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八章:看店
    李氏的眸光扫过那老头的脸。那人的脸上全是伤痕,完全看不出长相。她一个普通的农妇也能看出来那些伤痕是刀痕,此人也

    不知道得罪了什么人被毁了容。要是为此招惹上了麻烦,他们家的平静日子就算到头了。

    裴玉雯说得有道理。出门在外的谁不会遇见一点儿难事?如果这人只是普通的乞丐,以他们家现在的情况也能收留几日,便是

    留下他在家里打个杂也是可以的。然而他们是普通的老百姓,上上下下都是老实人,实在不敢摊上大麻烦。

    花氏听见声音走出来,见到李氏和裴家几姐弟沉默地站在那里。虽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活了一大把年纪了,眼力劲

    儿还是有的。她拉住李氏的手腕,笑得温和:“老姐姐,你不是说要酿酒吗?走走走,再去研究研究。咱们一大把年纪了,也别

    操心那些有的没有的,让他们年轻人去忙自己的事情。”

    李氏皱了皱眉,终究什么也没有说就跟着花氏离开。

    呼!裴烨轻吐一口气。

    “姐,咱们犯不着为个老叫花子惹奶奶生气。奶奶要是不喜欢,咱们把他送出去得了。”

    裴玉雯看了一眼那个老头,蛾眉轻蹙。

    “先送进客房里住着。就算要送他走,也要等他醒过来吧!”

    她的鼻子很灵敏。这老头的身上除了浓烈的酒味,还有一股淡淡的莲花香味。倒不是说这老头有古怪的癖好,一大把年纪还喜

    欢莲花香的香囊,而是这个香味像极了她曾经用过一次的天下密药——莲心。

    这可不是谁都能用上的密药。普天之下,除了神医‘天绝老人’外,再没有人能够制作这样的密药。此药有着解百毒的能力,吃下

    后就身带莲花香,便是一辈子都消不掉。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裴玉雯对老头的身份有了大胆的猜测。然而到底有没有猜中,那就要等他醒过来再说。毕竟她也有多年没

    有见过那人了。这老头又被毁了容,看不清楚相貌。

    裴烨将老头搬进客房里。裴玉灵裴玉茵抱着新棉被进来。裴烨见状,心疼地说道:“这老头像是一辈子都没有洗过澡似的,咱们

    家的新棉被得被他糟蹋成啥样啊?”

    “救人救到底。既然把他搬进来了,总不能看着他冷死吧?最近可是变天了。”裴玉灵一边盖上被子一边说道。

    裴烨看着那崭新的被子,有种被割了一块肉的疼痛感觉。这些年的苦日子过得太多,他实在见不惯他们这种浪费的行为。眼不

    见心不烦,干脆离开这个房间。

    房间里只剩下裴家几姐妹。裴玉茵拉着裴玉雯的手臂,声音柔美:“姐,这个人也不知道好久才醒,咱们走吧!虽说是个老人家

    ,但是也是个男人,我们不方便留在这里。”

    裴玉雯拍了拍裴玉茵的手背,对裴玉灵说道:“二妹,下午还要去城里,我们先去做点准备。”

    房间里只剩下那个昏昏欲睡的老头。在裴家几姐妹离开房间后,原本闭着眼睛的老头睁开了浑浊的眼睛。

    这户人家与那个人是什么关系?为何要他在这里帮助那个叫裴玉雯的丫头?罢了!留下来看看吧!

    房子已经建好,接下来要忙店面的事情。裴玉雯带着几姐弟坐着牛车赶到城里看店铺。

    他们现在剩下的银子不多,买店铺是不可能的,只有先租用一个店铺。等赚的银子够了,再想办法买下来。

    几姐弟看了好几家店铺。要么太大,要么太小,要么就是太贵,要么就是太偏僻。时间缓缓流失,眼瞧着天色不早了,他们跑

    得双脚发软,肚子饿得咕咕叫,还是没有找到合适的。

    “老板,来四碗馄饨。”裴玉雯带着几姐弟坐在一个小摊前。

    “好勒。”摊贩马上应了一声,招呼着老妻开始煮馄饨。

    裴烨饿坏了,那馄饨一上桌就呼啦地吃着,差点把自己的嘴烫着。本来几姐妹就累得够呛,见他这幅饿死鬼投胎的样子,几姐

    妹扑哧笑起来。

    “老板,你知不知道附近有没有不错的店面出租?”裴玉雯放下手里的筷子,向旁边的摊贩打听消息。

    那摊贩在这条街上摆了两年的摊,对附近发生的事情了如指掌。他将毛巾甩到肩膀上,擦着额头的汗水。

    “姑娘想要什么样的店铺?最近有好几家店铺要租出去。”摊贩诚恳地笑道。

    裴玉雯把自己的要求说了个大概。

    那摊贩听了她的话,指着不远处的店面说道:“前几日那店里的老板遇见一点儿事情,打算把店面卖出去。那原本是个面馆,里

    面的摆设比较简单。店铺也有些年头了,就算买的话也用不了多少银子。你们可以去看看那里的情况。唯一的一点麻烦就是对

    面是第一酒楼。那可是这里最受欢迎的酒楼。有这么一座山压着,生意不是那么好做的。”

    裴玉雯顺着摊贩指着的方向看过去。那里正好是谭弈之的酒楼。所谓的第一酒楼就是谭弈之的店面。

    “姐……”裴家几姐弟都想到这点,明显不看好那个位置。

    裴玉雯却在认真地思考。那里是繁荣地区,店铺开在那里不用担心没有客源。潭家的酒楼招呼的是达官贵人。她要开的糕点铺

    也要走精品路线。不过两者并不冲突。裴玉雯的店铺经营得再好也只是糕点铺,不会做餐饮生意。

    裴玉雯的厨艺不错,但是还不至于能够与真正的厨师打擂台。她最擅长的就是糕点,以及药膳。这些都是她以前为了方便伺候

    太后的生活起居学习的。她一个郡主又不指望天天洗手煮羹汤伺候公婆,自然不用什么都会。

    她的目标很明确,再赚一笔银子,把裴家众人培养出来,这样她就能安心地回京城。

    “我们去瞧瞧吧!”裴玉雯付了馄饨钱,带着几姐弟朝面馆的位置走去。

    没过多久,他们来到面馆的门口。

    就在他们准备敲门的时候,门突然打开了。一个老头推着一个满脸络腮胡子的中年汉子走出来,苍老的脸上满是不耐烦:“你给

    我走!我这店铺不卖给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