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七章:有他
    花氏坐在床上,手里拿着针线,正在给林成风缝补衣裳。

    裴玉雯第一个走进去。花氏见到她,浑浊的眸子里满是喜色。

    “我的乖外孙女,你怎么来了?外面下雪了,可冷了,你来做什么呢?”高兴之后,花氏又是一阵责怪。

    “外祖母,你都生病了,怎么也不给我们说?是不是你的心里只有表哥,就没有我娘和我?”

    裴玉雯从花氏的手里接过针线,熟练地穿好针,接着花氏的活儿做起来。

    晚上一阵热闹。本来花氏的病就是风寒,不宜吃羊肉。可是这么热闹的气氛,她可管不住这嘴。众人拗不过她,也只有随她去

    了。而裴玉雯早在之前就准备好治疗风寒的药,在花氏睡觉之前让她喝了一碗,只希望能够稳住她的病情。

    或许是心情好了吧!第二天花氏不仅没有加重病情,反而舒缓了些。两家人聚在一起玩着裴玉雯教的叶子牌。外面下着大雪,

    屋子里放着烤炉,大家坐在一起打着叶子牌,时间过得飞快。

    裴玉雯走在雪地中,裹着软和的披风。厨房里的水快没了,她得打水去。

    前方不远处,一个男子挑着水走着。在他的身侧有个娇俏的身影。那人一直说着话,嘴里还发出愉悦的笑声。

    “谢谢童大哥。如果不是你,兰儿真的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是好。娘病重,我一个弱女子什么也做不了。童大哥,你对我们家真好

    。你对兰儿也真好……兰儿……无以为报。”

    裴玉雯看着那越来越不耐烦的童亦辰,眼眸里闪过淡淡的笑意。

    “兰儿姑娘,我答应过你哥哥会照顾你们。不过,你不要误会了,我没有别的意思。”

    童亦辰话刚说完,仿佛察觉到熟悉的视线,本能地看向她的方向。

    裴玉雯挑着桶,毫不退缩地迎向他的视线。在他看过来的时候,她抿嘴淡道:“童大哥真是不懂怜香惜玉呢!”

    “雯儿。”童亦辰见到裴玉雯,眼里闪过喜色。“你要挑水吗?我帮你。”

    “不用了。我又不是弱女子。”这算是回击了林春兰那句‘我一个弱女子什么也做不了’的话。

    见到童亦辰的身侧有女人,裴玉雯觉得不爽。明明她让童亦辰找个愿意嫁他的女人,怎么真的见到有女人接近他,她心里又不

    舒服了?裴玉雯明白,一定是这个男人最近太宠她了,让她有种这是自己领土的错觉。她属狼,领土意识严重,一旦有人碰了

    她的东西,她就会非常不爽。所以说,这个男人就是剧毒。她差点了中他的毒。

    童亦辰看了看身侧的林春兰。林春兰的双手满是茧子,一看就是干惯粗活的。这两桶水不至于挑不动。

    “你自己挑回去吧!”童亦辰将林春兰的两桶水放在原地。“抱歉,我答应你哥哥会照顾你们家的人。不过我毕竟是男子,有些不

    方便经常过来。听说村子里已经有流言传开。那样有损你的闺誉,是我没有考虑到的。我刚才跟你娘说过,我认识一个不错的

    小伙子,他上过战场,与你哥哥也熟识。他愿意娶你,以后可以帮衬你们家的人。”

    “我不要……”林春兰见童亦辰把水桶放在那里就开始不高兴。现在又见童亦辰要把她推开,让她嫁给别的男人,顿时有种天塌

    的感觉。

    她瞪着裴玉雯,怨恨地扑过去:“都是你……”

    裴玉雯朝旁边侧了一下,眼睁睁看着林春兰摔在地上。

    她有些不高兴了。怎么哪里都有这种傻女人?她做什么了吗?怎么个个都找她的麻烦?

    “你的事情自己处理好,不要放疯狗来咬我?每次出门挑水都能遇见你们,真不知道是什么孽缘。”

    童亦辰的脸色也不好看。他之所以当着裴玉雯的面说这些,就是想向她表态。证明自己与这个女人没有什么特殊的关系。没有

    想到弄巧成拙,反而害得她被那女人欺负。

    要不是她哥哥救了他,用自己的命换了他的命,他何苦忍受她这么久?现在照顾了他们几年,还给他们安排了后面几十年的事

    情,也算是报了他们的恩。

    “不用理她。我帮你挑水。”童亦辰不等裴玉雯拒绝,直接从她的手里夺过水桶。

    “我说了不需要。”裴玉雯紧跟在童亦辰的身后。“你帮她吧!她是弱女子,更需要你的帮忙。”

    童亦辰放下桶,正准备套在竹杆上。裴玉雯要来抢夺,他一把抓住她的手,将她拉入怀里。

    “你一次又一次地拒绝我,真当我好脾气?”童亦辰扬起唇角,竟有几分邪气。

    裴玉雯愣了一下。那一脸憨厚的男人正火热地看着她,仿佛要把她吞进肚子里。

    她清楚地感受到了他火热的身体,以及那明明冰冷,却让她觉得火热的手掌。她想缩回手,却被他抓得死死的。

    倔强地瞪着他,眼眸沉了沉:“放手!你想做什么?”

    “我想……”童亦辰低下头,右手紧紧地箍着她的腰,将她抱在怀里,嘴唇压下去。

    轰!大脑里像是有烟火似的炸开。裴玉雯的眼眸瞪得大大的,眸子里满是不可思议。

    这还是她认识的那个童亦辰吗?莫不是也被附身了?怎么会……怎么敢……怎么能……这样欺负她?

    那个吻很浅,碰一下便分开了。

    童亦辰终究不敢太轻薄。这是一个试探的吻,也是一个宣布自己决心的吻。同样的,也是在自己的领土上留下印记,让别的男

    人不敢再越池半步。

    她的心里没他,那他便先在她的身上留下自己的印记。时间久了,她总会接受了吧?

    “你们……你们……”林春兰气愤地瞪着他们。“不要脸。”

    说出这句话,林春兰哭着从那里跑走。

    裴玉雯一掌挥向童亦辰。童亦辰闭着眼睛,任由那一掌挥过来。然而掌风却在他的面前停下来。

    她终究还是没有下手。

    薄唇上扬,眼眸睁开,露出愉悦的眸子。

    “你心里有我。”童亦辰一脸笃定。

    若是没他,此时早就把他大卸八块了,也不会下不了手。他太了解她嫉恶如仇的性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