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章:动心
    裴玉雯神情如常地推开童亦辰,在他的注视下淡然地离开。

    然而在没有人看见的地方,她懊恼地咬着唇,想着刚才两人的亲密,暗暗提醒自己。

    她不是原主,不能在这里久呆。就算换了一具身体,京城里的那个婚约不用再执行,但是也不能在这里和男人玩暧昧。如果在

    这里惹上情债,有一天又离开这里回到京城,那这里的男人怎么办?不行!现在不是儿女情长的时候。

    “童大哥,她都走远了。你怎么还在看她?你从来没有用这样的眼神看过我。”林春兰哀怨地看着童亦辰,心里酸涩难受,回头

    看着裴玉雯的身影闪过凶光。“你不会喜欢她吧?她到底是谁呀?我们林家村没有这样的人。”

    林春兰的一句话就像一把钥匙,将心里那个神秘的箱子打开,把里面的东西放了出来。打开一看,竟是一颗心。

    这些日子以来,他一直弄不明白自己对裴玉雯的感觉。为什么总是忍不住关注她?为什么看见她就移不开眼睛?从来没有接触

    过感情的他根本不懂这样复杂的情感,只当是自己生病了,才会这样莫名其妙。于是他有意避开裴家姐弟生活的地方,经常早

    出晚归,免得与他们撞见。不曾想今天来林家村看望兄弟的家人,还是会遇见走亲戚的裴玉雯。

    原来这种感觉是喜欢。那她呢?她看自己的眼神没有任何波动,与普通人没有什么区别。所以她并不喜欢他。

    童亦辰第一次喜欢一个人,心里怅然若失,不知道应该做什么。

    裴玉雯把水倒进水缸里,又提着水桶走出去。既然少了一个桶,那就只有慢慢地提水了。只是水井边的水杆坏了,她得想办法

    修理一下,要不然还得掉水桶进去。林家总共只有两个水桶,剩下的这个水桶再掉,以后就提不了水了。

    裴玉雯在房间里找了些工具,提着剩下的水桶走向水井。远远看见那里有道强壮的身影。那人正从水井里拉东西。朝四周看了

    看,没有看见那个小姑娘。她咬了咬唇,还是走了过去。

    “你在做……”话没有说完,一桶水浇在她的身上。她站在那里,浑身淌着水。

    裴玉雯握紧拳头,冷冷地看着面前的男人。如果眼神能够杀人的话,这个男人已经死在她手里了。

    童亦辰正在清理井里的水桶。旁边摆放着好几个空桶,但是都不是裴玉雯提来的那个。于是他继续打捞着。不曾想一次失手,

    竟把拉上来的水桶里的水倒在裴玉雯的身上,把裴玉雯淋了个透心凉。

    “抱歉,我没有留意你在身后。”童亦辰见她生气的样子,眼里满是懊恼。他脱掉身上的衣服,披在她的身上。“赶快回去换衣服

    ,小心染上风寒。”

    少女玲珑有致的身子被湿衣服紧紧地贴紧了。虽然有些纤瘦,但是发育得很好。以他的角度可以清楚地看见她胸前的弧度。他

    只觉喉咙干涩,呼吸也有些沉重。不过他很快就转移了视线,免得唐突了身侧的女子。

    “童亦辰。”裴玉雯恼怒地瞪着他。“你是故意的吧?”

    童亦辰听着她娇嗔的话,身子不由得颤了颤。明明只是一个普通的名字,第一次从她的嘴里听见,感觉挺顺耳的。

    不过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自从上次偷窥她练功,这丫头就对他不满了。以前见了面还会客气地叫声童大哥,现在倒是直接

    称呼其名。不过,他也不反感就是了。看见这样鲜活的她,而不是一味的装客气的她,他反而觉得有趣。

    “抱歉,我真的没有看见你在后面。”童亦辰侧头看了她一眼。“我正在勾井里的水桶,想帮你家的也勾上来。你先回去吧!等会

    儿我给你提水过来。你不用过来了,回去喝点姜汤去去寒气。”

    裴玉雯看着满地的水桶,知道了童亦辰的用意,心里的恼怒消了大半。

    她不是不知好歹的人。童亦辰是想帮她的忙,动机是好的,就是做的事情傻了些。她突然觉得有些无奈。这傻大个从来没有讨

    好过女人吧?所以只会用这样的方式做些笨事情。这样一想,顿时哭笑不得,看着童亦辰的眼神有了嗔意。

    直到裴玉雯走远,童亦辰才转回头。看着她纤瘦的身影,他暗暗想着回去后多抓些猎物给她补补,实在太瘦了。

    “斐丫头,你怎么全身湿透了?掉到水里去了?不对啊,咱们林家村的河挺远的。”王氏正在喂鸡,见到裴玉雯湿漉漉地回来,

    担忧地拉住她的手。

    “舅母不用担心,就是在挑水的时候遇见一个马大哈,把挑上来的水往我头上淋了。”裴玉雯无奈地笑了起来。

    刚开始挺生气的。谁遇见这样的事情都高兴不起来。然而想到那男子无辜又担忧的眼神,心里的那点恼怒就消了。

    他的心意是好的。只是第一次讨好女人,根本不懂得用方法,所以才会笨手笨脚的。那一刻她仿佛看见了小小的裴子润在做错

    事情之后会露出来的无辜表情,除了哭笑不得之外,也做不了什么。

    换好衣服,王氏已经把姜汤端了过来。裴玉雯连忙道谢,然后喝下了驱寒的姜汤。

    从房间里传出林俊华的咳嗽声。裴玉雯想了想,盛了一碗姜汤走进另外一个房间。

    咯吱!推门进去,朝里面的人说道:“表哥,我可以进来吗?”

    里面的咳嗽声停顿了一下。然而那人还是控制不住喉咙里的瘙痒,接着又持续咳嗽起来。

    裴玉雯 这次没有等那人说话,而是端着姜汤走进去。

    坐在床上的青年面色苍白,那样的苍白不是生病,而是因为长期没有晒太阳,所以有些病态。

    他看着裴玉雯,淡淡地笑道:“表哥的房间里病气重,妹妹也不怕惹上病气。”

    第一次看见林俊华,裴玉雯的眼里闪过惊讶的神色。只因林俊华长得太俊了,而且与记忆中的一个人有些相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