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五章:未婚夫
    之所以说他妖孽如魅,是因为他的那双眼睛就像世间最勾人的精怪,恨不得把人的心吞噬掉。无论男女,只要与那双眼睛对视

    几个呼吸时间,便陷入情网中无法自拔。世人称他公子如玉,而她却在暗地里称他为妖孽。

    那是个远胜谭弈之的妖孽。谭弈之的容貌被称为绝色,而他的容貌却是如同神邸。

    他,她曾经的未婚夫,现在的陌路人——长孙子逸。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见到这个男人,脑海里只剩下这句话。

    呵!果然,有着玉树之称的长孙子逸,不管他出现在哪里,总是像踱了层金光似的,谁也无法忽视他的存在。

    “方丈。”裴玉雯垂下眸子,朝方丈行了一礼。“刚才失礼了,请方丈恕罪。”

    方丈淡淡一笑:“谈不上失礼。女施主关心这小弟子,那是你的善意。今日初雪,山上不好走,女施主要是上香的话就尽早吧!

    等会儿雪势越大,女施主就更不好走了。”

    “是。那小女子就先告退了。”裴玉雯朝那方丈福了福身,拿着香蜡和纸转身就走。

    长孙子逸看着裴玉雯的背影消失。刚才那惊鸿一瞥,他仿佛看见了一个故人。然而仔细一看,陌生的脸,陌生的眸,陌生的身

    影……明明全无相似之处,却让他心神一恸,好像很久之前就见过似的。

    “施主,裴家的长明灯已经点好了。一切有因果循环,该来的逃不掉。施主也不要过于心伤。”

    方丈对着长孙子逸说了句佛号,便带着手下的弟子先走了。

    长孙子逸看着远方,那双眸子里闪过晦涩的神色。

    “因果循环吗?”长孙子逸抿唇淡道:“或许吧!”

    裴玉雯在寺庙里烧了纸,点了香。当她看见那几盏长明灯时,神情变得复杂起来。

    旁边的小和尚见她发呆,询问了一句:“女施主,还有什么事吗?”

    “小师傅,这些长明灯是谁点的?”裴玉雯的心里已经有答案,只是想确定而已。

    这些长明灯是为死去的裴家人点的,甚至连她那出身世家大族的祖母也有一盏,除了刚才的长孙子逸还有谁?

    “是一位公子,刚才还在这里呢!”小和尚说道。

    裴玉雯朝着那长明灯的方向拜了几拜。她在心里说道:“裴家冤死的冤魂们,不孝子孙裴玉雯在此向你们磕头了。你们的死,雯

    儿一定会调查清楚的。如果其中有什么冤情,雯儿一定会为你们报仇。请再等等雯儿。再等等。”

    银色的身影骑在马背上奔驰而过。山腰中的男子站在凉亭中,看着那身影消失。

    “郡主。”长孙子逸清俊如仙的脸上满是震惊之色。

    他身子一跃,以极快的速度飞起来,在山林中穿梭着。利落的身姿在雪地里连个脚印都没有留下来。

    “驾!”马背上的人并不知道有个男子在山林中追逐着她远去的身影。

    在马背上驰骋的她就像个精灵,美得仿佛不存在于世间。她眼神里的坚毅,更不是世间女子所有的。

    裴家人的骑术当然堪称一绝。她裴玉雯更是所有贵族女子里最出色的。裴家的老将军都摇头遗憾她不是男儿身。

    当长孙子逸施展轻功出现时,只能看见那身影彻底地消失。最终……还是迟了一步。

    “世子。”一道身影从天而降。“世子,杀殿的杀手又出现了。看来这次有人铁了心不想让你回京。”

    “京城的水越来越浑了。连裴家军都死在那些人手里。呵!本世子倒要瞧瞧那些魑魅魍魉想玩什么花样。走!”

    此时的裴玉雯已经下了山,成功地进了城。那追逐了她几里路的身影并没有在她的心里留下什么痕迹。毕竟朝阳郡主已死,他

    们之间的婚约消失,他与她也不过是相识却不相熟的无缘人罢了。她从来没有想过与他相认之类的。毕竟就算当年差点成为夫

    妻,他们在一起说话的机会也不多。他的身边从来不缺女人,而她……从来不是主动的女人。

    “全身都湿透了。”

    刚把胭脂放进马厩里,迎面走来一个黝黑的高大汉子。脑海里浮现长孙子逸俊雅如仙的容貌,再看这黝黑粗犷的汉子,无端地

    觉得有些喜感。倒不是说他的样子可笑,就是觉得……面前的男人挺顺眼的。至少她瞧着顺眼。

    童亦辰见她乖乖的不说话,皱在一起的眉头微微上扬,眼里满是疑惑。

    “怎么了?”

    裴玉雯抿嘴淡笑:“我在想,你今天打算送什么?”

    每次见面都要送礼物,这男人不会把所有的银子都换成礼物送来了吧?为了讨她的欢心,他还真是舍得下血本。

    童亦辰捏了捏手心,控制着自己的脸色,故作平静地取出一支步摇。那步摇作工精细,设计也很新颖,一看就不便宜。裴薇薇

    整天戴着满头的首饰招摇过市,那些头饰却值不了多少银子。童亦辰手上这支完全秒杀了她。

    裴玉雯握住了童亦辰的手腕,拒绝他把步摇摆在她的头上。她非常认真地看着他:“为什么喜欢我?”

    “不知道。喜欢就是喜欢,没有那么多原因。”童亦辰闷闷地说道。

    “你连为什么喜欢我都不知道,还傻呼呼的送这么多礼物给我。难道就不怕竹篮打水一场空吗?”裴玉雯淡道:“不要再送我礼物

    了。我不会嫁给你。你年纪不小了,还是找个愿意嫁给你的娶了吧!”

    童亦辰看着她远走的身影。步摇还躺在他的手心里,冰冷的触感犹如他此时的心情。

    她今天有些不对劲!虽然以前也拒绝他,但是没有像今天这样坚定。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

    裴玉雯在厨房里忙活着。刚才遇见卖羊肉的摊贩,顺便买了几斤羊肉。今天晚上就吃羊肉锅子吧!

    其实之所以对童亦辰说那些话,是因为遇见了长孙子逸。当然,不是说她对长孙子逸有多深的感情。而是长孙子逸点的长明灯

    让她又想起裴家的命案,心情自然就不好受。而且,原本有些松动的心再次变得坚定起来。

    裴家的命案一日得不到解决,她怎么能谈儿女私情?再者,她怎么能连累那么好的一个男人?、

    只叹他们……无缘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