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章:心药
    林氏抹着泪,重复着谭弈之的话。她仿佛想到什么,靠在裴玉雯的身侧喊着她的名字。

    “雯儿,娘的乖女儿,你真的不要娘了吗?你哥哥走了,娘只剩下你了。如果没有你,娘活着做什么?女儿啊,求求你醒过来看

    看娘亲。娘亲无能,懦弱了一辈子,还连累你被人欺负。你是个好孩子,从小就知道保护娘。现在你要走,娘没人照顾了,早

    晚也会被别人欺凌至死。你要是不醒,娘就来陪你。反正对我来说,死亡反而是解脱。”

    “你对着大丫头胡说些什么?让你唤她醒过来,你偏说这些乱七八糟的。你都要死了,她还用醒过来吗?”

    李氏听见林氏的话,气不打一处来。她瞪着林氏,苍老的眼里满是血丝。

    “小姑子,我是嫂子。还记得初嫁到裴家的时候,第一个给我送饭的就是你。你小小的身子,粉嫩粉嫩的脸颊,笑起来有两个小

    酒窝。你对我说,大嫂,以后哥哥要是欺负你,我会帮你的。那一刻,我就告诉自己,这个孩子是我最亲的亲人,我会把她当

    作我的亲妹妹。以前虽是表姐妹,却因不常走动,你又胆子小,我们玩不到一起去。从那天开始,我们的关系亲近了许多。我

    帮你干活,你帮我擦汗。你哥哥不在,我当时又没有子润,全是你陪着我适应这个家。”

    “雯儿,你哥哥走了,爹走了,我们还陪着你。你不是一个人,我们永远是你最亲的亲人。”

    躺在床上的裴玉雯听见那些絮絮叨叨的话。她知道谁在跟她说话。然而他们呼唤的不是她,而是原主。她不是小村姑裴玉雯,

    而是朝阳郡主,将军府嫡系大小姐裴玉雯。她的家没了,亲人没了,真正的一无所有了。

    她的死,裴家的灭亡,只是巧合吗?到底是谁布的局?太后,皇上,她最敬重的亲人们,他们在其中扮演了什么角色?皇城那

    样固若金汤的地方,敌国名将潜入,居然无人知晓吗?

    裴家世代为将,男人们骁勇善战,武功高强。护院们更是从战场上退下来的将士。普通人能让他们一夜灭亡?敌国名将带了多

    少人杀进去?就算那人的武功极高,带去的人个个是高手,难道裴家军是豆腐做的,这么轻易就被灭了?

    那天晚上,巡城的士兵在干什么?那么大的动劲,没人发现吗?还是说,根本就是一出自编自演的大戏而已?

    “爹,哥哥……”眼泪哗哗滚落下来。苍白的小脸上满是泪痕。

    那只枯瘦的手掌伸出来在空中抓着什么。

    旁边的小林氏想抓住她,却被走过来的谭弈之挡住了。他将手放进那小小的手掌里,任由她死死地抓着不放。

    谭弈之看着那满脸恐慌的少女。在梦里,她一定看见了可怕的东西,所以才会如此惊慌失措。

    旁边的几人想阻止。李氏看见裴玉雯冷静下来,神情变得安详,便默认了谭弈之这孟浪出格的行为。

    “小妹,我是哥哥。我死得很惨呢!我死得不甘心!很不甘心!小妹,你快醒过来看看我。我不想死……真的不想死……”谭弈之

    凑近裴玉雯的耳边,在她的耳边说了许多刺激她的话。

    那些话是以裴轩的角度说出来的。然而在裴玉雯的耳里,那是京城裴家的哥哥们在向她哭诉。

    她死死地抓住谭弈之的手掌,在他细嫩的手背上留下了几条血印。

    谭弈之皱了皱眉,却没有推开她。他在等,等着她醒过来。

    既然哥哥和爹是她的执念,那就用‘他们’把她唤醒。就是不知道,‘他们’已经逝去那么久,为何她突然发病?

    “你爹和哥哥是勇士,难道你要做逃兵吗?你以为死了,所有的事情都不用再面对吗?这是懦夫的作为。”

    舒老厉声吼了一句。

    猛地,昏迷了几天几夜的裴玉雯睁开一双如狼似虎的厉眸,锐利地看向上方。那一刻,杀机四伏,威风冷凛。

    众人激动地跑过来,将这里围得密不透风。一张又一张熟悉而又陌生的面孔出现在裴玉雯的面前。

    裴玉雯听见身侧的响动,看向满脸激动的众人。她再次闭上眼睛,吓得众人连唤舒老看诊。

    “放心好了。既然已经醒过来,就不会再有事。你们让她自己安静一会儿。”舒老甩下那句话就出门找酒去了。

    李氏摸了摸裴玉雯的脸颊。粗糙的手在她细嫩的脸颊上滑动着,让她的脸刺得难受。

    “傻孩子,天底下没有什么迈不过的坎儿。 你失去爹和哥哥,我失去丈夫,儿子和孙子。日子照常得过下去,不为了自己,为

    了身边的人也该如此。以前你从来不把心里的想法表露出来,我们竟不知道你还挂念着他们。你是个重情重义的,奶奶没有看

    错你。可是孩子,为什么眼睛要长在这个位置呢?就是为了向前看。你也要向前看啊!”

    裴玉雯听着李氏颇有道理的话,疼痛的心脏揪在一起。她死死地抓着棉被,用沙哑的嗓音说道:“让我静静。”

    “我陪你。你知道我话不多,我不说话就是了。”裴玉茵走过来,站在床边看着她。

    “我想一个人呆着。”裴玉雯垂眸:“所有人都出去。”

    众人面面相觑。裴玉雯的异样让他们不敢留她一个人呆着。要是她想不开再做傻事怎么办?众人不敢冒险。

    “她既然能醒过来,说明已经想明白了。先出去吧!让她一个人想想也好。”

    谭弈之对众人说完,又看着裴玉雯的眼睛说道:“裴姑娘,你刚才抓伤了本公子的手。现在本公子血肉模糊的,也不知道回去要

    吃多少药才能痊愈。等你的病好了,记得送诊金过来。本公子在对面的酒楼等着你。”

    “嗯。我会去的。”裴玉雯声音干涩,说出来的声音像是中年妇人似的。

    “大丫头重信守诺。她答应谭公子会去付诊金,想必已经想明白了。我们出去吧!让她一个人安静会儿。”

    李氏明白了谭弈之看过来的眼神,吩咐着房间里的众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