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七章:寻医
    一个浑身邋遢的老头趴在桌上,桌面上横七竖八躺着七八个酒坛子。老头喝得脸色红润,嘴里发出呼噜声。

    酒坊的掌柜送走客人,回头看见那里躺着的老头,眉头皱了起来。旁边的小二哥将白色的长毛巾往肩膀上一甩,对掌柜的说道

    :“掌柜的,这老头喝了七八天了,一文钱没给。再喝下去咱们还怎么做生意?”

    “东家说了,这位老人是他的恩人,只要他想喝酒,就把酒搬出去给他喝就是了。反正东家也不缺这点酒钱。”

    尽管掌柜的也看不上这老头,还是不得不转告东家的话。

    小二好奇地打量着那个老头。不管怎么看都觉得是个老乞丐,怎么就成了他们东家的恩人呢?

    “现在天色不早了,应该没有其他客人上门。这老人家……”小二想着家里新娶的美娇娘,恨不得马上赶回家里去。然而这老乞

    丐一直趴在他们的店里,没有送走这个人,他们也没有办法回家。

    “你先回吧!我在这里守着。知道你小子想回家抱媳妇。”掌柜取笑。

    小二也不和掌柜的客气。他将肩膀上的白毛巾整理好,放到旁边的柜台上,然后向掌柜打一声招呼就离开了。

    掌柜重新回到柜台前。他拿出账本,对着账本拨弄着算盘。房间里非常安静,除了老头的呼噜声,就只剩下掌柜拨弄算盘的噼

    里啪啦的声音。外面一片寂静,正是如此,当清晰的脚步声越来越近时,掌柜抬起头来。

    从门口走进来一个粗壮的汉子。那汉子戴着斗篷,穿着一身黑衣,身材高大的他在寂静的夜里犹如蓄势待发的豹。

    掌柜连忙迎过去:“客官,现在太晚了,我们酒坊已经打烊了。”

    “我找人。”汉子冰冷的声音没有任何温度。

    掌柜浑身打了个冷颤。他看着汉子走向那个趴在那里的老乞丐。最终,他还是老实地退了回去。

    汉子在老乞丐的面前停下来。斗篷下的眼睛一直盯着老乞丐。咚咚咚!汉子用手指敲击着桌面。

    然而老乞丐喝了那么多酒,怎么可能醒过来?

    汉子显然也放弃了。

    他转身看向掌柜:“我把他带走了。”

    在掌柜惊讶的注视下,汉子将老乞丐扛起来大步离开酒坊。

    夜色深深。要不是桌上的酒坛子还没有收拾,掌柜会以为刚才只是一场梦。那汉子好强的杀气!

    掌柜连忙把大门合上,熄灯离开酒坊。夜,恢复寂静。一如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裴家村。清晨的空气格外新鲜。鸟儿在树梢上飞来飞去,吱吱喳喳的声音清脆悦耳。

    裴玉雯刚从山里晨练回来,看见一个人坐在他们家的门口。联想到裴玉茵说的话,那双好看的眸子微微眯起,眼里闪过冷漠的

    厉光。

    砰!一个擒拿手抓住那人的肩膀,接着将他的身子抛向空中。就在那身影飞起来的时候,她清楚地看见了他的脸。

    一张满脸疤痕,苍老无比的老脸。

    不是那个谭恒。

    裴玉雯眼里闪过讶色。就在那道苍老的身影坠落下来时,她再次不慌不忙地接住他,让他安然地降落在地。

    从始至终,那个人都保持着呼呼大睡的状态,根本就不知道刚才在阎王殿里走过一遭。

    他就这样站在那里睡觉。

    裴玉雯皱了皱眉,朝里面喊了一声:“二妹,三妹,小弟。你们出来。”

    裴家几姐弟都去山里晨练了。只不过他们撑不了多久,所以先一步回来。裴玉雯是最后回来的。

    刚刚换好衣服的几姐弟听见裴玉雯的声音跑出来,然后就看见了那个奇怪的老头。

    裴烨好奇地撩开老头的头发,看见了那张丑陋的老脸。他吓了一跳,拍拍胸口说道:“好可怕。”

    “有什么可怕的?这人的脸明显是被别人毁的,瞧着多可怜啊!”裴玉灵瞪着裴烨,满脸的不悦。

    “姐,这人是怎么回事?”裴玉灵询问。

    “我刚才回来的时候就发现他蹲在墙边。本来以为是三妹说的那个人,差点伤着他呢!结果动手的时候发现是个老人家。”裴玉

    雯没有说的是,这个老人家看上去有些眼熟,可是又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他。

    难道是以前卖糕点时的客人?

    “现在怎么处理他?”几姐弟看向裴玉雯。

    “扶他进去吧!不管他是什么人,先让他醒了酒再说。”

    裴玉雯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收留这个老头。或许是他脸上的疤痕让她的心里有些难受,也或许是那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总之

    看见这个老头,她没有察觉到危险的感觉。顺着自己的心意决定留下这个人,先等他醒了再做决定。

    当裴玉雯几姐弟扶着老头走进院子,裴家大门重新关上的时候,一道身影从一颗树后钻出来。

    他看着裴家大门,目光深幽。

    只见他穿着黑色的衣服,手里还拿着一个斗篷。

    “童小哥?”村里的老汉扛着锄头回家,正好经过裴家外面的小道,看见那里站着一个穿着黑衣的青年。他疑惑地喊了一声,又

    发现那里空无一人。他揉了揉眼睛,还是没有看见人影,顿时吓出了一身冷汗。“难道见鬼了?”

    刚刚明明看见童鳏夫家里的儿子站在那里,怎么眨眼就不见了?只不过那童家小子怎么可能穿着黑衣?还是一幅那样怪异的打

    扮。

    这样想着,老汉吓得加快速度跑走,一溜烟似的回到自己的家里。

    在老汉走后,童亦辰从旁边的角落钻出来。眼瞧着越来越多的村民在外面行走,他以极快的速度离开裴家。

    裴家院子里,李氏看见裴烨背着一个满身臭味的老头进来,苍老的脸上满是嫌弃。

    “你们几个又惹什么祸了?”

    裴烨先对李氏说道:“奶奶,我们没有惹祸。这位老人家昏倒在我们家门外。我们看他可怜,就把他带进来了。奶奶不是吃斋念

    佛吗?咱们这是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这句话是这样说的吧?大姐。”

    “真难得。你也能完整地说出一句有道理的话。”裴玉雯取笑了一句,对李氏说道:“小弟说的是真的。这人确实是我们在门口发

    现的。他看上去挺可怜的,我们想着能帮一把就帮一把。谁不会遇见一点难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