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四章:生母
    裴玉灵回到店里的时候,裴玉雯正在招呼客人。她眼睛红红的,明显刚哭过的样子。裴玉雯瞧她一眼,没有说什么,如平时那

    样把收到的铜钱放进柜子里,再在账本上记下数字。房间里很安静,裴玉灵吸鼻子的声音清晰地传出来。

    裴玉雯没有问她刚才发生的事情。如果裴玉灵想说,自然会告诉她的。要是不想说,问了反而让她难堪。

    裴玉灵抱住裴玉雯的腰,靠在她的肩膀上。她这幅样子反而让裴玉雯没有办法视若不见。

    “怎么了?谁欺负你了?”裴玉雯问了一句。

    如果裴玉灵说没什么,或者有任何不愿意透露的意思,她马上就会继续装作不知道。她已经长大了,可以自己思考和做决定。

    就像裴玉雯在宫里生活的时候,明明受了委屈却不会告诉太后。而太后身为后宫最尊贵的女人,宫里发生的任何事情都知道的

    清清楚楚。她不说,太后也不问。然后她就用自己的方式报复回来,让欺负过她的人有苦说不出。那个时候她就特别的得意。

    时间长了,后宫里的那些女人就会知道她不是好惹的,自然避着她走。

    裴玉灵想到刚才见到的女人。她咬了咬唇,终究还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她怎么说?说那个女人过得不好,她想回到家里来。她哭着求自己,让她接纳她这个亲娘,让她帮着说几句好话。

    她哭着求自己,说裴家的男丁少,她正好生了一个男丁,以后可以当裴家的孩子养,就说是死去的爹的遗腹子。

    她怎么说得出口啊!那孩子才多大?长了眼睛的都知道那是谁的孩子。

    她不怪她改嫁,改嫁的寡妇那么多。她只想问问她,前两年过好日子的时候可曾想过她这个女儿?现在那个男人把勾栏院的女

    人带回家,把她赶走了,她就想到她了?

    “姐姐,你放心,我不会让别人欺负到头上来的。更不会让任何人欺负到裴家人的头上。”

    裴玉灵抹了一把泪水,眼神坚定地说道。

    裴玉雯不知道那个女人对她说了什么。瞧她的样子,想必又是一个不怀好意的女人。

    裴玉灵的表现让她满意。这代表着她没有被对方的三寸不烂之舌蛊惑,还能保持着清醒的头脑。

    “嗯。我相信你。”裴玉雯拍了拍裴玉灵的肩膀。“天色不早了,把账目核对了。 我去准备晚饭。”

    时光荏苒。眨眼间便到了年关的时候。裴玉雯站在门口,摊开手看着初雪降落下来。

    当年在将军府的时候,每到初雪的这天,他们都会祭拜一位先祖。那位先祖创立了裴家军,让裴家成为武官之首。在裴家,那

    位就是天神一般的人物。每个裴家人,甚至裴家军都特别敬重那位先祖。

    “今日你来看店,我要出去一会儿。”裴玉雯拢了拢身上的披风,对身后的裴玉茵说道。

    裴玉茵看着裴玉雯走远,在后面喊道:“姐,下雪了,你好歹打把伞。”

    裴玉雯已经走远,听不见她的话。不过,一个俊美的少年郎跑进了一香阁,与还没有进屋的裴玉茵撞到了一起。

    砰一声,两人双双倒地。少年郎将裴玉茵压在身上,两双眼睛紧紧缠在一起。

    “你……还不起身?”裴玉茵脸颊羞红,瞪着那少年郎。

    少年连忙爬起来,连忙道歉道:“抱歉,抱歉……你还好吧?有没有伤了哪里?”

    裴玉茵见少年郎的手在自己身上摸来摸去,顿时脸颊红得像玫瑰花似的。她连忙后退,瞪着那少年:“登徒子。”

    说完当着那少年的面将门合了起来。此时她顾不得开店做生意这样的事情,而是躲在门后面控制着那混乱的心跳。

    “公子,公子……你在哪里啊?”从远处传来一道尖锐的叫声。

    少年听见那声音,眉头皱了起来。他匆匆朝里面的裴玉茵说了句:“姑娘,在下无意冒犯,得罪了。在下告辞。”

    里面的裴玉茵听见少年郎的脚步声越来越远,打开门看了过去。她只看见少年清郎的身姿变成了一道白影消失。

    “长得真好看。比表哥还要好看呢!”裴玉茵看着少年离开的方向说道。

    此时此刻,裴玉雯买了祭祀用的香蜡和纸,前往城外的寺庙。

    今日是初雪,雪花越下越大,将地面铺了薄薄的一层白色。

    她穿着一身嫩绿色的衣裙,披着银色的披风。那披风是童亦辰前几日送来的。她原本不想收下,可是那霸道的男人强塞给她便

    跑了。她瞧了瞧,竟是狐狸毛制成的。别说在这里,便是京城也没有几件这种毛皮的披风。

    裹了裹披风,从马上跳下来。

    是的!裴家这段时间的生意不错。牛车已经换成马车,而她单独买了一匹马。

    裴家的女儿是在马匹上长大的。她一直谨记爹爹的教导,万不能贪恋富贵奢华的生活而忘了本心。

    这匹马叫胭脂,也是童亦辰找来的。虽说不是汗血宝马,却也是一种极其稀有的马匹。这是唯一一件她没有拒绝的礼物。童亦

    辰送了不少礼物过来,她都不想收下,只有这件她没有拒绝,也无法拒绝。

    “施主,今天下雪天,你竟也来了。还真是有诚心。”

    寺庙的小和尚见到裴玉雯,对着她说着阿弥陀佛。

    裴玉雯清楚地看见小和尚发抖的嘴唇,以及发抖的手指。和尚也是人,修的是断情断欲的佛道,却断不了人心。

    见到小和尚的样子,裴玉雯难得的调侃了一句:“大师还是不要在这里守着了。若是病了,照样要看大夫吃药。看病吃药那是凡

    夫俗子的事情,大师可不要因为这小小的风寒就回归俗世,那离你修佛之心相距甚远呢!”

    “阿弥陀佛。女施主说的极是。和尚也是凡人,看病吃药是正常的。不仅要看病吃药,甚至还要祭奠五脏庙,所有俗世中的事情

    都摆脱不了。我们这些和尚不曾想过修佛修仙,只求修……人。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一个老和尚迎面过来。他的身侧站着一个俊雅如仙,又妖孽如魅的男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