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九章:开导
    裴玉雯客气地笑了笑,重新坐了回去。

    裴子润拉着王氏的手,拖着她坐到凳子上:“外祖母,你脸色很差,是不是不舒服?子润给你倒水喝。”

    裴玉雯暗中观察王氏的神情。王氏的病容是因为长期劳累,又营养不良造成的。处于这样的环境下,她要照顾老人,又要伺候

    身有残疾的孩子,家里还把所有的银钱都拿来给儿子看病,长期操劳又忧虑过重,自然就越来越虚弱。

    林氏把牛车上的面粉以及白米拖下来。林成风刚才坐在牛车前面的副位上,并不知道牛车后面有这么多东西。他皱眉责怪林氏

    ,说她不该把米面都往娘家搬,这样容易让别人说闲话。林氏向来柔弱,听了林成风几句责骂就开始抹泪,吓得林成风不敢再

    多说半句重话。而裴玉雯清楚地看见林成风走后,林氏擦拭眼泪,朝着裴玉雯灿烂一笑。

    裴玉雯嘴角抽了抽。她这柔弱无骨的娘……画风不对啊!什么时候开始也有了自己的小心机?不过,挺可爱的。

    花氏见到那么多米面,嘴唇张了张,终究没有说什么。花氏不像林成风般大大咧咧,知道这是李氏允许的,要不然林氏和小林

    氏也不会这样做。她对自己教出来的女儿和孙女还是很有信心的。她们的人品绝对端正。

    “舅母,挑水的活儿就交给我吧!我在家里经常做。你先回房间歇息。”

    裴玉雯见王氏挑着水桶出来,从她的手里接过去。

    王氏客气一番:“别。斐丫头,你是客人,哪能让你来做活儿?”

    “舅母说这些话就见外了。我的身体里有一半林家的血脉,怎么就是客人了?我也是林家的女儿。”

    这么一番话,别说王氏,就是刚进门的花氏听了也格外的舒坦。裴家现在今非昔比,可是裴玉雯没有任何架子,对林家还是那

    么亲热,这说明不是个白眼狼。前些年林家不好过,裴家也不好过。然而林家还不忘接挤裴家。

    “大丫头经常在家里干活,让她去吧!她的力气大,挑几桶水不算什么事儿。”

    林氏正在摘菜,见两人推让半天,便开口劝了句。

    王氏确实太累了。既然小姑子这样说,她再不识好歹就有些见外了。王氏打从内心想要与裴家处理好关系。毕竟女儿年纪轻轻

    就守了寡,只能带着幼子生活。要是与裴家的其他人相处不好,以后备受欺负怎么办?

    其实王氏也想过让女儿改嫁。毕竟女儿年轻漂亮,就算守了寡,也有大把的人愿意提亲。然而女儿嫁过去的是自己的小姑子家

    ,小姑子对他们家也不薄。这种事情除非小姑子主动提出来,否则他们家是不能忘恩负义的。

    裴玉雯挑着水桶赶到村里的井边。只见那里有几个人在提水,她便在不远处先等着。等那几人走后,她才去挑水。

    砰咚!就在快要提上来的时候,水桶居然滑进了井里。她看着那夭折的水桶,一时之间愣住了。

    “这水杆坏了,最近几天掉了好几个桶进去。”一道男声从旁边传来。

    裴玉雯听见了熟悉的声音,抬头看过去。入目便是一张黝黑严肃的脸。那张脸谈不上好看,但是越看越顺眼。

    她挑了挑眉,看向那男子身后的少女。少女面容粉嫩,羞涩地看着面前的男子,一幅春心荡漾的样子。

    看见那少女的模样,突然觉得有些闷闷的。

    她把坏掉的水杆扔给旁边的男人,闷闷地说道:“你来提水,帮我提一桶。”

    “童大哥,你认识她吗?”那少女听出裴玉雯话里的不客气,有些不高兴地说道:“这位姐姐,你不是我们村里的人。你是谁呀?

    ”

    裴玉雯淡淡地看着那少女:“我是谁,与你有关系?”

    “这是我们村子的水井。”少女撇撇嘴。

    “嗯,难不成我还把林家村的水提到外村去用?”裴玉雯讥嘲。

    在两个少女说话的期间,童亦辰已经把裴玉雯的水桶灌满。只不过少了一个水桶,只有提着回去了。

    裴玉雯看了看童亦辰手里的桶,又看了看那个少女。她戳了戳童亦辰的胳膊:“你女人?”

    童亦辰自从见到裴玉雯的时候就在打量她。少女经过这段时间的修练,不仅气息更加沉稳,眼神也更明亮了。原本有些枯黄的

    皮肤经过这段时间的调理,皮肤越来越白皙,就算隔得这么近也看不见皮肤上的毛孔。

    红唇里吐出三个字,声音婉转动听,那三个字却让他眉头皱了皱。他本能地否认:“不是,只是兄弟的妹妹。兄弟死后留下遗言

    ,让我帮着照看一二。我只是把她当作妹妹看待。”

    裴玉雯点了点头:“那你就给你‘妹妹’提水吧!不打扰了。”

    童亦辰见她要走,本能地拉住她的胳膊。裴玉雯没有料到他会有这个动作,身子朝他那边倾倒。

    俏鼻撞到硬绑绑的身躯,顿时疼得鼻子发酸。她懊恼地瞪着面前的男人:“你干什么?”

    童亦辰的眼里闪过紧张之色。他连忙检查她的鼻子,确定没有流血,这才松了口气。见少女黑眸里满是不悦,因为生气脸颊多

    了一抹红晕,俏丽的小脸近在咫尺,而那柔软无骨的娇嫩身子还在他的怀里,淡淡的少女馨香传入鼻间。

    扑通!扑通!扑通!熟悉的感觉再次出现了。

    童亦辰感觉自己的心脏不受控制,仿佛下一刻就会跳出来。

    身子越来越火热,就像里面有团火焰在燃烧似的。那双深邃的眸子幽暗地看着她,就像想要将她吞掉的恶狼。

    裴玉雯对这个神情并不陌生。当年她还是京城第一美人,又是将军府嫡女,太后御赐的朝阳郡主时,那些参加宴会的贵公子看

    着她的眼神就是这样的。那一个个道貌岸然的贵族公子就像披着华贵衣服皮的恶狼,恨不得将她吞噬进肚。

    然而变成小农女裴玉雯的时候,还是第一次感受到男人的火热。偏偏她并不讨厌这个男人的眼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