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一章:关心
    裴玉雯站起身。她没有察觉身后的人,与林俊华说完话就准备转身,这一转身就与面前的人撞上了。

    这里人多,她没有发现到这股气息也是正常的。毕竟人来人往的,总不能随时提防着别人。

    面前的男人脸色阴沉,也不知道谁招惹了他。她挑了挑眉,与他擦身而过。

    “裴姑娘,我有话想对你说。”

    眼瞧着裴玉雯从他的身边挪开,童亦辰捏紧手心,望着她的背影说道。

    裴玉雯惊讶地转回来,迷茫地看着他:“有事?”

    “嗯。”四周的人听见两人的声音,已经看向他们。

    许多人用敬佩的眼神看着童亦辰,仿佛童亦辰做了一件多少了不得的事情。仿佛在说:那么可怕的丫头,你还敢跟她说话?不

    想要小命了?

    童亦辰不喜欢这种感觉。面前的少女没有那么凶残,她的‘恶’只针对那些为难她的人,又不会随便找别人的麻烦。为什么这些人

    要用这样的眼神看着她?而她为何一点儿也不在乎?身为女子,难道她不在意别人对她的看法吗?

    裴玉雯半晌没有等到童亦辰的回应,眉头皱了起来:“童大哥?”

    无声地询问他,到底有什么事情?没瞧见所有人都看着吗?

    “刚才上山看了你的陷阱,发现坏了好几个。”童亦辰憋了这么一句话出来。

    裴玉雯抿唇淡笑,挑眉看着他:“那就麻烦童大哥了。”

    “嗯?”童亦辰不解,剑眉微皱。

    “我弄不好陷阱,童大哥是这方面的行家。既然坏了,就麻烦童大哥帮我修整一下。如果有猎物的话,以后就五五分吧!”裴玉

    雯留下这句话,拉着裴玉灵和裴玉茵走了,最后对裴烨留下一句话:“照顾好表哥,再出事唯你是问。”

    裴烨哀嚎:“表哥,姐姐越来越粗鲁了。难道我不是裴家亲生的,你才是?”

    “胡闹。”林俊华滑动着轮椅跟上裴玉雯等人。经过童亦辰身侧时,朝他友好地点了点头。

    他知道童亦辰对他有敌意,这个敌意是因为裴玉雯。身为男人,他太了解他的心思了。不过,他不会解释他和表妹之间的关系

    。至于刚才的玩笑话,他也不会向他解释。毕竟……

    要是太容易得到的话,就不会懂得珍惜表妹。越是不容易得到的,以后才会更加珍惜。

    童亦辰看着林俊华的背影消失。他摸了摸自己的脸,再次嫌弃这幅平凡的面孔。可是想要恢复容貌,又必须汇集一百多种珍贵

    的草药,有些草药不是这里就能买到的。再说了,换了一张脸,那丫头也不认识他,未必就会高看他。

    童亦辰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纠结过。时而嫌弃自己的脸,时而嫌弃自己的腿,把自己从上到下嫌弃了一遍。

    “童小子,裴家丫头确实不错,但是你降不了她。你要是愿意,婶子给你介绍个更好的?”

    一个中年妇人拉住童亦辰,对他‘善心’地提醒道。

    童亦辰抿着嘴,冷淡地看了一眼那中年妇人,不理会她便走远了。

    中年妇人打了个冷颤:“真是邪了门。现在的年轻人怎么都阴森森的?裴家的丫头如此,这小子也是如此。难怪他会看上裴家丫

    头,两人根本就是同一种人嘛!得了,老娘也不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童鳏夫家的小子命硬,也只有裴家大丫头那样的煞星才降得住。谁让你去多管闲事了?”

    几个妇人打趣那中年妇人,荤素不忌的话又在村里传开。当然,没有人敢传到裴家人的耳里就是了。

    裴薇薇受了那样的屈辱,早就不敢呆在这里。再加上她总觉得身子里有虫子在爬似的,浑身都透着难受。

    于氏这个八面玲珑的第一次扔弃了自己的女儿。村民们对她的印象又有了新的改观。只是这个改观不太好就是了。

    吃了宴席,裴家众姐弟没有在那里久呆。裴玉雯与两姐妹手挽手走在前面,裴烨推着林俊华走在后面。几人说说笑笑地回了家

    ,没有受刚才的事情影响。

    林俊华第一次碰酒,刚才在宴席上还没有感觉,现在酒劲上来,一回到家就有些昏呼呼的。

    “小弟,交给你了,你留在表哥房间里照顾一下吧!”裴玉灵用手帕擦拭林俊华额间的汗水。

    她的动作是那么温柔,眼里也满是疼惜。

    裴玉雯和裴玉茵用奇怪的眼神看着裴玉灵。

    此时林俊华只是有些微醺,又不是没有感觉。少女的照顾让他的眼眸一片迷蒙,看着她的眼神也变得深邃起来。

    裴玉灵这才发现自己做了什么。手里的帕子还停留在林俊华的额头上。被林俊华的眸子一盯,手抖得利害,帕子滑落下来。而

    那手帕没有落在地上,在经过林俊华面前时被他接住了。那宽大的手掌紧紧地握着绣着兰花的手帕。

    “我有些醉了,先回房歇着。”裴玉灵脸颊绯红,以极快的速度跑走了。

    裴烨看着裴玉灵的背影,满脸的迷糊:“二姐怎么了?咋咋呼呼的,也不怕吓着表哥。”

    裴玉雯拍了拍裴烨的肩膀,用非常复杂的眼神看着他。

    在裴玉雯摇着头离开之后,裴烨摸了摸脸颊,脑子里更是一头雾水。

    “大姐也莫名其妙的。表哥,你知道他们是怎么回事吗?女人心海底针,还真是看不懂。”

    裴玉茵与裴烨是双生子。平时都是裴烨照顾裴玉茵,后者虽是姐姐,却把自己定义为妹妹的位置。然而这个向来敬重裴烨的‘妹

    妹’也是一幅恨铁不成钢的神情。

    “小弟,你也老大不小了,别整天和那些小孩子玩。你也应该……找同龄的人玩。”

    小弟的年纪也可以议亲了,可是他总是像个长不大的孩子似的。与他同龄的几个小伙子不是已经议亲了吗?如果让小弟与他们

    玩耍,或许能够早些长大吧!嗯,就是不知道经过今天这样的闹剧,还有没有人与小弟一起玩。

    裴烨抓了抓脑袋。连向来乖巧的三姐也变得看不透了。身为裴家唯一一个成年男子,他的心好累啊!

    裴烨仰望着天空,保持着四十五度的弧度。一阵长吁短叹后,低头再看林俊华时,人影早就没了。

    “我这是……被表哥嫌弃了吗?”裴烨咬着唇,哀怨地跑向林俊华的房间。“表哥,等等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