏说了下,李氏没有意见,让她准备好礼物再去。吃了午饭之后,裴玉雯驾着牛车,带着林氏,小林

    氏,裴子润以及林成风朝林家村赶去。至于裴烨以及裴家姐妹,他们留下来收拾新房子。

    家里的新房子已经建好,接下来就是添置家什。桌椅之类的已经找城里的木匠做好,李氏他们只负责买新的棉被即可。另外还

    需要新碗新筷子,再买些米面和肉准备请村里的人吃乔迁宴。

    裴玉雯打算第二天就回来,所以乔迁宴也安排在第二天。到时候她把花氏他们一起接过来吃酒,吃完让他们在家里多呆几天,

    什么时候想回家了再回去。如果不是知道这里的人有很强的领土意识,不愿意在别人的家里久呆,她也想把家境贫寒的外祖母

    一家也接过来。只不过她知道花氏不会同意,她也不会提出来让她难堪。

    林家村。裴玉雯赶着牛车,按照记忆中的路线把牛车赶到林成风的篱笆院外。

    一道苍老的身影听见声响走出来,眯着眼睛看着远方,仿佛想要看清楚是什么人。

    林氏看见那个老人,含泪喊了一声:“娘……”

    那妇人,也就是裴玉雯的外祖母花氏听见林氏的声音,认出是自家闺女,扬起慈爱的笑容:“来了。快进来。”

    林氏对旁边的裴玉雯说道:“你外祖母的眼睛不利索了,要走近些才能看清人。现在她还没有认出你。”

    裴玉雯明白林氏的意思。她是担心自己的心里有疙瘩,认为外祖母不疼爱自己。其实她有些多虑了。对这些慈爱的老人,她远

    比普通人还有耐心。她所有的犀利和刁蛮都只针对那些倚老卖老的无知妇人。

    小林氏抱着裴子润下了牛车。裴子润经常跟着小林氏回娘家,与花氏也很熟悉。他大跑着过去,抱着花氏的腰肢,大声地喊道

    :“太姥姥,奶奶,娘,还有姑姑都回来看你了。我是七月,可是夫子给我改名叫子润。我也回来了。”

    “你外祖父给太姥姥说过,说你小子有福气,现在已经是举人老爷的学生。”花氏笑得灿烂。

    花氏年轻的时候也是个爽朗的个性,性格与小林氏有些相似。林氏的个性像她的父亲,柔弱和善。这样的性子在男人身上就是

    温和有礼,在女人身上就是软弱可欺。幸好当初花氏给她挑选的是裴家大郎,那是个顶天立地的汉子,从来不欺负自家媳妇,

    甚至把她宠到骨子里。也正是如此,哪怕林氏早年守寡,也没有想过改嫁的事情。

    “斐丫头,外祖母年纪大了,眼睛不好使,没有看见你。”

    裴玉雯正在停牛车,花氏四处寻找着她的身影。

    裴玉雯还没有停好,远远答应了一声:“外祖母,斐儿还在和这个畜生斗法呢!一路上它没有吃饱,总是跟我闹脾气。现在我想

    把它停好,它又在开始闹脾气了。等我把它安抚好了,再来给外祖母请安。”

    “呵呵……你这丫头真是有趣。后院就有青草,你去搬过来喂它就是。牛可是好东西,你得善待它。”花氏顺着声音找到裴玉雯

    的身影,朝她慈爱地笑道:“等你停好牛车再进来跟外祖母说说话。”

    裴玉雯刚把牛车停下来,把牛儿拴在柱子上。裴子润从后院搬来青草,放在牛鼻子下面,摸着它说道:“快吃啊!姑姑不照顾你

    ,我来照顾你。你千万不要生气,也不要欺负姑姑。”

    裴玉雯宠溺地摸了摸裴子润的脑袋:“没有白疼你小子。好了,让它在这里慢慢吃吧!我们进去。”

    房间里,花氏坐在上位上,林氏和小林氏熟练地找到家里的开水,给大家各倒了一杯水。

    就在大家坐下来的时候,一个中年妇人背着柴火走进来。她看见满屋子的人,眼里闪过惊讶的神色。

    “嫂子。”林氏见到妇人,微笑地叫了声。

    小林氏把手里的杯子放下来,从妇人的身后接下柴火:“娘,爹不是说你病了吗?怎么还去山上砍柴?现在我回来了,等会儿我

    去砍。你先坐下来休息会儿。”

    裴玉雯拉着裴子润朝妇人,也就是王氏行礼。这人是小林氏的娘,也是林氏的嫂子。裴子润得叫她外祖母。

    “舅母。”裴玉雯行了一个礼。

    王氏脸色苍白,笑起来有些虚弱:“一直听你舅舅提起你,说你是个能干的丫头。今日一见,果然是个有福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