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九章:追杀
    身后的几个刺客察觉最前面的那个人停下动作,马车里又喷溅出大量的鲜血,脸色变得难看起来。

    再见刚才还满脸惊惧的少女此时神情冷漠,他们自然知道是被戏耍了。他们拉出前面的尸体,抓向里面的少女。

    就在他们处理尸体的时候,童亦辰已经解决掉先前的三个刺客。他见裴玉雯有危险,马上就跃了过来,挡在了马车的前面。而

    这个时候裴玉雯跳下马车,站在童亦辰的身侧。

    接下来就是二对五的局面。童亦辰的身手远超裴玉雯想象。她知道他的武功不弱,当真正看见他身手的时候才知道他的武功有

    多么高强。就算曾经见过的大内暗卫也不是他的对手。她不明白,这样的人为何会留在这个穷乡僻壤之处?

    裴玉雯从来没有怀疑过童亦辰的身世有什么不对的地方。裴家村的人认得他,确定他就是童鳏夫的儿子。既然他的身份没有问

    题,那就是他那几年在军营中发生了改变。难道他在战场上练成了这身武功?那他应该是天才吧!

    就算这个解释行得通。那么拥有如此高强武功的他怎么就退离战场了呢?谁舍得放弃这么一名猛将?

    童亦辰身手利落,裴玉雯也不是善岔。她修练的本来就是杀招,没有多余的招数,每一个招式都是为了杀人而练。

    两人配合得天衣无缝,剩下的五个刺客很快就败在他们的手下。当最后一个刺客被裴玉雯制住脖子的时候,裴玉雯没有马上解

    决他,而是看向对面的童亦辰。

    裴玉雯的意思是留个活口。然而不等她开口,受她控制的刺客就咬破藏在嘴里的毒药死了。

    “死光了。”裴玉雯看着满地的尸体。“要是衙门的人瞧见这些尸体,只怕又有一场麻烦。”

    “我会处理。就是你买的那些东西糟蹋了不少。”刚才赶车太急,掉了不少东西出去,而且还有许多被鲜血溅坏了。就算裴玉雯

    不嫌弃,那也要能用才行。“你先去旁边等会儿,我收拾好了再送你回去。”

    裴玉雯依言走到旁边,看着不远处的山水风光。她没有看童亦辰在做什么,等到童亦辰来找她时,他已经换了一身衣服,而手

    里还抱着一套女子衣裙。他将手里的衣裙递给她,眼眸里满是愧疚。

    “是我连累了你。今天的事情我不会让任何人打扰你。这衣服……是新的。算我道歉的诚意。”

    那小心翼翼的模样,哪有平时对付猎物时的干脆利落,也没有刚才勇杀刺客的狠辣。他就像个情窦初开的毛头小子,在面对喜

    欢的人时紧张忐忑。

    裴玉雯看了看那衣裙的材质,挑眉看向他:“不便宜呢!你不会用卖那头野牛的银子换了这身衣服吧?”

    童亦辰抿嘴不言。他固执地保持着那个动作,要是她不收的话,只怕也会继续僵持下去。

    裴玉雯接过衣服,走到旁边的马车里。车里的血迹已经清理干净,还有淡淡的花香味。她在车角找到一个香囊。

    抿嘴笑了笑。掀开车帘看向外面的男人。他离马车有段距离,又非常用心地监看四周的情况,就怕有人打扰到她。

    利落地换掉身上的血衣,再穿上他送的衣服。那是一套淡蓝色的长裙。虽说比不上以前穿过的华丽衣裙,但是在这个城里,这

    样的衣裙也只有那些有钱人家的小姐才穿得上。换了这套衣裙之后,她再随意梳了个简单的发髻。

    换好后,她没有下车,而是掀开帘子朝对面的男人说道:“童大哥,可以走了吗?”

    童亦辰的视线移过来。当看见坐在马车里的俏丽少女时,只觉万花盛开般绚丽。少女的容貌称不上绝美,可是那身气度就是让

    人移不开眼睛。这样雍容华贵的气质实在与她现在的身份不符。然而她本来就是裴家的一个小小农女。他之前也是见过她的。

    到底是这些年她隐藏得太深,还是真的九死一生过后被神佛点化,所以才会出现这样蕙质兰心的人?

    “呆子,看什么呢?就算你处理得再好,这里也是不安全的。还不快走?”

    刺客不可能只有这一批。以刺客们的本事,借着一路上的痕迹找过来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就算童亦辰刚才去城里给她买了衣服

    ,一路上也对留下的痕迹做了处理,也不可能完全不留下蛛丝马迹。这里绝对不能久呆。

    带着娇嗔的声音打断了童亦辰的遐思。他大步上前,跳上马车。朝身后的娇人儿说道:“坐好了。”

    裴玉雯轻轻地应了声。

    接下来倒是非常顺利地回到裴家村。

    裴玉雯没有让他送到裴家去,而是送到了村口。等她跳下马车后,还来不及与童亦辰告别,那男人就赶着马车往回走。瞧他的

    样子,只怕是打算把马车还回去。裴玉雯不由得想,他现在赶着马车回城,然后又赤脚走回来。这样做是不是傻?还不如从一

    开始他们两人就赤脚走回来。反正她又不是没有走过。

    “姐……”刚进大门,裴烨尖锐的声音差点刺破她的耳膜。

    她皱了皱眉,不耐烦地瞪了那大惊小怪的人一眼:“做什么?”

    “你这身衣服从哪来的?”裴烨绕着她走了几圈,眼里满是好奇。“值不少钱吧?这不像是你的作风啊!”

    平时裴玉雯对别人大方,但是很少花钱在自己的身上。除了必要的衣食用品,其他的东西都是能省则省。她头上的银簪还是李

    氏看不过去,执意让她买的。

    “不对劲!有问题。”裴烨捏了捏下巴,用怀疑的眼神打量着她。“这身衣服……”

    “当然是买来的。难道还是偷来的?你去给我偷一件试试?”裴玉雯眼神闪了闪,别扭地打断他的话。“舅舅那里怎么样?”

    裴烨原本也只是顺口一问,倒没有想过裴玉雯的这身衣服会有其他来历。裴玉雯有意转移话题,他自然也跟着转移了注意力。

    “舅舅这次接了个大活儿,说是最近两个月都不能回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