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六章:贵妇
    裴玉雯见花氏握着拳头想要揍人的样子,在心里说道:就算知道了你也不敢的。刚才吓得连头都不敢抬呢!

    相比无关紧要的裴薇薇,她更好奇那个老妇人是谁。瞧着好像有些身份的样子。

    “歇好了。我们继续上山吧!”裴玉雯再次蹲下来背起花氏。

    当裴玉雯背着花氏快步如飞的上山时,刚才的老妇人忍不住露出赞赏的神色。

    “小小年纪就这么孝顺,可见是个好的。遇见身份高于自己的人不卑不亢,可见是个正直的。这丫头有趣。”

    接下来倒是一切顺利,不过直到下山之后也没有遇见其他人。裴玉雯的眼力再好也看不了那么多人头,只有带着花氏先回家。

    然而经过山脚下的时候,前面有个围观的人群,也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情。

    裴玉雯不是喜欢多管闲事的人。花氏的腿上有伤,她急着带她回去擦药。再说那人群被围得里三层外三层,也不是带着伤员看

    热闹的地方。于是她看了几眼就带着花氏回家了。

    回到家时,其他人还没有回来。裴玉雯把花氏安顿好。

    “外祖母,你在这里稍等,我去买些擦伤的药。”

    家里没有擦伤的药。

    花氏坐在那里休息,朝她挥挥手,慈爱地笑道:“已经回家了,不用担心有人挤着我。去吧!老婆子等着你。”

    裴玉雯出门后,花氏坐在那里百无聊赖地发呆。

    没过多久,只见李氏,林氏,王氏,小林氏以及裴玉灵相继回来。他们见到坐在那里的花氏,顿时松了口气。

    “你没事就好。今天人太多,真怕把你伤着了。我们这老胳膊老腿的,可经不起折腾。”

    李氏没有发现花氏受了伤,只当她先回来一步。她坐在花氏旁边的椅子上,疑惑地看了看四周。“只有你回来了?你一个人回来

    的?”

    “雯丫头带我回来的。”花氏笑了笑。“咱们这孙女真是有孝心,一路背着我上山下山,又背着我回来。”

    李氏顿时有些酸溜溜的。那可是她嫡亲的亲孙女,她还没有这样孝敬过她呢!

    “外祖母,你的腿受伤了吗?”裴玉灵给大家倒了水,察觉花氏脱了鞋袜的腿,惊讶地问道。

    李氏老眼昏花,许多东西都看不清。要不是裴玉灵提醒,她都没有发现花氏脱了鞋袜。再回想她说的话,顿时知道裴玉雯为何

    要背她回来。想到刚才自己起的那点别扭的小心思,顿时老脸有些崩不住了。

    “你也太不小心了。”李氏皱了皱眉头。“不过没事就好。刚才被踩伤了好几个孩子,连几个年轻的都受了伤。”

    “这不算什么。听说有个孕妇还被人撞得流产了。”裴玉灵在旁边接口道:“回来的时候还有很多人围着。我只听外面的人说了几

    嘴,没挤进去看,不知道里面是什么情况。”

    裴玉雯回来时看见大家正聊得欢,却没有瞧见裴烨,林俊华,裴子润和裴玉茵的身影。

    “小妹小弟表哥还有子润没有回来吗?”裴玉雯一边给花氏擦药一边问道。

    “是啊!烨小子皮糙肉厚的,我倒是不担心。”自从裴烨练了武功,身板越来越结实,李氏对他的担心就少了。

    以前李氏整天盯着裴家仅剩的两个男丁,就怕他们出点什么事情,把裴家的根苗断了。现在她不像以前那样视男丁如命,几个

    孙女在她心里的地位越来越重。孙女贴心,总是关心她的身体。她又不是铁石心肠,哪能不感动的?

    “子润还小,三丫头又是老实本份的,他们没有回来,我也有些不放心。”花氏在旁边接了一句。

    “说不定他们在一起呢!两个大男人照顾一个女人和一个孩子也没有多难。”王氏劝慰。“别担心。现在已经没有多少人了。他们

    很快就能回来。烨小子贪玩,子润又是对什么都好奇的年纪,指不定在哪里玩得忘了时间。”

    其他人想想也是这个道理。担心也没用,不如安心地等他们回来。

    现在时间还早,大家把店门打开继续做生意。虽说今天人都去上香了,不会有多少生意。不过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他们又要等

    其他人回来才坐牛车回家,还不如把店门打开,能赚一文就多一文。

    这一等,两个时辰过去了。眼瞧着午饭的时间也过了。那几人还是没有回来。这下子连裴玉雯都有些坐不住。

    “我和二妹出去找找。”裴玉雯看了裴玉灵一眼。

    正在摆放点心的裴玉雯放下手里的东西,正要回应,却看向门口的方向喊道:“他们回来了。”

    众人看向门口。只见裴玉茵被林俊华背着,裴子润坐在裴烨的脖子上,四人以这样的姿势走了进来。

    看见裴玉茵的模样,众人连忙问道:“这是怎么了?”

    “先不谈这个。奶奶,外祖母,先找个大夫。三姐受伤了。”裴烨把裴子润放下来,紧张地说道。

    众人当然也看出来裴玉茵受伤。要是没受伤,一个未出嫁的闺女也不会让一个成年男子背着。

    裴玉茵红着小脸从林俊华的身上下来。林俊华连忙小心地扶住她,关心地问道:“还疼吗?”

    裴玉茵摇摇头,感激地看着林俊华:“多谢表哥。血止住了,我不疼。”

    众人这才发现裴玉茵的腿上有一条很深的伤口。那伤口见肉,血肉模糊的,瞧着特别的可怕。

    “这是怎么弄的?不像是摔的,也不像是被什么划破的,反而像是有人故意弄的。”裴玉雯见多了不同的伤口,怎么会看不出来

    那些伤口的来源?

    裴玉茵垂着头,小心翼翼地看了裴玉雯一眼,又继续垂下头。

    林俊华见她可怜昔昔的样子,一时起了怜爱之心,对裴玉雯说道:“表妹不要生气,这件事情怪不得三表妹。”

    “表哥,你来说吧!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何会变成这幅样子?”裴玉雯也不指望裴玉茵能说出什么话来。

    林俊华皱起眉头,将整件事情说了遍。众人听了林俊华的讲叙,一幅恨铁不成钢地看着裴玉茵。

    裴玉茵再次缩了缩脖子,怏怏地不敢说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