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八章:再见面
    裴玉雯已经看见进门的几人。刚见过那少女和老妇人,印象很深刻。毕竟在这样狭小的地方很少看见那样威严的老妇人。再者

    他们身边的几个高大男子太引人注目。以她过目不忘的能力,既然见过就没有忘记的道理。

    少女见到裴玉雯,眼里闪过好奇的神色。裴玉雯与裴薇薇的交锋虽然很短,但是在那种情况下,裴玉雯的独特气质在一群平民

    百姓中特别的耀眼,少女自然就记住了裴玉雯的样子。

    不过,少女也没有唐突地说什么。难道要她说‘我记得你,刚才你和谁谁谁斗了一场,我全看见了’?少女出身世家,一看就是家

    教甚好的贵族小姐,哪能说这样冒失的话?因此,少女对裴玉雯很有兴趣,却也敛住了自己的好奇。

    在少女打量裴玉雯的时候,后者也在打量她。裴玉雯认得京城的所有世家贵女,绝对没有见过这个少女。所以,这少女不是京

    城里的人。而这气质也不是普通人能有的。她在回想地方上的世家贵族之中有没有这样一号人物。

    “客人喜欢什么口味的?”

    总共进来了八个人,除了四个明显是护卫的高大汉子,贵族少女与那位老妇人之外,还有两个明显是婢女的少女。

    老妇人打量着这简单的小店,视线扫过那些精美的糕点,讶异地看向裴玉雯。

    “你们这小店竟有京城的吃食,看来这糕点师傅也是见过世面的。”老妇人找个地方坐下来。

    两个婢女连忙把老妇人坐的桌子反反复复擦了两遍。擦完后看了看手里的丝帕,上面竟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可见店家也是讲

    究的人。这倒让两个婢女对这民间小店多了几分满意。

    “教我做糕点的师傅是个云游天下的苦行僧。只因我帮过他,他就把无意中得到的糕点配方给了我。客人显然是贵人,见多识广

    的。我们店里的糕点也不知道能不能让客人满意。如果有不满意的地方,还请担待一二。”

    老妇人没有再说什么。她对旁边一个长相俏丽,模样有些娇憨的婢女说了几句话。那女子马上走到裴玉雯的面前挑了几种糕点

    ,又配了果汁,然后端着准备好的东西送到老妇人和贵族少女的面前。

    “行了,你们几个也乏了,过去瞧瞧有没有喜欢的,也填补填补肚子吧!”老妇人朝随身伺候的婢女挥手。

    “多谢老夫人。”两个婢女和四个汉子同时行礼。

    六个下人当然不可能和主人同桌。两个婢女很照顾那四个汉子,给他们挑了些糖份不多却很爽口的糕点,他们两姐妹吃了几种

    软和糖味重的糕点。男人的胃口大,与主人那桌的几个小盘子相比,他们那桌摆满了各种点心。

    他们用餐很安静。吃完了所有的糕点,饮完了最后一口果汁。少女就搀扶着老妇人离开了。从始至终,他们也只说了一两句话

    。最终少女和老妇人就像无数个过客似的,匆匆而来匆匆而去。或许他们再没有见面的机会。

    这对非常特别的祖孙在裴玉雯的心里留下了一个影子便离开。裴玉雯继续做自己的小掌柜,清算着那不多的银子。

    真的不多呢!这两天没有什么客人,一天还卖不了十两银子。就这样的赚钱速度,什么时候才能去京城?

    又过了一会儿,裴玉雯把店门关上,前去私塾接裴子润回家。

    现在裴家在城里有店铺,只要不回乡下的时候都会接裴子润回来吃住。如果要回村里的话,就三天接裴子润一次。

    虽说他们回村里时也会在第二天早上赶到城里做生意,然而裴子润太年幼,总是坐牛车会不舒服。再者早晨露重,这样奔波的

    话容易让他疲惫。一个人在极度疲惫的时候是没有办法安心学习的,所以大多数时间还是让裴子润跟着甄氏和林夫子。甄氏与

    花氏是旧识,两人的关系也不错。这一来二往的,又多了裴子润这么个关系,当然越来越亲近了。

    来到私塾时,没有听见琅琅读书声。裴玉雯没有放在心上。推开没有关闭的大门走进去,嘴里叫着子润的名字。

    “哎呀!”从房间里传出一道女子娇滴滴的声音。“夫子,你好粗鲁啊!把人家都弄疼了。”

    站在门口的裴玉雯听见这声音,只觉浑身打颤。她皱了皱眉,对里面的人说道:“林夫子,我来接子润归家。”

    咯吱!门打开。一个衣裙凌乱的女子站在门口,充满敌意地看着裴玉雯,那张扑着粗劣脂粉的脸上满是不悦。

    “哼!”那女子朝裴玉雯冷哼一声,从她的身侧擦身而过。

    裴玉雯垂着头,没有看里面的人。那女子如此模样,里面的男人想必也好不到哪里去。非礼勿视,还是装瞎子吧!

    只不过子润还是孩子,林夫子身为授业的恩师,怎么能在房间里与女人这样乱来?要是被子润撞见了,岂不是影响到他的身心

    ?看来还是应该把子润带回家里去吃住,与一个没有妻子的单身汉子住在一起还是有些不方便。

    “咳咳……咳咳……裴姑娘来了。”从房间里传出咳嗽声。

    裴玉雯心想:难道林夫子病了?病了还能与女人乱来,这男人真是不要命了。还是说男人都是这幅急色的德性?

    悄悄抬头看了一眼,只见林夫子躺在床上,清俊的脸上一片苍白之色。她不由更加担忧。这林夫子病得不轻啊!

    “今日病了,让学生们早些下学了。娘带着子润上街去给我找大夫,现在还没有回来。姑娘先坐儿,他们应该很快就回了。”林

    夫子瞧着病得不轻,只说了两句话就喘得不行。

    裴玉雯见他这幅样子,又想到刚才离开的女人。她张了张嘴,还是有些多管闲事地说了一句:“夫子病成这样,应该好好调理身

    体才是。其他事情也不急于一时。为了其他事情累坏了自己的身子,那才是得不偿失。”

    按照刚才看见的场景,裴玉雯说的‘其他事情’明显就是那个女人和林夫子之间的风流韵事。然而林夫子不知道是没有听懂,还是

    听懂了装不懂。他回答道:“姑娘放心,只是教学生们读书,不会累着我。再说了,我喜欢看他们读书的样子。每次看见他们的

    样子,就幻想着我可以教出几个栋梁之材,也算是报效国家了。”

    裴玉雯没有再说刚才的事情。她一个没有出嫁的姑娘,也不好和一个男子讲什么男女之欢。既然对方装作不懂,她也就装作什

    么也不知道好了。只要他是个不错的夫子,对裴子润有帮助,其他的都可以包容一下。只不过,不能让裴子润与他久呆。她可

    不想裴子润受到影响,长大了也变成这种荤素不忌的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