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一章:明意
    裴玉雯坐着童亦辰的马车去了山下,那里比较幽静,没有人打扰。

    童亦辰知道裴玉雯有话要说,故意找这么一个地方让他们安静地相处。

    他是一个明确了自己想要什么就会马上去执行的人。为了达到自己的目标,愿意花费所有的耐心和心力。裴玉雯现在就是他愿

    意付出所有的人。因为明确了她是他想要的妻子,就愿意花费更多的金钱和时间在她的身上。

    如果是别的女子,别说让他浪费金钱,便是一个眼神他也不会给予。他骨子里本来就是一个冷心冷情的人。以前遇见不少女子

    ,那些女子当中燕瘦环肥的各有各的美丽,在他的眼里就是一个个会行走的傀儡,让他厌恶不已。

    “你的衣服我什么时候还给你?”

    山脚下,裴玉雯拔下面前的野花,放在鼻间闻了闻。

    童亦辰剑眉微皱。本来就长着一幅木头脸,现在这么冷下来,瞧着更加可怕了。换作其他女子会哭吧?

    见到他这幅样子,裴玉雯有些哭笑不得。不知道的还以为她在向他催债呢!

    “那东西太贵重。你随随便便就送那么好的礼物给别的女子,这样下去会倾家荡产吧?”

    童亦辰目光炯炯,薄唇轻启:“你不是别的女子。我也不会送礼物给别人。别说衣服,就是木簪也不会送一支。我只会花费精力

    在你的身上。不仅是今天,以后也是如此。”

    裴玉雯被他灼热的视线盯着,好像自己没有穿衣服似的,浑身不自在。

    谁说木头不会说情话?那是因为没有人让木头开窍。瞧他说的不是挺好的吗?要是他早对其他女子说这样的话,就算是不用聘

    礼也有人主动嫁过来。

    裴玉雯翻看着原主的记忆。记忆中的童亦辰形单影只,不喜欢与村里的人接触。他的样子并不难看,也有许多姑娘喜欢他这种

    类型的猛男。只要童亦辰愿意成亲,自然有人嫁过来。

    放眼整个裴家村,唯有童亦辰能够空手斗狼群,也只有他能够隔三差五地扛着庞大的野兽下山。

    他能单身到今日,也是因为不愿意随便娶个女人。久而久之,自然就传出他有怪癖,甚至用童鳏夫攻击他。

    “童大哥,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你要是没有听明白,我可以再说一遍。”

    童亦辰轻叹。他上前几步,一步一步地逼近她。

    裴玉雯朝后面退去,身子抵在了马车上。在无路可退时,童亦辰低下头,眼眸专注地看着她,两人隔得很近。

    “你不愿意接受我,那是我做得不够好。我没有让你明白我的诚意,是我的问题。你不用顾及我的感受。我做我的,你做你的。

    如果我有什么做得不好的地方,让你感到了困扰,你也可以直接告诉我,我收手就是。不过……”

    “想让我放弃的话,那就别说了。我属狼,只要找到心仪之人,便不会再改变。”

    裴玉雯从来不相信一生一世的爱情。后宫里的女子孤坐到天明,原本的娇花慢慢地凋零。京城里的贵公子们纵然再疼爱正妻,

    别说府里的娇妾不少,就是外面也有不少解语花。男人天性如此,她从来没有奢望过什么。

    童亦辰这样说,是因为他还没有见过其他更美好的女子。他现在觉得她有意思,与其他村姑不同,便产生了兴趣。这种兴趣与

    那个谭恒没有什么区别。唯一不同的是他对她的倾慕更纯洁,不像谭恒那样龌龊。

    不过有一点她相信。这男人属狼,身体里充满了狼性。只要是他认准的事情,想凭几句话就让他改变主意的话,那是不可能的

    。所以,她要拒绝他,一次两次不行,只有……等她离开了,他自己就会放弃了。

    童亦辰不知道裴玉雯心中所想。见后者不再说话,以为算是默认了他对她的好。这也算是进步了。

    “你自己小心。我回去了。”

    裴玉雯不知道童亦辰招惹了什么人。瞧那些人来者不善,肯定不会善罢甘休。

    可惜现在的她也帮不了他什么。虽说身手不错,但是总不能整天在外面转悠,看看有没有刺客找上门吧?

    在裴玉雯离开之后,一道身影从后面出现。那人跪在地上,恭敬地说道:“属下救驾来迟,请主子责罚。”

    童亦辰将马绳扔给那人:“送回城里。没有我的吩咐,最近不要出现。”

    “可是那些人已经找到主子的行踪。有了第一泼刺客,肯定还会有下一批。”那人一直跪着,垂着头看不见样子。

    “那就找点事情让那些人没有空闲来找我的麻烦。朝堂最近是不是太平静了?给他们添把火。”

    此时的童亦辰一身威严之气,哪有平时的木讷模样?就算穿着陈旧的衣服,那身气度也是掩饰不了的。

    地上的人影翻身坐上马车,露出一张平凡的脸。他挥着马绳,将马车赶离那个地方。

    裴玉雯回到裴家大院,察觉家里的气氛有些怪异。院子里没有人,只有几条狗跑来跑去。她在大堂里找到其他人,每个人的神

    情都有些古怪。裴烨眼眶红红的,裴玉灵和裴玉茵抱在一起,李氏和花氏互相手拉手,也是刚哭过的样子。林氏,小林氏以及

    王氏还在吸着鼻子。特别是王氏,哭得直打嗝,到现在还没有停下来。

    “怎么了?”刚出去一会儿,怎么就变成这幅样子?

    “大丫头……”林氏拉住裴玉雯的小手,语气激动地说道:“你表哥的腿有救了。刚才我们瞧见你表哥走了两步,走得可好了。舒

    老说,只要再给他两个月调养,以后会跟我们一样。你外祖母和舅母是激动的,我们也是。”

    裴玉雯想着林俊华的伤腿。就他那幅样子,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能下床走动也不可能走得多好。不过大家见他能走,不管他走得

    有多么丑,也只会觉得犹如天神下凡般好看。她也终于明白花氏和王氏为何会又哭又笑的。

    “表哥能出来了?”裴玉雯朝四周张望。

    房间里没有林俊华,也没有看见舒花。只有他们一大家子女人外加半大的少年抱团痛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