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四章:说话
    在破旧的房子前,一道挺拔的身影站在那里。听着从里面传出来的咳嗽声,刚升起的念头顿时消失无踪。

    一道苍老的身影站在那人的身后,看着童亦辰凝视的方向,苍老的脸上满是讥嘲之色。

    “殿下打算做一辈子的凡夫俗子?蛟龙盘旋在这穷乡僻壤之中,金凤隐藏在鸡窝里,这小地方还真是人杰地灵,竟出现那么多人

    中龙凤。只可惜凤凰就是凤凰,不可能永远呆在鸡窝里。而蛟龙要是还不化形,只怕是跟不上那凤凰的。哎呀!老乞丐还以为

    能够蹭杯酒喝,现在看来是没有的了。老乞丐就不打扰殿下吞风饮露的雅兴了。”

    “不要忘记答应我的事情。如果连这点小事都做不好,我不介意把你的行踪告诉天下人,让你过点热闹的日子。”

    舒老走了几步,从后面传来的威胁让他不高兴地冷哼,他挥了挥手,不耐烦地说道:“放心,老乞丐不是言而无信之人。你还是

    好好关心你这个便宜爹吧!纵然老乞丐医术无双,也救不了一个早该死掉的人。”

    直到里面的咳嗽声缓和下来,童亦辰才大步走了进去。童鳏夫正在房间里编织簸箕。一个簸箕能卖上一文钱,童鳏夫身体不好

    ,除了做点手上的活儿,也做不了其他的。于是每次赶集就让童亦辰把这些簸箕拿去卖掉。

    童鳏夫看见童亦辰回来,扬起笑容,指了指不远处的桌子:“你张大哥刚才带来的,听说你去吃酒了,就没有在这里久留。说是

    很重要的东西,必须交到你的手里。你快去看看是不是有什么事情。”

    童亦辰看着放在桌上的包裹。他知道那里面的东西是什么。如果可以的话他不想打开,一旦打开它,他的清净日子就到头了。

    他大步走向厨房,没过多久就带着一碗面疙瘩走过来:“先吃了东西再做。”

    “我没胃口。”童鳏夫见到童亦辰手里的碗,苦恼地看着他。“臭小子,翅膀硬了是吧?连你爹吃什么都要管。”

    童亦辰固执地看着童鳏夫。后者最终还是拗不过他,只有接过来大口地吃着。

    童亦辰的手艺非常不好。这些年他们互相照顾着对方,谁也别嫌弃谁。两个糙汉子能把日子过成这样也不错了。

    等童鳏夫把面疙瘩吃完,童亦辰就把碗带走清理掉了。童鳏夫看着放在桌上的布包,那双眸子里浮现暗沉的神色。

    那个孩子快要离开他了吧?做了多年的父子,真是舍不得呢!

    可是,他霸占着不属于自己的东西那么多年,也该放手了。

    那个傻孩子以为自己看不出来。其实哪有做爹娘的会认错自己的孩子?哪怕他与他的孩子长得一模一样。

    容貌可以一模一样,声音也可以伪装,但是一言一行是伪装不了的。特别是他的气度,一看就不是普通人家的。

    刚回来的时候他失了忆,他怜惜他无路可去,干脆将错就错,让他在这里养伤。后来他伤好了,他又舍不得放手了。反正他儿

    子生死不明,而这孩子又失去记忆,还不如让他继续做自己的孩子,那也算是心里的一点安慰。

    这些年来他们相依为命,他是真的把他当作自己的亲生儿子。他希望他能安然无恙。不管他是什么身份,哪怕是乱臣贼子,他

    也愿意为他打掩护。

    房间里,童亦辰打开那个包袱,满是粗茧的手指停留在面前的盔甲上。

    那是一身血迹斑驳的盔甲。上面的污渍有些岁月,就像是铁绣似的不好清理,而且还散发着浓郁的臭味。

    他紧紧地抓着它,手指用力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脑海里浮现撕杀的画面。画面中,一个又一个穿着盔甲的战士倒下去,鲜血

    溅得到处都是,地面上铺满了残碎的尸体。

    他趴在床上,痛苦地呼吸着。半晌,那双深邃的眼眸里充斥着红色,冷漠的脸上也露出痛苦的神色。

    直到许久,他终于平复了心情。将那盔甲挪开,拿出压在下面的信封,打开它一目十行地看完。

    “呵!现在想起我了。不过,我是你们想请就请,想杀就杀的人吗?”紧紧地握着信纸,眨眼间它便化为灰烬。

    他不会离开的。至少现在还不会。至于原因,或许是不甘吧!如果现在走了,说不定那丫头很快就会把他忘得一干二净的。就

    算要走,他也要先把那丫头骗到京城去。

    另一边,裴家众人正在谈论今天发生的事情。李氏听说了裴薇薇的所作所为,暗暗为裴玉雯称手叫好。林氏,小林氏以及王氏

    知道裴薇薇差点害得林俊华受伤,更是对裴玉雯交口称赞,没有一个人觉得裴玉雯心狠手辣的。

    “幸好有雯儿,要不然我们华儿就要受苦了。”在所有人当中,王氏这个当娘的当然是最感激裴玉雯的人。

    “舅母,你别这样说。裴薇薇是因为我才会连累表哥。”裴玉雯真诚地道歉。“本来想让表哥散散心,没想到会遇见这样烦心的事

    情。表哥别怪罪我就好了。”

    林俊华淡笑:“那位姑娘是嫉妒表妹,表妹太出色了,这样的麻烦是避免不了的。我怎么会怪表妹呢?毕竟表妹才是受害者。不

    过我要谢谢灵儿妹妹。要不是灵儿妹妹拖住轮椅,我已经栽下去了。”

    “灵儿,谢谢你了。”王氏灼热地看着裴玉灵。

    裴玉灵长得好,现在因为害羞脸颊红通通的,就像一朵盛开的娇花。再加上裴玉灵性子活泼,身子又非常健康,瞧着就是个能

    生养的。当初看上裴玉雯的时候,王氏的心里还有些忐忑不安,总觉得有些高攀。不过现在看中裴玉灵,她反而越看越放心,

    总觉得两人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舅母别客气,这是我应该做的。在那种情况下,如果大姐和小妹离表哥近的话也能拦下来。”

    裴玉灵看了一眼含笑的林俊华,俏脸更红了。她咬着红唇,垂着头更是不敢抬起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