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一章:释然
    谭弈之是最后一个走出去的。在他慢慢地合上房门的时候,只见躺在床上的裴玉雯眼泪哗哗流淌着,顺着脸颊滴落在床上。那

    些眼泪如珍珠似的晶莹剔透,一颗接着一颗,与棉被融为一体。

    那憔悴苍白的小人儿用被子将自己盖起来,整个人躲在被子里。隐约听见压抑的呜咽声,令人心生怜惜。

    见到了那少女,总觉得有些不太对劲。如果真是为了父亲和兄长,那她这悲痛的时间也太奇怪了。在家人们开始接受新的生活

    ,惭惭地遗忘那些不开心的事情时,她反而陷入了痛苦的深渊里。难道不觉得诡异吗?

    房间里,裴玉雯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向来讲究端庄的贵族小姐从来没有如此失态过。当然,从小到大也没有什么事情能让她这

    样放飞自我。这一次发生的事情在她能够承受的范围之外。她真的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是好。

    一只大掌抓住被子,用力一挥将被子掀开。在床边,身材高大的粗犷汉子俯视着蜷成一团的小可怜。

    裴玉雯满面泪痕,如小兔般的眼睛里满是忧伤。看见对面的男人,她咬着唇,压抑着哭声。

    见她如此,童亦辰剑眉深锁,眸光深沉。房间里只有她压抑的抽泣声,而他抿着唇不语,只顾着看她。

    半晌,裴玉雯惭惭地平复下来。不知为何,见到这人出现,心里的沉重就一点一点地释放出来。她不用在他的面前压抑,哭得

    毫无形象而言,也不在意他的想法。她可以在他的面前尽情地为自己的家人痛哭一场。

    “今日天气不错,要不要出去走走?”这是童亦辰出现后说的第一句话。

    裴玉雯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样子。不过她感觉嘴唇非常干涩粗糙,又哭了那么久,可以想象有多么狼狈。

    她痛哭了一场,崩溃的精神得到放松,现在稍微恢复了一些理智。既然醒过来了,断不会再起死意。裴家没人了,除了她再没

    有人会关心裴家的命案。她的死,裴家的死,必须有个交代。这一切都等着她去执行。

    “在床上躺得快要起霉了,确实想要出门晒晒太阳。童大哥有心了。多谢。”

    一边说着,一边吃力地撑起身子。少女躺得太久,身子有些僵硬。童亦辰伸手做扶持状,她一巴掌拍下他的手。

    “我可以自己站起来。”

    这不仅是字面上的意思,也有另外一个意思。她在证明自己可以撑住。哪怕心痛如绞,也不会再倒下去。

    童亦辰与其他人一样无法理解裴玉雯的伤痛。明明事情过了那么久,她却像是刚知道消息似的,一下子被打击得爬不起来。哪

    怕现在故作坚强,但是整个精神还是很崩溃的。这个时候童亦辰不知道说什么。他本来就不是擅长安慰的人。除了陪在她的身

    边,再也想不到其他安慰的法子。

    裴玉雯从起身到换好衣服花费了半个时辰。

    她穿了一身素色的长裙,裙摆上的百合花绣得栩栩如生,随着走动就像鲜活的花朵儿似的。再梳了一个飞云髻,发梢插着一支

    银饰的步摇。擦着胭脂,抹着唇脂,在额间点了一个精致的花钿。这么精心地打扮着,平时里清秀的小姑娘顿时变得娇媚,犹

    如盛放的鲜花似的,把身后的男人都迷花了眼。

    原来她竟这么美丽。

    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那双如兔子般的眼睛。可惜没有办法让它消肿,里面的血丝也不是一时半会儿能消散的。

    “可以了,童大哥。”裴玉雯缓缓走过来。

    童亦辰仿佛看见一个优雅走过来的宫延贵女。那样的身姿和气质,哪是民间女子能有的?就算是京城里的世家贵女也没有这样

    的气势。

    “童大哥?”裴玉雯疑惑地看着他。

    童亦辰回过神来,敛着惊艳的眸子,轻轻应了声。打开房门,让她先走出去。

    当裴玉雯走出房门的时候,一直在外面等着的李氏等人非常的惊喜。而裴玉雯这身打扮又让他们惊艳。

    不过,所有的惊喜和惊艳在看见随后走出来的童亦辰变成了惊吓。这是怎么回事?这小子什么时候进去的?

    谭弈之在看见裴玉雯醒过来的时候就离开了。毕竟他也不是裴家人,既然是探病的,心意到了就行了。

    现在院子里只有裴家和林家人。他们见到童亦辰,虽然很震惊,但是也没有说什么。毕竟裴玉雯愿意走出门,而且还打扮得这

    样漂亮,那也算是进步了。总好过她呆在那个狭小的房间里胡思乱想。

    “我想请裴姑娘帮个忙,需要她出门一趟。不知道方不方便?”童亦辰向李氏拱了拱手,非常尊敬她的意见。

    李氏巴不得裴玉雯出去散散心,免得她再胡思乱想。这次把他们吓坏了。童亦辰能让她出门,他们还要感激他呢!

    “方便,真是太方便了。大丫头最近累坏了,应该出去散散心。你们去吧!晚点回来也可以。”

    李氏看着裴玉雯,眼里满是担忧。那幅小心翼翼的样子令人动容,仿佛一个担心大人生气的孩子。

    裴玉雯抱住李氏,在她耳边说道:“奶奶,给我点时间,明天我就会变回你的孙女,我们还跟以前一样过日子。”

    至少在她有能力回到京城调查命案之前,她可以继续扮演裴家大丫头的角色,给他们一个安定的生活。

    李氏听了她的话,不知为何觉得浑身发冷。大丫头变了!至于哪里变了,她又说不上来。

    全家人送走了裴玉雯和童亦辰。童亦辰明显有备而来。外面还停着他赶来的马车。

    “太奶奶,姑姑不会再哭了吧?我不喜欢姑姑哭。姑姑要是哭了,我的心就很痛。”裴子润抬着小脸,撇嘴说道。

    李氏摸了摸裴子润的脑袋,慈爱地说道:“姑姑最喜欢看小子润读书了。小子润好好念书,姑姑就不会再哭了。”

    裴烨双臂环胸,倚在旁边的柱子上:“虽然我很喜欢童大哥,可是把姐姐交给他真的放心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