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三章:故人
    老乞丐满是伤痕的脸上一片肃容之色,那双浑浊的眸子里射出睿智的光芒。他透露出来的气息不再是死气沉沉般的灰败,整个

    人犹如开封的宝剑,其剑气有些不受控制,时而内敛深沉,时而杀气腾腾。

    花白的胡子已经不像刚才那样满是污渍,经过整理现在瞧着顺眼多了。那头银丝用黑色的布条系起来。没有头发遮住他的脸,

    脸上的伤痕一览无余。面对众人的打量,他眼神坚定,不会因为脸上的伤痕便躲闪。

    “老头子姓舒,你们叫我舒老头就行了。”老乞丐看着裴玉雯。“姑娘贵姓?”

    裴玉雯坐在主位上,神色淡淡。裴玉灵和裴玉茵陪在她的两侧,裴烨坐在舒老的对面。

    “我是裴家的大丫头裴玉雯。这是我的二妹裴玉灵,三妹裴玉茵,小弟裴烨。”

    姓舒?难道不是那个人吗?闻到了熟悉的莲花香味,还以为是那位神医。神医可不姓苏。

    还有那张脸,虽说被毁了容,但是与神医相差很大。所以这个老人并不是神医?不对劲啊!有些不对劲!

    裴玉雯神色如常地与舒老说话,心里闪过许多念头。然而对面的舒老并没有发现她的走神。

    舒老的心情也不平静。他受人之托,特意‘昏倒’在她家门口。其他人叫什么与他没有关系,可是这个少女的名字却是必须记在脑

    海里的。然而就算不是第一次听见她的名字,再次听见那熟悉的名讳时,还是觉得心情复杂。

    裴玉雯。

    在遥远的京城,不久之前也有一个叫裴玉雯的女子。她有着尊贵的身份,完美的身段,绝色的容颜,如天仙般的气质,还有着

    母仪天下的贵气。可是那缕芳魂已经消失于世间,那红粉枯骨也变成了灰。

    除了嗟叹外,还能做什么?

    裴烨见舒老时而伤感,时而空洞的表情,敲了敲旁边的桌子,一双眸子瞪着他说道:“你就不想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我们家

    吗?你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到了一个陌生的环境,遇见了一群陌生的人,难道就没有话说?”

    舒老神情厌厌:“老头子贪杯,喝多了找个地方一倒,第二天醒来不分东南西北是常有的事情。这次好歹找了户人家,上次老头

    子醒来发现自己躺在河里,幸好大难不死才没有变成水鬼。”

    意思是说,只是躺在你家床上又有什么好惊奇的,比这惊奇的事情不少,老头子早就练成了处变不惊的技能。

    裴烨敬佩地看着舒老:“你这绝技需要传人不?你看我慧根怎么样?”

    裴玉灵扑哧一笑,瞪着裴烨:“你再胡闹,姐姐又要收拾你了。闲着无聊是吧?还不快点去砍柴?”

    “大姐,你也不管管二姐,她最近总是压榨我。”裴烨黑着脸,哀怨地说道。

    裴玉雯没有理会裴烨,而是继续对舒老说话。

    “老人家有什么打算?你现在醒了,可以自行归家。”

    舒老眼眸闪了闪,端起面前的茶水一饮而尽。半晌,他摇摇头:“我就是一个行尸走肉,去哪里都没有关系。不过我这人不喜欢

    欠人情。向来都是别人欠我,老头子从来不欠别人。这样吧!我在你家呆半个月,报了恩就走。”

    裴玉灵用嫌弃的眼神看着舒老。话说得真是好听,结果还不是想留在这里蹭吃蹭喝?

    “姐……”裴玉灵在裴玉雯的耳边嘀咕:“这人来路不明,咱们不要随便收留他。”

    裴玉茵心地善良,但是也知道不能随便收留来路不明的陌生人。在这个时候她只要听裴玉雯的话就行了。

    “我们家也没有什么重要的东西值得别人惦记的。除了米面外,家里连个像样的家具都没有。他无家可归,区区半个月还是养得

    起的。再说了,我们几姐弟的拳头也不是吃素的。若是对谁都是防贼似的,那日子过得多没意思?”

    裴玉雯这句话表面是对裴玉灵说的,其实是说给舒老听的。不管这个人是谁,有什么样的目的,只要别招惹他们,别说半个月

    的饭钱,就是一年半载也能养他。毕竟他的身上还有她感兴趣的秘密,留着总有其他的用处。

    然而,若是他心怀不诡,那就别怪她出手无情了。她的手上从来就不干净。杀个人罢了,她还是承受得起的。

    裴家几姐弟知道这是留下那老乞丐的意思。裴玉雯要留,他们也不做这个恶人。

    晚上李氏等人回来,裴玉雯正式给众人介绍了舒老。对于家里多了这么一个来历不明的人,李氏有些不高兴。然而听说只呆半

    个月,她也没有说什么。只不过给舒老提了一个要求,那就是不能在村里走动,免得吓着其他人。

    舒老只露了个面便离开大堂,没有与他们一起用餐。这让浑身不自在的众人松了口气。

    在场的除了裴玉雯和林俊华,其他人都有些无法适应舒老。那张脸太吓人了,大晚上看见犹如见鬼似的。

    “明天族长家里举行寿宴,我们要去帮忙。大丫头,要是没有别的事情,你也不要乱走了。”

    李氏的意思是说他们一家子孤儿寡母的,平时需要人帮衬的地方很多,与族长的关系更要处理好。平日里便罢了,在族长家有

    喜事的时候最好表现一下,其他人见到族长的面子上也不敢对他们家的人做什么。

    当然,现在也没有几个人敢对裴家人做什么。他们连张家都解决了,更别提其他人。

    裴玉雯听着李氏的教导,时不时点头应允。等李氏说完了,她才说出买下店铺的事情。

    此时大家都在吃饭,听了这个消息,除了裴家几姐弟之外,其他人都停下手里的筷子。

    裴玉雯不用抬头也能察觉到大家异样的目光。 她疑惑地看着众人:“怎么了?”

    “手里的银子花得差不多了。你不是说租店面吗?现在哪有银子买店面?”林氏轻声询问。

    裴玉雯以前给大家算过细账,所有人都知道家里的银子花得差不多了。这个时候却花了一百两银子买下一家店面,难怪大家觉

    得惊讶。他们在担心裴玉雯手里的银两来路不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