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八章:示好
    在拥挤的大街上,身穿淡红色布裙的少女在前面走着,看见满意的东西就付钱。在她的身后跟着一个壮实的汉子。那汉子的身

    上挂着大大小小的物品,犹如月老庙门前的那颗姻缘树,身上的每个地方都被合理利用起来。

    少女在胭脂铺前停下来。她没有理会身后的人,迈步走进胭脂铺。

    胭脂铺的老板迎过来,上下打量着少女,笑容真诚了几分:“姑娘想买点什么?”

    裴玉雯没有责怪胭脂铺老板以貌取人的行为。现在什么生意都不容易做,有些客人非常难缠,明明买不起东西,偏偏要装作购

    买的样子。等把所有的货品试了个七七八八,她又以各种借口说不买了。做生意的最害怕遇见这样的客人。

    胭脂铺老板之所以对裴玉雯用心,就是看此女目光清澈,一脸的正气,绝对不是那种上不了台面的农家女。

    “我要八盒胭脂,至于颜色……”裴玉雯看着放在柜台上的试用品。“这种四盒,这种两盒,这种也要两盒。”

    “好勒!”胭脂铺老板见裴玉雯豪爽地定货,不像其他人那样先是一阵挑剔,接着又是用各种名目讲价还价,心里顿时乐开了花

    。不过她也不是贪婪的人。面前的小姑娘豪爽,她也不会小气。“每盒二两银子,我给姑娘算十五两。”

    “那就多谢老板了。”裴玉雯付了银子,正要说交给身后的人。然而一转身,身后一个人影都没有。

    裴玉雯若有所思地看着前方。

    难道那人终于受不了了,决定放弃?她应该感到松口气的,可是为什么反而有些不爽?

    在裴玉雯沉思的时候,老板包好了她要的胭脂,非常客气地双手递给她。

    裴玉雯伸出手,胭脂还没有到她的手里,便有一只大掌抓过去。一道粗犷的声音从她的身后传来:“我来。”

    听见那道声音,裴玉雯的身子僵了下。她抿了抿唇,忍耐着转身询问他的冲动,大步离开了胭脂铺。

    胭脂铺老板见那一前一后离开的两人,脸上扬溢着回味的笑容:“年轻真好啊!突然有些想我们家那位了。”

    走出胭脂铺,只见那里停着一辆马车。裴玉雯正准备绕过那辆马车,却被身后的人拉住了。

    两双眸子相撞,男子灼热的眸子停留在她的身上。裴玉雯避开他的眼眸,甩开他的手臂:“做什么?”

    “走累了吧?这是我叫来的马车。你想去什么地方,我带你去,你只要告诉我就行了。”童亦辰将身上大大小小的东西放在马车

    上,期待地看着面前的裴玉雯。

    裴玉雯的身高只抵在他的胸口位置。两人这样面对面站着,她感觉到了男子强大的气势。

    她没有拒绝。等童亦辰把所有的东西都搬到马车上时,她也跳上了马车。童亦辰坐在马车前充当车夫的位置。

    接下来又去买了大量的米面,还有不少蔬菜干果。只不过这些东西都没有搬到裴家村去,而是留在了店里。这是三天后开业时

    要用的东西。她本来就没有想过带回去,所以让裴烨赶着牛车送林成风去做工,她徒步来了城里。

    “童大哥……”裴玉雯掀开车帘,在看见陌生的环境时皱起了眉头。“这里是什么地方?这不是回裴家村的路。”

    正在赶车的童亦辰目光深邃,不时听着身后的马蹄声。听见裴玉雯的询问,他的眼里闪过愧疚的神色。

    本来他想好好陪在裴玉雯的身边,让她能够感受到自己的诚意,不曾想连累了她。这条路确实不是通往裴家村的,因为他们的

    身后有一支追兵。他不能把那支追兵引到裴家村,要不然整个村庄里的人会被屠杀殆尽。

    现在他要找个地方处理掉那些人。然而他又担心裴玉雯。因此,他要找个安全的地方藏住裴玉雯再与那些人对峙。

    裴玉雯也是经历过不少危险的人。就算她的内力不及童亦辰,不像他一早就发现了问题,现在也听见了那马蹄声。

    根据童亦辰古怪的反应分析,那些人应该是冲他来的。在这种情况下,她唯一能做的就是不要成为他的拖累。

    “前面有条河。童大哥会水吗?要是会水的话,那条河就是个不错的下手之地。”

    裴玉雯没有隐瞒自己的能力。她在童亦辰面前从来不是无知的小白花。伪装成柔弱的小白花不是她的爱好。

    正在赶车的童亦辰嘴角上扬,加快驱赶马车的速度。对裴玉雯的反应,他十分的欣赏。毕竟他需要的就是这样处变不惊,不仅

    拥有自保能力,甚至还能狠咬对方一口的女人。他从来不喜欢那些自以为是的大家闺秀。

    驾!驾驾!荒郊野外的,追兵也不再伪装自己的身形。一匹又一匹马驱赶过来,马上的人在空中飞跃,以极快的速度赶到童亦

    辰的面前,挡住了他们的路。

    童亦辰拔出腰间的匕首,与冲过来的三人缠斗起来。

    除了这三个刺客外,还有五个刺客正在朝这里赶来。

    马车里的裴玉雯掀开帘子的一角,悄悄观望外面的情况。与此同时,她拔出头上的发簪。

    她无比庆幸最近买了一支银簪,至少还可以充当武器使用。要是还用着那支木簪,连杀个人都没有办法。

    “里面有人。”后面赶过来的五个刺客发现马车里的裴玉雯,一双双邪恶的眼睛盯着她,露出狰狞的笑容。

    裴玉雯缩了缩身子,做出害怕的样子。她用祈求的眼神看着那五个刺客:“你们放过我吧!不要过来……”

    她越是这样,那五个刺客越是激动。本来她最近就调养得不错,也算是清秀小佳人。现在又露出备受蹂躏的样子,更加刺激了

    那些刺客的兽性。

    只见其中一个刺客扑过去,想要抓裴玉雯的手臂。裴玉雯一阵乱挥,嘴里叫道:“走开!不要碰我!”

    “好烈性的女子,抓回去好好玩玩。”第一个动手的刺客大笑,忍不住对裴玉雯动手动脚。

    然而那只手还没有伸过去,他脸上的狞笑僵在那里。只见脖子处插中一根银簪,鲜血喷涌而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