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九章:惩戒
    没有了于氏的支撑,裴薇薇就傲不起来了。连那故作镇定的伪装都撑不下去。于氏一走,她双脚一软坐在地上。她的头发被裴

    玉雯拽在手里。她坐下去,裴玉雯又没有放开她的头发,头发这么一拉扯,顿时痛得她面色狰狞。

    裴玉雯松开手里的头发,捏住她的下巴,冷冽地看着她。

    “我表哥一出现你就对她出言不逊。没有人教过你什么是家教是吧?你爹娘不教你,我来教你。”

    手指从她的脸颊朝下面滑动,在裴薇薇惊恐的注视下停留在她胸口位置。她的手指在那里不停地打着圈。

    在所有人目光不明的注视中,突然手指用力戳了下去。

    “啊……”裴薇薇痛得大叫。她死死地抱住裴玉雯的手臂,哀求地看着她:“我错了,我错了,饶了我吧!”

    刚才的嘴硬就像个笑话,现在的她顾不得什么是面子,只知道没有人能够护得了她,她不想死在这个女人的手里。

    裴玉雯扬起不屑的笑容,继续慢慢地用力。她专挑那个穴道戳着,既不会在她的身上留下伤痕,还让她生不如死。

    她早说过,只要她愿意,自然有几十个方式让别人生不如死。不要忘记了她是谁!她是朝阳郡主裴玉雯!她一出生便拥有荣华

    富贵,拥有别人拼尽一切都得不到的身份和富贵。同时,从她出生开始便承受着各种刺杀。

    她的洗三,周岁,所有的生辰宴里,总有人死在她的面前。那时候,鲜血蔓延开来,在地面上形成了美丽的花束。鲜血和死亡

    时时刻刻伴随着她。为了保护自己,她学着各种技能,也知道用什么方式杀死敌人让人看不出任何痕迹。

    不过是惩罚这个没有眼力劲的小丫头罢了,只是动动手指头的事情。还废不了她多少时间。

    “现在才知道告饶,早干嘛去了?我给过你机会。”裴玉雯轻笑。“你比你娘笨多了。你娘多有眼力劲儿啊!”

    腥臭的液体从裴薇薇的身下流淌出来。顿时在这里散开。所有人都闻到了那令人难堪的味道。

    村民们不敢在这个时候触裴玉雯的霉头。更何况裴薇薇平时口不遮拦,对村里的许多人都不礼貌,不喜欢她的人很多,自然巴

    不得她倒霉。现在见她如此狼狈的样子,心里解气了不少。

    “我真的知道错了。雯儿,你放过我吧!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说出这句话的裴薇薇是不甘心的。她把恨意留在心里,只等着有一天让裴玉雯生不如死。

    她要赶快嫁进谭家,借用谭家的人对付裴玉雯。裴玉雯再利害,难道还是谭家的对手吗?

    这样想着,裴薇薇仿佛看见裴玉雯跪在自己身下求饶的样子。今日所受的屈辱也就变得没有那么难以接受了。

    “向我表哥道歉。”裴玉雯说出这句话,松开了裴薇薇。

    裴薇薇明白意思,跪在地上向林俊华求饶:“表哥……”

    “呸!”裴烨打断她的话,吐了一口唾液。“叫谁表哥呢?我表哥可没有你这样的表妹。你少埋汰人了!”

    在这么紧张的气氛里,村民们也忍不住闷笑起来。

    裴烨那小子平时就古灵精怪,现在瞧他一脸正色的样子,更是让人啼笑皆非。

    裴薇薇敛下眼里的恨意,重新再说道:“这位大哥,刚才是薇儿错了,薇儿求你饶了我吧!”

    林俊华有些动容。小姑娘年纪不大,正是花儿般的年纪。现在当着所有人的面向他跪地求饶,只怕心里是不好受的。当然这样

    的怜惜也只产生了一瞬间,对裴玉雯的作法他是不会有意见的。毕竟他理解这个丫头。

    这个凭着一已之力,把整个家撑起来的丫头,她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自己的家人。

    一年前还是个爱哭包,现在却变得这样尖锐犀利,她的内心没有想象中的那样坚强。

    她是那么的不容易。作为被她保护着的人,又怎么会拖她的后腿呢?

    他不说话。在这个时候,裴玉雯才是主角,其他人只需要配合她就行了。

    裴薇薇没有得到林俊华的一个眼神,把林俊华也记恨上了。她暗暗发誓,一个瘸子而已,总有一天让他好看。

    “姐,一句道歉就完了,那我们杀了人,是不是也可以一句道歉就行了?”裴玉灵不悦地冷笑。“刚才大家是亲眼看见的。我表哥

    本来就有伤在身,要是真的掉下去了,他还有命吗?她的这种行为根本就是谋杀。我们可以报官。”

    “对。姐,要不要报官?我们现在就可以去报官。反正家里有牛车,半个时辰就能赶到官府。”裴烨听了裴玉灵的话,只觉脑子

    一阵清明,非常赞同这个提议。

    “不要。”裴薇薇早就吓坏了。

    上次见证裴玉雯对付张家的人,裴薇薇只是一个看客,还没有亲身体会到那种可怕。现在成为裴玉雯对付的目标,她才明白那

    种来自灵魂的颤抖是什么样子的。

    她是真的后悔了!今天她为什么这么嘴贱,为什么要找裴玉雯的麻烦?明明娘之前已经提醒过她,让她不要招惹裴玉雯。然而

    在裴娟挑唆了几句之后,她脑子一发热就找上门来了。

    对了!裴娟!是裴娟害她的!

    “雯儿妹妹,不是我的错,是裴娟害我的。裴娟故意让我找你们的麻烦。是裴娟。”裴薇薇指着人群中的裴娟,不停地重复着她

    的名字。

    她恶狠狠地瞪着裴娟,就像准备扑咬过去的疯狗。

    裴娟吓得大叫,扑到旁边男子的怀里:“唐大哥救我,我害怕。”

    那姓唐的当然就是唐山。唐山得不到裴玉茵,心里始终有些不甘心。然而裴家已经不是他敢招惹的。再加上裴娟总是勾引他,

    让他尝到了肉味,于是便没有再拒绝裴娟的亲事。这段时间两人的感情也稳定了许多。

    裴娟受惊似的靠在唐山的怀里,让唐山的自尊心得到膨胀。他抱住裴娟,瞪着裴薇薇说道:“你别乱撕咬人。娟儿一直和我在一

    起,哪有时间和你说话?你不要看娟儿老实就想欺负她。”

    “贱人,你敢说不是你挑唆的?如果不是你说裴玉雯越长越漂亮,姿色胜过我,我会找她的麻烦吗?”裴薇薇失去理智,把整件

    事情说了出来。

    然而这话说出来,众人更加觉得她是个蠢货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