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三章:拒绝
    童亦辰等了许久,没有催促她做出决定。

    这是终身大事,他想让她心甘情愿,而不是逼迫她答应。

    然而少女有些醉态,那双眸子充满了雾气,像是刚刚出生的小奶狗,眸子纯真可爱,却又有点傻呼呼的。与刚才的锐利气势相

    比,现在的她让人疼到心里,恨不得好好地保护着她。

    对于她的话,他更是不认同地反驳:“你既没有伤她,又没有害她,如何谈得上心狠手辣?”

    那是她没有见过真正的心狠手辣是什么样子的。如果她见到了他真实的样子,或许就不会这样认为了。

    那时候她会害怕他吗?

    童亦辰在心里想道。

    当然,这样的话是不能说出来的。在她还没有靠近他的时候,现在就暴露本性的话,只会把她推得越来越远。就算以后她愿意

    接受他,只要她有任何无法接受他的可能,他就会继续隐藏起来。

    她喜欢他是什么样子,他一辈子都会是那个样子。就算原本不是的,他也愿意为她变成那个样子。他们家的男人向来固执,认

    定了一个女子,便只忠于她。

    裴玉雯看着面前的男人。他的眼眸像深夜里的星辰,在一片黑幕之下熠熠生辉,那光芒耀眼极了。

    她有些不敢面对那双眼睛。拒绝的话噎在喉咙里,半晌说不出口。那一刻,她才知道自己是非常欣赏这个男子的。

    虽然谈不上动心,但是至少有好感。若是无关紧要的人,也不会让她这样满是顾虑。

    不过,该说的话还是要说的。

    拍了拍娇嫩的脸颊,让脸上的热气消退些。在童亦辰心疼的目光下她再次红了脸,不过却没有再避开他的眼睛。

    “谢谢童大哥的厚爱,可是……”

    可是两个字说出来,一只粗糙的手指抵住她的唇。

    裴玉雯愕然地看着面前这个红着眼眶,皱着剑眉的男人。平日里铁铮铮的汉子露出哀怨的表情,别提多可怜了。

    粗糙的手指碰了碰她娇嫩如花的香唇,让从来没有与男子如此亲密过的大家闺秀又羞又气,狠狠地瞪住了他。

    童亦辰看着面前这无情的少女,在心里叹了口气。他知道她要说什么,正是这样才会阻止她说下去。

    “因为你的表哥?”充满不甘的声音传入裴玉雯的耳内。

    如果裴玉雯想让他死心,此时应该说是。而这个字在嘴里转了转,竟吐不出来。她无奈地摇头:“与表哥无关,是我心不在此。

    现在除了照顾裴家众人,我从来没有想过其他的。童大哥是好人,可惜我配不上你。”

    “呵!”童亦辰听见她否认,充满阴霾的心里总算是有了一点阳光。又听见她说后面的话,一股怒意袭来。

    他的神情充满讥嘲,看着她的眼神也锐利了几分。

    “配不上我?我年长你七岁,又是鳏夫儿子,长得又没有你表哥雅致温润,你心里瞧不上我,何必说那样好听的话哄骗我?”

    裴玉雯原本还有些内疚的,听了他的话气不打一处来。

    她猛地站起来,突然身子一软朝后倒去。就在童亦辰紧张地伸出手想扶住她的时候,又一把拍下他的手掌,自己抓住石桌站稳

    了。

    俏眉紧蹙,眼眸里射出冷光:“既然你这样想了,那还有什么话可说?你认为我是这样的人,我便是这样的人好了。多说无宜,

    童大哥请回吧!孤男寡女的,让别人瞧见了可不好。”

    童亦辰哪里看不出她生气了。刚才说的那句话有些过份,却是村里对他的评价。他也知道她不是普通女孩儿。然而听见她的拒

    绝,心里还是不好受,那不好听的话脱口而出。其实他的心里是希望她能否认的。

    “我……”童亦辰还想说什么,而裴玉雯已经不耐烦再说下去。

    她认真地看着童亦辰,语气坚决:“我不喜欢童大哥,对你没有儿女之情。以前要是做了什么让你误会的事情,在这里向你道歉

    。另外也请童大哥自重,莫要再胡说八道。童大哥,请回吧!”

    童亦辰黯然地苦笑。他捏紧手心,一双眸子如鹰般盯着她。薄唇紧抿,竟有血腥味传了出来。

    气氛沉寂。在那狭小的凉亭里,一男一女互相对峙着。女人眸光清冷,男人浑身满是戾气。

    “好。我……明白了。”童亦辰艰难地说完,拂袖离开。

    眨眼间,凉亭里的男人翻墙而出。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势连那五条凶狗也不敢上前,见了他也远远地避开了。

    童亦辰走后,裴玉雯坐在石桌前,再次倒了一杯冷茶喝进肚子里。将冷茶入肚时,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果然,用内力温过的茶水好喝多了,不冷不热,喝下去刚刚好。可惜她没有那么好的命缘,享受不了那样的福。

    她的未来在哪里,那不是她能说了算的。对一个看不清未来的人来说,何必连累一个好男人呢?

    如果她真是裴家的大丫头,能够嫁给童亦辰这样的男人一定是祖上冒青烟的事情。可惜她又不是真的裴家大丫头。

    “啧啧。”一道苍老的声音出现在凉亭里。那人一出现就坐在她的对面,用那双睿智的眼眸打量着她。“小姑娘好狠的心肠。那么

    好的小伙子说不要就不要。不过也对,那小伙子就算再能干又如何,长得太磕碜了。”

    裴玉雯柳眉轻皱,冷漠地看了一眼对面的舒老:“又不用你嫁给他,他长得如何与你有关系吗?”

    “不是不在意吗?为何见不得别人说他不是?小姑娘还是挺在意那小子的嘛!怎么又不答应他?”舒老摇了摇腰间的小酒壶,有

    些不高兴起来。他暗暗想着等会儿找那小子喝酒去。那小子刚被拒绝,想必很愿意有个人陪他借酒浇愁。

    裴玉雯不想和一个陌生的老头子谈论这些事情。她站起来,不理会舒老打量的眼神,摇摇晃晃地走进自己的屋里。

    在裴玉雯躺下去的时候,凉亭里的某个人也跟着翻墙而出。没过多久,那道身影出现在另一个破旧的房子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