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五章:消失
    童亦辰抱着裴玉雯。她的身子很轻盈,整个人落在他的怀里也感觉不到重量。

    第一次从她的眼里看见无助和慌乱的神情。那种感觉让他难受和心疼。哪怕不知道她要做什么,只要是她想要的,他便会答应

    她。虽说现在他并不想去京城,只要她想去,就算为她冒着生命危险又何妨?

    裴玉雯依偎在童亦辰的怀里。听着他扑通扑通的心跳,她的心情慢慢地平静下来。他的怀抱很温暖,也很安全。这些日子以来

    ,她一个人顶着家里的重担,支撑得很辛苦。在这个男人的怀里,她感受到了被人保护和疼爱的感觉。

    然而,她不能迷恋他的怀抱。

    她的死亡之谜,京城裴家的现状,那些都需要她去探索。这个男人就算再强大也只是普通的乡下汉子,他的力量再强大也是有

    限的,京城那个如同虎狼般的地方不是他能踏入的地方。

    “我刚才做了个梦,梦见京城是个很漂亮的地方,一时有感而发而已,让你见笑了。”

    松开童亦辰,避开他的碰触,她又变回那个清冷的少女。

    “如果你想去……”童亦辰的话没有说完,裴玉雯打断了他。

    “想去,不过不是现在。”裴玉雯看了看大家熟睡的房间,语气淡淡。“童大哥怎么没有休息?”

    “你又为何没有休息?”童亦辰不答反问。

    他总觉得她有心事,而且那个心事关乎她的秘密。在人前她温和有礼,在人后她疏远客套,这样的她真是一个谜。

    当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产生兴趣的时候,就想要彻底地研究透那个女人的一切。越是看不透的,越是痴迷。

    童亦辰从来没有对哪个女人这样上心过。事实上,从前他的生命里根本就没有女人这个生物。在他的理念中,一是自己人,一

    是别人。对于自己人,他护如羽翼。对别人,他视若不见,或者视如仇敌。

    自从遇见裴玉雯,他的生命里多了一个分类,那就是心上人。

    “我突然想喝酒。”裴玉雯没有说为何没有休息,而是说了这么句话。

    见到将星消失,她的心情不可能平静。而京城离这里又那么遥远,就算发生了什么也鞭长莫及。此时除了饮酒一醉之外,再也

    做不了其他的。

    她知道这是自我催眠,然而不然呢?她能做什么呢?一个小农女,她做得了什么?

    店里是没有酒的。他们是糕点店,又不是酒坊。

    童亦辰听见她的话,淡声说了句:“在这里等着。”

    裴玉雯站在屋檐下,找个地方坐下来。她望着天空,看着那片星辰,巴巴地等着那颗消失的将星出现。

    帝星的光芒黯淡了些,将星消失了。另外出现了一颗星辰,那颗星辰越来越亮堂,而且正在朝帝星靠近。

    她闭着眼睛,回想着老师教给她的东西。种种现象说明了一个问题,京城有变故。至于裴家……凶多吉少。

    将星刚消失不久,就算裴家真的出事了,要传到这穷乡僻壤的地方也要好几个月。她根本就无法知道京城里发生的一切。另外

    ,她非常清楚事情已经发生,局势已定,谁也无法改变这个局面。

    她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厌恶自己冷静的头脑。遇见这样的事情,她没有大哭大闹,只有冷静地分析。

    “十年的花雕,将就着喝几口。现在太晚了,酒坊的老板不愿意开酒窑。”

    一个酒坛子出现在她的面前。

    裴玉雯抬眸看向面前的男人。他穿着里衣,居然就这个样子从外面找了两坛酒回来。

    “谢谢。”接过酒坛,与他手里的酒坛碰了一下。“敬你。”

    童亦辰坐在她的身侧,看见她迫不及待地灌了口酒。看得出来她有心事,而且心情非常的糟糕。

    小小的年纪,哪来这么多忧国忧民的心思?再说了,刚才看见那些铜钱的时候不是挺开心的吗?怎么突然就变脸了?女人的心

    思还真是不好猜。特别是面前这个女人的心思,简直比其他女人还要难猜。

    “别贪杯。明天有你的罪受。”

    那日她才喝几杯果酒就醉成那样。今天这个是烈性的花雕,而且有十年的储存时间,那后劲是非常大的。

    童亦辰陪着喝了一口,便抢过她手里的酒坛,认真地看着她。

    她脸颊红通通的,眼眸带着水汽,瞧着格外的可爱。然而眼里的忧伤让他的心跟着纠了一下。

    “到底怎么了?说出来,我帮你。”童亦辰一把将她抱在怀里。

    这个时候的他是霸道的,不像平时那样木讷。

    这具身体真的太弱了。明明有千杯不醉的灵魂,偏偏摊上一杯即倒的身体。脑袋疼得利害,同时又保持着那份清明。裴玉雯从

    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厌恶过自己的冷静。然而,她终究什么也没有说,靠在他的怀里沉沉地睡了过去。

    “哎!”童亦辰无奈地看着怀里的女子,深邃的眸子里溢满着深情。“你就那么相信我吗?”

    这样的认知让他欣喜,也有些无奈。

    将裴玉雯悄悄放回她休息的房间,合上门之后,他没有回自己的卧室,而是跳上房顶,脚下生风般的离开一香阁。

    没过多久,他出现在一个偏僻的院子里。他出现后,马上有一人从房间里跃出来。就在那人动手的时候正好看见他露出来的容

    貌,又急急地收回了手。

    “童大哥。”那人见到童亦辰,满脸的不解。“深更半夜的,你怎么会在这里?难道出了什么事?”

    此人就是上次去裴家村的三个衙役之一的林华清。

    “近日可有从京城来的公文?”童亦辰见到此人,也不和他客气,直接开门见山。

    上次裴家出事的时候,这三人能够及时出现就是因为童亦辰。他们并不知道此‘童亦辰’而非‘童亦辰’。童亦辰也没有向他们解释

    。反正他们确实是同一个军营出来的。只不过他的身份……更高罢了。

    林华清想了想,摇头:“没有。童大哥怎么关心京城的事情来了?你想打听什么?如果有什么麻烦的话,可以提前告知一下。兄

    弟们别的帮不了,为童大哥两肋插刀是没问题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