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三章:买下
    裴娟见到浓妆艳抹的裴薇薇,表情僵了僵。此时的裴薇薇穿着粉红的衣裙,梳着精美的发髻,头上还插着美丽的首饰。那些金

    光闪闪的金饰令裴娟羡慕嫉妒,再想到狼狈的自己,只恨自己的命不好,才会遇见这样自私自利的爹娘。

    裴薇薇算什么东西?要不是有一个能干的娘,又有一个疼爱她的爹,还不如她裴娟呢!现在却过得那样好。

    裴烨在人群中撇嘴:“怎么哪里都有这个讨厌的女人?”

    裴玉雯没有说话。她想知道裴薇薇打算做什么。这女人绝对不会无缘无故地出面。毕竟她与裴娟也谈不上多好的关系。特别是

    裴薇薇被裴家村的人排挤的时候,裴娟不仅没有帮她,反而落井下石,在村里传了许多对她不利的话。

    裴娟爹见到裴薇薇,一双眸子里满是贪婪的神色。他谄媚地笑道:“薇儿啊!你这孩子有出息了。瞧这排场,还有这些丫环护院

    ,简直就是大户人家的少奶奶嘛!薇儿啊,叔看着你长大,也算是你的长辈。你们府里还缺人不?叔身子骨壮实得很,让叔帮

    你跑跑腿,干干活什么的。至于工钱,你看着给,别人多少,你给俺也多少。”

    裴娟的脸上满是羞辱的神色。刚才对着她拳打脚踢的爹,现在却对着裴薇薇这样巴结讨好。连同她也像个小丑似的。特别是这

    么多人看着,让她羞得抬不起头来。

    裴薇薇的打扮在这里算是非常正常的,许多人羡慕她华丽的衣服,精美的首饰,以及那出门的排场。正是如此,裴娟和裴娟爹

    才会这样嫉妒她。连旁边那些围观的人也嫉妒这个‘贵夫人’。

    “谭家这样的大户人家,向来都有自己的家生奴才,哪里需要在外面找人干活?叔还真是喜欢开玩笑。”裴薇薇撇撇嘴,满是不

    屑地看着裴娟爹。视线扫过对面狼狈的裴娟,眼里闪过狠色,随即又是一笑:“不过嘛,我这里缺个可心的丫环。娟儿妹妹与我

    一起长大,大家知根知底的。不如让娟儿妹妹留在我的身边伺候?”

    “你休想……”裴娟想到自己要去伺候裴薇薇,顿时又羞又怒。“我才不要做你的奴才。”

    裴娟爹反手就是一巴掌扇在裴娟的脸上。他恶狠狠地瞪着她,咧嘴威胁:“死丫头,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吗?就你现在这幅样子,

    薇儿愿意收留你就不错了。死丫头,赔钱货,就没有让老子过一天舒坦的日子。”

    “爹,我不嫁给唐哥哥了,但是也不嫁给那个老男人。我重新嫁个有钱的,我也去给别人做妾,让你过好日子。”裴娟抱住裴娟

    爹的大腿。“求你了,爹,不要卖了我,也不要把我送给裴薇薇作丫环。”

    裴娟爹一脚踢向裴娟。这一脚正中裴娟的肚子。顿时,刚才还抱住他大腿的裴娟表情痛苦,眼里满是恐慌。

    “我的肚子……孩子……孩子……”

    不管裴娟有多么可恶,在这一刻是令人同情的。旁边的行人都看不过去了,许多人指着裴娟爹说着难听的话。

    裴娟爹是个浑人。不管那些人怎么说,他就是无动于衷。就算看见裴娟倒在血泊中,他也只皱了皱眉。而这个样子可不是心疼

    她,只是觉得晦气和麻烦。本来打算狠敲一笔银子的,现在也没这个想法了,只想把这个麻烦扔出手。

    “薇儿,娟丫头跟你一起长大,最懂你的心思。既然你看中了她,那是她的福气。不过,亲兄弟还明算账,你打算给多少银子买

    下她?”

    裴娟爹撮着手,涎着笑,一幅讨好的样子。

    裴薇薇见裴娟浑身鲜血,有些厌恶。不过,本来就不打算放过裴娟,所以只有忍着这份恶心。

    “你想要多少?”

    裴娟爹眼眸闪了闪,试探地说了一个数字:“五十两。”

    裴薇薇捂着鼻子,对旁边的老嬷嬷说了句:“给他五十两,签上卖身契然后把人抬走。我先回府了。”

    轿夫再次抬起轿子。直到轿子走远了,裴娟爹拿着五十两银子,在卖身契上盖上了手指印,连地上的裴娟是生是死也没有理会

    就走了。而留下的老嬷嬷捂着鼻子,眼里满是厌恶的神色。她趾高气扬地指了几个乞丐,让那几个乞丐把裴娟抬走了。

    裴烨姐弟看着这场闹剧结束。他乍舌:“姐,我怎么有些可怜裴娟了?你说她落在裴薇薇的手里能好过吗?”

    “我倒有些同情裴薇薇。”裴玉雯扬起唇角。“裴娟比她聪明多了。她要是进了后院,谁生谁死还不一定呢!”

    本来裴娟和裴薇薇就像两个小丑似的,虽然裴玉雯没有把他们放在眼里,但是平时还是很防着这两个小人作恶。现在她觉得可

    以不用管了。当两条恶狗被关在一个笼子里时,最终的结果就是狗咬狗。谁生谁死还真不好说。就算有一个人幸存下来,只怕

    也伤了元气。这样的两个小角色,根本就不值得她出手。

    “戏看完了,回去吧!”裴玉雯拍了拍裴烨的肩膀。

    裴烨拉住她的衣袖,在她疑惑地抬头时,他指了指前面的方向。

    顺着裴烨的动作看过去,只见一个妇人抱住裴玉灵不放,搂着她哭得稀里哗啦。

    “那不是二婶吗?”裴烨低声道:“她不是嫁给一个开杂货铺的,还给那个男的生了一个孩子吗?找二姐干嘛?”

    二婶?裴玉灵的娘?裴玉雯沉思。

    裴玉茵和裴烨的娘成了某个员外的小妾,据说挺受宠的。如果有一天她出现了,裴玉茵和裴烨会是什么感觉?

    “可能是想她了吧!”裴玉雯随口说道。

    “怎么可能?她和生我们的那个女人一样自私自利。要是真的想她,当年也不会一声不吭就跑了。”

    提起自己的生母,裴烨说的是那个女人。表面上看他对他的亲娘充满了怨恨。同时也说明了一点,没有爱,哪来的恨?正是因

    为他的心里是爱她的,所以才无法原谅她的抛弃。而裴玉灵……想必也是这样的心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