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五章:上香
    裴玉雯保持着下蹲的姿势许久。花氏不上来,她就一直僵持着。

    花氏算是领教了她的执拗脾气,拍了拍她的肩膀,没好气地斥道:“你这脾气跟你奶奶学了个十成十。上辈子是牛吧,脾气这样

    死硬。”

    裴玉雯抿嘴淡笑:“我觉得更像是马儿。只要确定了目标就会勇往直前。而牛……太笨了。”

    “臭丫头。”花氏环住她的脖子,趴在她的后背上。“累了就说一声。女娃儿的身子娇贵,不能弄坏了。”

    “是。”

    错过了刚才的人流,虽说还是有很多人,但是已经没有那么拥挤。

    商贩看准了商机,知道今天能赚一笔,便在寺庙附近摆上摊位。在上山的路上,四周到处都是大大小小的摊位。不仅有卖吃食

    的,还有玩杂耍的,甚至还设了个简单的赌博摊子。赌博的方法很简单,无非就是甩骰子猜大小。

    许多农家汉子没有胆子进赌场,这样的小赌摊子倒是怡情玩乐的好地方。于是这样的小赌摊子聚集了许多男人。

    孩子们喜欢玩杂耍的地方。有大人带着孩子站在那里欣赏杂耍,心情好的赏个一文,也算是满足一下虚荣心。旁边卖糖葫芦的

    老大爷大声吆喝着‘酸酸甜甜的冰糖葫芦’,顿时将一窝蜂的孩子们吸引走了。

    “大丫头,歇会儿吧!前面有个凉亭。”

    花氏心疼地擦着裴玉雯额间的汗水。

    裴玉雯看了看不远处的凉亭。那里的人不多,倒是可以稍作休息。

    虽说她不觉得累,但是花氏一直保持着这个姿势也会觉得辛苦。

    “那好,我们在这里歇会儿。”裴玉雯把花氏放在凉亭的凳子上。

    花氏坐着休息。她心疼地看着裴玉雯,从腰间取下水:“孩子,喝点水润润嗓子。”

    裴玉雯自己也有水,不过没有拒绝花氏的好意。接过她的水壶喝了两口。

    “哪来的贱民?这里是你们能坐的地方吗?我们姨夫人要坐这里,你们马上出去。”一道粗鲁的声音从后面传来。

    裴玉雯背对着那人,没有看见来人。转身看向她,眼眸眯了起来。

    面前的老仆人穿着讲究的衣服,看来在府里大小是个管事嬷嬷。而离她不远处的地方,一女子坐在软轿里。

    那女子掀开帘子,得意地看着凉亭里的裴玉雯。

    她化着浓妆,脸上的脂粉快把她本来的样子遮盖住了。要不是那双眼睛与以前如出一辙,连裴玉雯都认不出来。

    裴薇薇。

    呵!原来已经进了谭恒的后院。

    难怪前段时间没有瞧见她,想必已经去了不短时日。只是刚去的时候忙着应付后院的女人,没有时间在她的面前蹦哒。现在稳

    住地位,就开始找她的麻烦了。不管今天是不是凑巧,她的行为已经在向她下战书。

    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喜欢找死的人。真的应该为她的勇气鼓掌叫好。

    花氏见过裴薇薇,但是上次的裴薇薇还没有打扮得这么夸张,因此花氏没有认出她。

    “我们……”见到大户人家的家丁,花氏本能地想要退一步。他们这样的小老百姓为了更顺畅地生存下去,不敢招惹那些有权有

    势的人。甚至连他们府里的丫环家丁都不敢招惹。这也造成越来越多狐假虎威的下人。

    “这里是寺庙建的凉亭,为的就是方便上香的香客休息。你们姨夫人想要霸占这里,难道这里是她的?她是庙里的大师,还是庙

    里的菩萨?想要别人给你们脸面,首先看看自己有没有带脸出来。要是没带脸,就不要丢人现眼。”

    清冷的声音在这喧闹的地方散开。明明这么吵闹,但是她的声音就是有种魔力,让原本与她不相干的人关注到她,甚至被她说

    的话感染。

    低低的嘲笑声从四面八方传来。此时正是热闹的时候,上山的香客极多。一双双眼睛停留在轿子里的女人身上。

    裴薇薇觉得坐立不安。就好像被脱光了衣服扔在大街上似的,又羞又恼又恨,还无可奈何。

    论口舌,她从来不是裴玉雯那个贱人的对手。以她现在的身份,也不屑与她浪费口舌。总有一天她会哭着求她的。

    裴薇薇紧紧地握着手心,发狠似的甩下手里的帘子,对外面的嬷嬷说道:“我们上山。”

    老嬷嬷瞪着裴玉雯,留下一句狠话:“小丫头片子,你不要得意。敢招惹我们谭家,以后有你好看的。”

    轿子由四个身强力壮的护院抬着,旁边除了一个老嬷嬷外,还有一个贴身婢女。见到这些人出现,普通的百姓便散开。然而并

    不是每个人都要买他们的账。

    人群中,只见一衣衫陈旧的老妇人瞪着那顶轿子怒道:“真是岂有此理。这里是佛门重地,竟有人坐轿上山。既然无心拜佛,那

    还上山做什么?只管躺在自己府里做死人便是了。来人,把那无礼之人赶走,不要污了老身的眼睛。”

    只见从人群中走出来几个高大的男人,那几个男人拦住轿子。本来老嬷嬷还厉声质问对方的来历,在看见对方露出一个令牌后

    就缩着脖子,唯唯诺诺的样子像个龟孙子似的。没过多久,那轿子带着里面不甘的主人下了山。

    裴玉雯将这一切看在眼里。她好奇地看了一眼不远处的老妇人。那老妇人由一个年轻的少女搀扶着,眉目威严,抿着唇一脸严

    肃的样子。反倒是旁边的少女娇俏地笑着,不时哄着老妇人,让老妇人冷硬的表情慢慢地软化下来。

    “大丫头,刚才那人是谁呀?瞧着像是有些地位的,你这样对他们说话合适吗?”花氏有些担忧。

    她没有裴玉雯的好眼神,没有看见裴薇薇灰溜溜地下山的样子。

    裴玉雯不想花氏紧张,便把她的身份说了出来。一听说那丫头就是上次差点害林俊华摔下坡的人,原本忐忑的神情消失,整个

    人变得气愤起来。

    “你怎么不早说?她现在变成这幅鬼样子,我也没有认出来。要是早认出来,老娘不会放过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