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七章:噩耗
    阴雨绵绵。街道上的行人快速地跑走。平时挤满了客人的‘一香阁’今日格外的冷清。只因从今日一早就开始下雨,小雨如细丝

    似的,而许多人不喜欢冒雨出来玩耍,所以‘一香阁’也没有什么生意。

    两道纤细婀娜的身影像忙碌的小蜜蜂,不停地擦拭着桌椅。那两人很细心,把这里擦得干干净净的。墙壁上的娟花有些灰尘,

    她们也用干净的帕子擦试了一遍。刚才还有许多斑点的娟花又恢复了原本的美丽。

    “水脏了,我去换桶水。”裴玉灵放下手里的帕子,端起木盆准备走到门外去倒脏水。

    一转身看见门口站着一个浑身**的身影。那人披头散发的,一身水渍把地面打湿了,瞧着十分狼狈。

    “呀!”裴玉灵吓了一跳。“你谁呀?”

    裴玉茵听见声音转过身,看见那人,连忙扔掉手里的东西朝她跑过去。

    “那是大姐啊!她身上的衣服是早上才换的。”

    裴玉灵一看,果不其然,那就是裴玉雯的新衣服。只是现在皱巴巴的,而且上面溅了不少污泥,已经看不清原样。

    当然,裴玉灵关心的不是一件衣服,而是他们大姐的样子。她的样子不太对劲啊!

    “姐……”裴玉茵第一个扶住裴玉雯。刚到她的身侧,裴玉雯就倒了下去。裴玉茵连忙抱住她。“二姐,你快点过来,我一个人扶

    不住。”

    裴玉灵跑过来,与裴玉茵一左一右地扶住昏倒的人。两姐妹把裴玉雯背回房间里。

    “我去请大夫,你给大姐把湿衣服换掉。”

    裴玉灵说完跑出去。

    舒老和林俊华还留在裴家村。最近他们天天回村子里的新家,没有在店里居住。要是舒老在身边,也不用请别的大夫。裴家和

    林家众人看着林俊华日逐恢复的样子,越来越敬重舒老,且再也没有人称呼舒老为‘老叫花子’。

    今天下着雨,不仅各家的店铺生意惨淡,连医馆也没有什么病人。裴玉灵很快就找到一个闲着的大夫,把他连拖带拉地带到一

    香阁。而此时裴家众人听见消息围在裴玉雯的身边,满屋子挤满了人。

    “大夫,你快给我们大丫头瞧瞧。她这是怎么了?”李氏抓住老大夫的手,激动地推着他上前。

    老大夫平时被病患当祖宗供着,第一次遇见这样不客气的老太婆,顿时拉下了脸。

    “急什么?你们别挡着光,我年纪大了,眼神不好使看不清楚。”

    所有人移动着位置,让老大夫可以更清楚地给裴玉雯看诊。

    老大夫一阵望问闻切,不耐烦地说道:“就是受了点风寒,喝几碗姜汤就没事了。”

    “怎么会没事呢?她都昏迷了。”裴烨粗着嗓子,手指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眼里满是怒意。

    老大夫神情一凝,再次把苍老的手放在裴玉雯的脉搏上,非常认真地检查了一遍,再次确诊:“她是不是受了什么刺激?心脉很

    乱,郁结在心,瞧着有些不太妙啊!她这是心病,你们还是好好开导她吧!”

    “行了,送大夫回去吧!”李氏皱了皱眉。“换个大夫。”

    “你什么意思?”老大夫一听不高兴了。

    换个大夫,就意味着他们不相信老大夫的诊断。老大夫虽说不是有名的大夫,但是这些年也没有治死过人,对自己的医术还是

    很有自信的。

    “我们大姐能有什么郁结在心的事情?你这不是庸医吗?”裴玉灵也不相信老大夫的诊断。

    “我先送他回去。”裴烨不想浪费时间在这个老大夫的身上。现在最重要的是裴玉雯的安危。

    老大夫骂骂咧咧地走了。裴家见他这样没有医德,匆匆给了十文看诊费就把他推出大门,连把伞也没有送给他。

    李氏是裴玉雯的亲娘,平时最关心她。她见大家不说话,细声细气地说道:“最近大丫头的精神确实有些不对劲。我经常看见她

    把糖当作盐,把醋当作酱。是不是她有什么烦心之事,又不好给我们说的?”

    “二丫头,三丫头,烨小子,你们和你们大姐天天相处,有没有听她说起什么?”李氏问道。

    几姐弟面面相觑,同时摇了摇头。

    小林氏给裴玉雯捏了捏被角,用干净的帕子擦拭裴玉雯还没有干的头发。

    她回想着这几天发生的事情,语带迷糊地说道:“那日我经过小姑子的房间,听她念叨什么爹爹,哥哥……”

    众人脸色变了变。他们不由得想,平时看着大丫头冷静自持,还以为是个冷静的人。难道这些日子以来她一直没有忘记战死疆

    场的父亲和兄长?难怪大夫会说她郁结在心。这些不开心的事情一直累积在心里,当然会郁结在心了。

    “这孩子……怎么什么事情都不给我们说?自己一个人默默承受着痛苦,把最好的一切都留给了我们。真不知道该怎么说她是好

    。”王氏感慨地说了句。

    躺在床上的裴玉雯猛地抓住身边的小林氏,嘴里发出痛苦的叫声:“爹,哥哥,不要走。你们不要死。”

    众人一听,顿时哭得稀里哗啦。

    他们什么时候见过这样脆弱的裴玉雯?平时这丫头有多压抑啊!居然只敢在梦中这样呼唤自己的亲人。

    “大丫头,你爹和哥哥去了天上,他们在天上看着你呢!”李氏拉着裴玉雯的手,慈爱地说道:“奶奶陪着你,你娘,你嫂子,还

    有你兄弟姐妹陪着你。大丫头,你不会孤单的。别怕,啊……”

    此时此刻,睡梦中的裴玉雯看见了裴家满门被屠杀殆尽的画面。鲜血漫天,裴家一门忠烈,如今全部成为尸体。

    刚才在衙门口看见的布告内容再次浮现在脑海里:护国大将军裴勇遇刺身亡,裴家一百五十二口一夜之间被屠杀殆尽。凶手是

    敌国第一名将,近日已经伏诛。

    裴家一百五十二口一夜之间被屠杀殆尽……

    护国大将军裴勇遇刺身亡。

    她的家……没了。再也回不去了!这比她身亡,重生到了另一个人身上还要让她痛苦难受。这一切到底是怎么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