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七章:起因
    刚才裴玉雯在山脚下看见的人群居然与裴玉茵有关。当时她就被困在里面,与她一起的还有裴娟。

    裴娟怀了唐山的孩子,却被唐山抛弃。也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居然挺着刚显形的肚子上山,想要去庙里求个签文。不曾想在

    山下遇见了裴玉茵。或许是想到唐山对裴玉茵的痴迷而受到刺激,整个人像个疯子似的扑向裴玉茵。

    裴玉茵现在是练家子。虽说武功不如两个姐姐与小弟,但是也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裴娟能够比的。就在裴玉茵想出手的时候,

    看见了裴娟显露出来的大肚子,于是缩回那只伸出去的手臂。而这个时候,裴娟死死抱着裴玉茵不放。

    可以想象在那种情况下,善良的裴玉茵只有任由裴娟拳打脚踢了。毕竟她怀了孩子,裴玉茵不忍心对她下手。

    “我还手了。她打得狠,我有些不耐烦,就推了她一下。不过我控制了力度,没想伤着她。不曾想她自己摔在地上,然后身下就

    见红了。裴娟的娘正好买了一把新菜刀,威胁着让我赔偿银子。我明明看见是裴娟故意摔的,当然不愿意了。结果,那婶子就

    用刚买的菜刀在我的面前比划着威胁我。”看见众人不悦的眼神,裴玉茵连忙表示自己的立场。

    “你们也知道的,最近练习武功已经产生本能反应。见到那菜刀,当然一个手刀砍向她的手腕,让菜刀从她手里脱落。我防了那

    婶子,没防到已经见红的裴娟。她发疯似的砍过来。我已经很及时地避开。谁知道还是受了伤……”

    “你的意思是说,裴娟故意摔倒,故意见红来陷害你?”裴玉灵在旁边做总结。“那个贱人……”

    “咳!”李氏看了裴玉灵一眼。“还是没有出嫁的闺女,嘴里也不忌讳些。幸好这里没有外人,否则谁敢娶你?”

    裴玉灵悄悄地看了一眼对面的林俊华。正好看见林俊华看过来的眼神。顿时,裴玉灵脸颊羞红地侧过头。

    林俊华嘴角上扬,继续叙说这件事情。

    裴玉茵被裴娟母女困住。以她和善的性子,就算明知道他们想害她,她也没有办法对一个见红的女人动手。当然,裴娟的娘死

    咬着让裴玉茵赔偿银子,裴玉茵又不傻,更不会赔偿一个别有用心的人。就在双方僵持不下的时候,林俊华出现了。林俊华解

    了裴玉茵的围,让裴娟母女的如意算盘彻底地泡汤,还灰溜溜地从现场逃走。

    林俊华没有详细地讲叙他把裴娟母女赶走的细节。裴玉茵不善言辞,但是还是说了个大概。

    以林俊华的聪慧,从现场就能看出七八分真相。当着所有人的面,他只随便提出几个细节就能证明这出破绽百出的闹剧根本就

    是有心人的栽赃陷害。

    他当场指出血是假的,裴娟根本就没有流产。既然没有流产,他们却死咬着裴玉茵不放,明显是想要敲诈。

    林俊华马上拿了二十文钱给旁边的乞丐,让他去衙门报官,事成之后再给一两银子。

    现场一片叫好,裴娟母女也知道大势已去,趁着他们松懈的时候就挤进人群逃了。

    这件事情就这样不了了之。

    “你的腿被伤成这样,还让他们逃跑了?怎么不抓回来找他们赔偿药费?”李氏瞪着裴玉茵,戳着她的眉心,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你呀你,还是这幅死德性。你姐这段时间白教你了。”

    “奶奶,我也想过把他们抓起来。可是人太多,他们像泥鳅一样眨眼间就钻进人群中了,我们来不及动手。”

    裴玉茵非常严肃地表明自己已经不是以前那个老好人。虽说她刚开始也被裴娟假流产的事情吓着了,不敢再对她做什么,但是

    后来林俊华揭穿对方的阴谋,她非常的生气,已经想过把他们送官。谁曾想他们的速度那么快?

    “这个裴娟有病吧?她怎么知道会在寺庙里遇见小妹?难道她随时带着假血准备陷害她?”

    裴玉灵想不明白,一双眸子里满是疑惑,瞧着就像迷路的小鹿。

    “或许她随身带着的假血不是为小妹准备的,只不过临时遇见小妹,嫉妒让她的心理扭曲了,然后提前实施了计划。”裴玉雯做

    着猜测。“不管怎么样,这个裴娟绝对是个麻烦。你们以后见到她就要做好迎战的准备。或者,下次别这么被动,先发制人比较

    好。”

    “先发制人。”裴玉灵和裴玉茵思考着裴玉雯说的话。

    她们以前太乖了,从来没有想过害人。每次被村里人污蔑时,总是处于被动的局面。第一次听说先发制人这个词。

    “那我们现在就这样算了吗?”裴玉灵不甘。“小妹的伤势这么严重,不知道多久才好呢!”

    “小弟,你先去酒坊把舒老拖回来给小妹治伤。安置好舒老,你再带灵儿回一趟村里,把这件事情告诉里正。跑得了和尚跑不了

    庙。当时那么多人盯着,就算他们跑了也别想脱身。他们不是想要敲诈我们吗?那就以其人之道还制其人之身,咱们也让她们

    尝尝偷鸡不成蚀把米的滋味。”

    裴玉雯几姐弟相视而笑。

    “我也去吧!灵儿性子乖巧,又是没有出阁的小姑娘,面皮薄得很。裴娟和她娘都贼着呢!她哪是他们的对手?论吵架,还是我

    适合些。”小林氏微微仰着头,少妇的成熟风韵展露无余。

    裴玉茵交给李氏等人照顾着。村里的裴娟母女交给小林氏和裴烨裴玉灵去收拾。毕竟她不能为他们挡一辈子风雨,现在应该好

    好培养他们独挡一面。

    裴家最受人忌惮的就是她,她一走,裴家众人又要被人欺凌。还不如替他们树立威信,以后那些不怀好意的人听见裴家人的名

    号都得忌惮几分。而这样的效果需要裴家所有人努力和配合才行。

    今天客人不多,裴玉雯一个人留下看店。而这时,几道熟悉的身影走进了他们的‘一香阁’。

    “听说这家的糕点在这里称为一绝。”少女娇俏的声音像是黄鹂的叫声似的特别的动听,还带着灵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