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三章:平复
    在偏僻的府院里,童亦辰放下手里的资料,靠在椅子上做沉思状。

    裴家竟被灭族,从七十岁的守门人到怀胎的妇人,一个活口不留。凶手在临走之前还一把火烧了将军府。

    裴家,裴家军,裴玉雯的异样,这些都是巧合吗?

    他派人去京城打探,得到的竟是这样惊天动地的消息。其实这个布告早就公布天下,只不过布告上说的只是一个结果,而这份

    资料上写的却是整件事情发生的详细过程。事无巨细,所有的疑点都指了出来。

    布告上说裴家被灭是敌国名将所为,原因是不忿这些年的败绩。然而真是这样吗?呵!这就是皇权。太可笑了!

    “主子,裴家被灭,接下来就是张家了。”一个平凡无奇的男子垂头站在那里。

    “没有那么容易。张家那个老狐狸早就知道会有今天,接下来京城还有得乱。张家,长孙家,谭家,呵……”

    童亦辰将手里的资料扔到对面的桌案上,剑眉轻挑,露出邪气的笑容。那眼眸里冷光闪烁,笑意未达眼底。

    手下知道童亦辰铁了心不回京城,不敢再劝。要是把他逼及了,又像这次一样消失几年,那他们就要后悔死了。

    一想到主子失去了记忆,真的被当作乡野小子在这个穷乡僻壤的地方干着粗糙的活计,他就觉得天快塌了。

    “你们最近不要出现了。如果有事的话,我会跟你们联系。”童亦辰说完,离开了那个与手下联络的府院。

    浓郁的香味从‘一香阁’里传出来。经过的行人们闻着那味道,原本步伐匆匆的也忍不住稍作慢行,贪婪地闻着那味道。然而荷包

    干瘪的人终究只有吞了吞口水,闻着那味道幻想着里面的美味,接着听着肚子打鼓的声音狼狈离开。

    一个身材妖娆的妇人走进店里,对着柜台上的少年唤道:“掌柜的,给我十块梅花酥。二十块桂花糕。”

    刚送走一个老大爷的裴烨听见声音抬起头来,看见了面前的妇人,脸上的笑容沉了下去,稚嫩的脸上满是怀疑。

    “于婶怎么在这里?”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裴薇薇的娘于氏。前段时间两家人闹得这么不愉快,今天居然跑来他们店里买糕点,有问题。

    于氏仿佛没有看见裴烨脸上的不悦,笑容如旧。纤长的手指朝对面的糕点指了指:“当然是来照顾你们家的生意。大家都是乡里

    乡亲的,出门在外不容易。以前的那点儿不愉快就忘了吧!难道你还打算与婶子记仇?”

    裴烨不是小气的男人。如果裴薇薇就此松手,于氏也没有别的阴谋,他不至于这样反感她。不过,瞧她这幅样子也不像个好人

    。哪怕她笑得越加和善,反而证明她心里越有鬼。

    “我们家的东西不卖给你们家的人。”裴玉灵正好从后厨出来,见了于氏后脸色就变得难看。“你马上离开我们店。要不然……就

    算你是长辈,我们不敢动手,但是也可以给城里的邻居说说你家女儿是如何的厚颜无耻。”

    “好好好,二丫头别这样激动。你们不卖给婶子,婶子走就是了。”

    哪怕于氏心里恨得牙痒痒,还是没有当面得罪裴家的众人。

    走出门口,看着一香阁的牌匾,那双阴冷的眸子闪过恶意。

    现在薇儿已经是谭公子的姨娘。虽说这位谭公子的地位不像想象中的那样高,但是也是正经的大家公子。谭家的家丁和护院就

    有近百人。对付一个小小的裴家绰绰有余。呵!让你们得意一会儿,以后再收拾你们。

    裴玉灵见于氏离开,对裴烨抱怨道:“你和她说什么废话?那女人一看就不怀好意。”

    “姐姐不是说来者是客,不管是谁也要好好招待吗?”裴烨抿着嘴,模样有些委屈。

    “我说的是普通人。像裴薇筑这样的女人不在‘客人’的范围内。我们自家做生意,难不成还要委屈自己接待与自己有仇的人?那

    这样的生意不做也罢。”

    裴玉雯从外面走进来。此时她穿着淡紫色的长裙,头上戴着胭脂红色的步摇。随着她走动,发出清脆的声音。

    裴玉灵也不再穿粗布麻衣,而穿着质地中等的绸缎。裴家所有人的生活质量得到了大大的提升。经过这几个月的经营,一香阁

    的生意一直很稳定,而谭弈之的银子也还清了。

    “姐,我知道了。”听裴玉雯这样说,裴烨知道自己错在哪里。

    不过,他很喜欢裴玉雯的行事作风。她说得对,这是自家的生意。如果连自家的生意都不能作主,还开什么店?

    “对了,姐,听说……表哥要去翡翠阁做学徒。”此时没有客人,裴烨的整个人处于放松的状态,趴在柜台上说话。“外祖母,舅

    母还有舅舅也打算回家了。他们一走,我们家就没有这么热闹了。”

    “这是早晚的事情。”裴玉雯倒不觉得奇怪。从一开始,花氏和王氏愿意留在裴家就是有因为林俊华的腿。现在舒老治好了林俊

    华的腿,他们就没有必要一直留在裴家。

    俗话说得好,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狗窝。林家是林家,裴家是裴家。就算两家有亲,那也不能当作自己的家。

    不过这段时间两家人相处得很和睦。偶有口角也不是什么大事,大家笑笑就忘记了。与林家人相处还是很舒服的。

    “真是舍不得表哥呢!”裴烨感叹。

    从外面传来呜咽的痛哭声。姐弟几人听见这突兀的声音,互相看了一眼。只因这个声音有些耳熟。

    裴玉灵是闲不下来的性子。她跑到门口看了一眼,顿时表情复杂地回到店里。

    “外面怎么了?”裴烨好奇地问了句。

    “裴娟。唐山跟大户人家的一个婢女好了,要和裴娟退亲。裴娟怀了身孕,正在大街上抱着唐山的大腿呢!”

    说这句话时,裴玉灵没有兴灾乐祸,只有同情。裴娟可恶,但是也是因为唐山那个贱男人。要不是唐山总是肖想裴玉茵,裴娟

    也不会记恨上裴玉茵。说来说去,那男人占大半的原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