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二章:想法
    林俊华皱了皱眉,嘴里的鱼变得没有味道。

    出门?

    十五岁伤了腿,从此以后就没有出过门。不良于行的人怎么出门?岂不是让别人当猴子看吗?

    林俊华从心底地排斥。然而,他却不知道怎么拒绝这个想要开导他的少女。

    林俊华不说话,裴玉雯却知道他在想什么。正是知道他的想法,所以她绝对不会让他有拒绝的机会。

    “表哥不说话,那就是答应了。多谢表哥。”裴玉雯不是爱笑的女孩,然而这么一笑,清雅无双,眸光如炬。

    面对那双眸子,林俊华更是拒绝不了。他本来就是个温雅的男子,为人处事格外有风度。只是这些年被双腿折磨得生不如死,

    性子才会惭惭地发生了变化。然而他的本性是不坏的。

    第二日一早,裴玉雯敲响林成风的房门。

    林成风穿好衣服走出来,见到裴玉雯,压低声音说道:“斐丫头,咋了?”

    “舅舅,我有件事情要请你帮忙。你能跟我上山吗?”裴玉雯指了指旁边林俊华的房间,做了个噤声的动作。

    林成风点了点头,跟着裴玉雯走了出去。舅侄两人在山上呆了一个时辰,下山后扛着许多木头回来。

    家里的四个妇人以及正是顽皮年纪的裴子润已经起床。林氏和小林氏准备好早饭,见到舅侄两人扛着木头,几人连忙围过来帮

    忙。王氏一边给林成风擦汗一边责怪道:“怎么让斐丫头去做这种粗活儿?你这个舅舅是怎么当的?”

    “舅母,不关舅舅的事情,是我请舅舅帮忙的。”裴玉雯接过小林氏递过来的衣服,回到房间里换衣。

    早晨的露水重,衣服已经湿透了。湿衣穿在身上,感觉浑身都不舒服。现在换好了衣服,整个人透着舒坦。

    舅侄两人吃了早饭,又把尘封许久的木匠工具找了出来。两人对着那堆木头一阵敲打,两个时辰之后坐出来一个椅子。裴玉雯

    坐在椅子上,试着推了一段路程,确定非常灵活好用,这才站了起来。

    家里的众人已经看出裴玉雯的用意,也知道这个椅子的用途。花氏和王氏一阵抹泪,林氏和小林氏也非常的感动。林成风这个

    汉子感激地看着裴玉雯,拍了拍她的肩膀:“多谢你了,斐丫头。”

    裴玉雯淡笑,算是接受了林成风的道谢。

    推着椅子走进林俊华的房间。椅子上设置了机关,可以升降一定的高度,这样方便迈过门框。

    裴玉雯不是无所不知的人。只不过身为将军家的嫡女,对排兵布阵极有天赋,在机关方面也有造诣。这个轮椅是她根据机关做

    出来的,为了林俊华可以自由活动,这样就不用整天呆在房间里了。

    “表哥……”从房间里传出裴玉雯的声音。

    声音很柔,还有些撒娇的意味。只有裴家的人才知道这样的裴玉雯有多么罕见。撒娇这个功能跟她完全没有关系。可是她把所

    有的耐心都用在林俊华身上了。

    平时不爱说话的少女,今天为了开导林俊华,让自己变得多话又开朗。不喜言笑的少女,今天也笑得最多。还有这柔软的声音

    ,那明明是裴玉茵的专属,今天也在她的身上看见了。林俊华不了解她,要是了解的话,肯定会感动的。

    林氏和小林氏都明白这丫头的用心。一个不爱说话的人只会让一个心理阴暗的人更加的阴暗和沉闷,所以她要改变平时的处事

    习惯,逼着自己去迁就着这个病人。

    “斐儿和舅舅辛苦了一上午,就是为了做这个东西。表哥不用,也不跟我们回去,我真的会哭的。”裴玉雯委屈的声音传出来。

    “这个小子……”花氏心疼不已。“怎么能让斐丫头哭呢?这个表哥是怎么当的?”

    就在花氏抱怨和气愤的时候,一道清朗的男声无奈地传出来:“好,我跟你去就是了。”

    “还得多住几天。表哥一直不愿意和我们玩,是不是不喜欢我们?如果不是,那就多陪我们几天。”

    “是,我多留几天。你别哭了。”

    “我没哭。”

    “你这丫头……”宠溺的声音中有些笑意,还有些无奈。

    外面的众人相视而笑。看来他们已经找到对付林俊华的人了。有了斐丫头,以后不用担心那小子再想不开。

    王氏的心里却有个念头。如果他们儿子的腿没有伤,要是能娶斐丫头这样的女孩,那才是天大的福气。可惜……

    只是斐丫头不像是嫌弃华儿的。他们之间是不是还有可能呢?斐丫头又是小姑子的女儿,两家亲上加亲。小姑子对他们家又这

    么好,说不定愿意呢?

    王氏是个善良的女人,但是也是个有私心的母亲。林俊华已经二十五岁,一直没有成亲,现在见到裴玉雯 与林俊华相处融洽

    ,而林俊华从来没有对哪个女子这样温和友好,王氏就动了这样的心思。

    裴玉雯出来后,发现王氏对她更热情了。只当是因为劝说了林俊华,对她心生感激,却不知道王氏有其他心思。

    因为赶回去办乔迁宴,他们也没有时间吃午饭,就直接坐着牛车回到裴家村。

    “呀,那个小伙子是谁呀?是不是林俊华?”林家村的人看见离开的牛车,指着林俊华的身影惊讶地叹道。

    “是啊!十年没有见过他,今天怎么舍得出来了?要不是知道他们家没有办丧事,还以为他早死了呢!”

    “呸!人家跟你无怨无仇,你诅咒人家做什么?华小子是个好孩子,当年他在山上打猎,猎下来的东西也会分给大家。对了,那

    牛车上坐着的除了林家人外,另外几个是不是裴家的?我好像看见了林家出嫁的两个女儿。”

    “看见了他们,那就是裴家没错了。裴家不是很穷吗?什么时候买得起牛车了?”

    “你这就不知道了吧?上次裴烨已经赶着牛车来过了。裴家现在早就不是破落户儿,那牛车是他们家新买的。我听说他们家还建

    了新房。最近才完工。我们村子里的好几个汉子都在他们家干活。每天带回来的吃的不是糕点就是肉。”

    “还有这种好事?怎么没叫上我们家狗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