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一章:处境
    谭弈之说话的时候,呼吸喷在裴玉雯的脸上。

    裴玉雯皱了皱眉,朝后面挪动了一步。

    谭弈之见状,非常邪气地笑了。不过他也没有再逗她,而是坐回了刚才的软榻上,又是一幅没有长骨头的样子。

    此时的谭弈之头发披散,胸前的衣服也有些松了,露出好看的锁骨。那双眸子深邃幽暗地看着裴玉雯,不时舔着自己的薄唇,

    一幅吸人妖精的模样。

    换作其他女子,断不会做出这幅严肃正经的模样,偏偏她一幅古板老夫子的严肃样子。谭弈之见她肃穆的素容,如花儿般妖气

    的俊脸上露出兴味的神色。

    他摸了摸自己的下巴,沉思想着:难道本公子的脸并不是那么好看。以前那些女子都是故作痴迷地哄骗本公子的?

    “公子问的问题,其实你的心里已经有答案,何必又明知故问呢?如果公子没有别的吩咐,我就先告辞了。”

    裴玉雯站起来,礼仪周全地福了福身。

    “等一下。”

    谭弈之将纤长的手指伸进怀里掏着。他的衣服本来就松松垮垮的,这么一掏,原本就散开的衣服又散开了些。那肌肤如玉般晶

    莹剔透,又如洁白的玉兰花,瞧着是那么娇嫩。别说女子了,便是男子见了也会把持不住。

    裴玉雯察觉鼻子有些痒痒的。腥红的液体从鼻孔里喷洒出来。吧嗒!吧嗒!液体滴在她的衣服上。

    谭弈之掏东西的动作停顿下来。那双带着雾气的眸子愕然地看着对面的少女。突然,低哑的笑声从他的嘴里传出来。他站起身

    ,再次将一条新手帕递给她。

    裴玉雯闻到了淡淡的香味。那是从谭弈之的身上传过来的。一闻到这香味,感受到陌生的男人气息,她如见鬼似的后退两步,

    清丽的眸子里满是对他的戒备。

    可恶!裴大小姐居然会为这个妖孽流鼻血!此事要是传了出去,真是没脸见人了。要知道她那个未婚夫可是有着玉树之称的天

    下第一公子,容貌俊美如神仙,气质更是雅致如菊。就算偶尔在各个场合里见到他也没有让她流鼻血。

    这绝对是裴大小姐人生中的黑历史。

    “不许笑。”裴玉雯从他手里抢过手帕捂住自己的鼻子,如炸毛的小兽般恼怒地瞪着他。

    谭弈之与她离得很近。他比她高了一个头,站在她的身侧有种压迫感。这种压力是以前没有的。此时的谭弈之与平时有些不同

    ,好像更加的威严,不像平时那样如同没有长骨头似的。

    他似笑非笑地看着她,笑容邪气。再次当着裴玉雯的面将手伸进衣服里,在裴玉雯转移视线的时候,一张银票出现在他的手里

    。

    “二百两银子。记得写借据。”谭弈之说着,朝她的耳边吹了一口气。

    裴玉雯摸了摸发痒的耳垂,懊恼地从他的手里抽出银票放在自己的……

    刚要放进怀里,想到这银票就是从他的怀里掏出来的,顿时恶寒地打了个冷颤。转眼间,那张银票被塞到衣袖里。

    银票还有温度,一想到那是贴近谭弈之胸口放的东西又放在自己的胸口,就有种被欺负的感觉。裴玉雯的脸色有些不好看,黑

    着脸写下了借据。写完后,她大步走了出去。

    当然是走了出去。裴大小姐就算丢了脸面,也不会失态地惊慌失措。越是惊慌失措,那不是代表着她越介意吗?

    岂能让那个家伙看了她的笑话?

    谭弈之站在窗口,看见那个在他的面前故作古板的小丫头与家人团聚,露出他从来没有见过的温柔笑容。

    “来人。”朝外面唤了一声。

    一道黑影从暗处走出来,站在谭弈之身后行了一礼:“主子。”

    “查查那丫头最近在忙什么。”

    黑影从原地消失。

    谭弈之看见裴玉雯几姐弟走进对面的面馆,便回到了座位上。

    捏了一块桃花糕放在嘴里,香香甜甜的味道并不是熟悉的,让他兴趣大失。

    向来不喜欢甜食的谭弈之最近迷上了像桃花糕这样普通的糕点,幸好这个消息被封得死死的,否则真是令人笑掉大牙。不过掌

    柜亲眼见证了谭弈之是如何从困境里走出来的,也明白他为何偏爱桃花糕。

    因为桃花糕救了他一命。

    刚才裴玉雯说他的心里有答案,那句话说得没错。

    裴玉雯为何笃定没有人帮他看账本,就是因为他的手里没有可用之人。至少……表面没有。

    他一个身份高贵的贵族公子居然被下了慢性毒药,说明他的处境非常的危险。处于这样危险的环境下,他走的每一步棋都要经

    过深思熟虑。另外,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就说过这是家族的产业,他作不了主。事实上,真的作不了主吗?

    谭家所有的产业就算明面上不是他的,其实暗地里早就是他的。只不过谭家三少爷如此‘娇弱’,怎么能让别人知道他手里握着多

    大的权势呢?他要是表现得太精明能干,暗地里的那些人又怎么敢对他下手?

    所以说,就算他的手里有可用之人,在这个时候也不能使用。而他又需要狠狠打压那些不听使唤的奴才,裴玉雯的出现刚好合

    适,也让他有了对他们下手的机会。只不过如此一来,裴玉雯的存在必然会引起那些人的注意。

    “那丫头到底有什么依仗?”谭弈之兴志缺缺地扔掉手里的桃花糕,朝外面喊道:“把掌柜的叫进来。”

    掌柜很快赶进房间里。他恭敬地询问谭弈之:“不知道少爷有什么吩咐?”

    “从明天开始本公子还是要吃那丫头卖的桃花糕。每天都给我定一批。”谭弈之将手里的桃花糕扔出去。“这种劣等的货就别往我

    面前送了。我嫌塞牙。”

    掌柜的内心是崩溃的。谭弈之吃的桃花糕是他们酒楼最顶级的大厨做的,不仅用料讲究,火侯更是精准。在外面可是卖一两银

    子一块,却被他们家这个败家少爷嫌弃成这样。

    不过,那位姑娘的手艺确实很令人刮目相看呢!或许少爷看重的不仅是她的手艺,还有她放在桃花糕里的药材?难道少爷在防

    备旧事重演吗?

    谭弈之并不知道自己的一句话就让掌柜的想了许多。本来只是简单想吃个糕点,现在变成了阴谋算计。不过,就算知道也不会

    解释。他堂堂谭家嫡系少爷差点被自家人毒死,难道不应该防备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