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八章: 霸道
    房间里,裴玉雯摸着自己热嘟嘟的红唇。仿佛那个吻刚刚才发生似的,现在还能清楚地感觉到那种触感。

    那个家伙……什么时候这么霸道了?那憨厚的样子不装了?现在露出本性,让她始料未及,甚至有些触动。

    接下来的几日她没有再出门。家里有三个成年男人,挑水这样的粗活儿有他们轮流干着,轮不到她出手。不过,根本就用不上

    他们,每天都有人把清凉的井水送到门口。而大家都用一幅古怪的神情看着她,显然知道是谁的杰作。

    裴玉雯恨得牙痒痒,却又无可耐何。

    那男人一幅老实巴交的样子,却让所有人都知道了他的心意,也是在向所有人表明:这是我的女人。

    几日后,裴家众人回到裴家村。

    马上就要过年。李氏带着儿媳妇和孙媳妇准备过年的事情。裴玉雯几姐弟继续做生意。毕竟大家都在置办年货。家里有些余钱

    的,当然也想买些糕点回去招待客人。就算不招待客人,也要买些回去安抚爱哭爱闹的孩子。

    “裴姑娘,我们酒楼今天有个贵客要来,三少爷说想找你订些点心。”

    小二匆匆找到正在忙碌的裴玉雯。

    裴玉雯看了一眼剩下的货,对那小二说道:“那得稍等一会儿,现在货不多,我马上去厨房现做一些。”

    “姑娘要快些。那位客人身份尊贵,不能让他久等。小的现在要去忙了,等会儿能不能麻烦姑娘送过来?”

    小二说得客气,瞧着有些焦急的样子。

    或许是知道裴玉雯与谭弈之相熟的原因,酒楼里的掌柜和小二对她都特别客气。偶尔要找谭弈之的时候,他们也不会阻拦她。

    现在见小二如此焦急慌张,想必今天的客人确实是贵客没错。她倒不会在意这种小事情。

    “好。”只是对门而已,又费不了多少事情。她当然不会拒绝。

    裴玉雯把生意交给裴玉灵和裴玉茵打理。裴烨刚才出门了,一直没有回来。

    “小弟最近在忙什么?总觉得他有些不对劲。”裴玉灵问了句。

    “虽说我是他的孪生姐姐,可是男儿与女儿本来就不同。他现在又长大了,我哪里管得住他?”

    裴玉茵摇摇头,眸子里满是惆怅。

    “或许又去哪里偷懒了吧!”裴玉灵见裴玉茵的样子,也不好再问什么。

    “秦兄,我说的就是这个点心铺子。这里的点心与其他家的不同。你不喜甜的,他们也有爽口的。走走走!你帮了我这么大的忙

    ,今天我请你吃点心。”从门口传来一道爽郎的声音。

    裴家姐妹抬头一看,竟进来几个年轻的书生。那些书生见到裴家姐妹,一个个眼露欣赏之色。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虽说只是小家碧玉,但是也不防碍他们欣赏美色。

    裴玉灵本能地不喜。她皱了皱眉,脸色不悦:“要买什么?”

    “呵!我们可是客人,特意来买你们家的东西,怎么姑娘连个笑脸都没有?”一个书生见到裴玉灵,逗弄地笑道:“你笑一个,我

    再告诉你买什么?”

    裴玉茵从人群中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那人就是与她前几天撞在一起的俊俏公子。此时他也是一身书生的打扮,而且刚才那人

    喊的秦兄就是他。

    “我们不卖给你们。这里不欢迎你们,马上离开这里。”裴玉茵生气地瞪着那些人,最后视线停留在秦兄的身上。

    秦兄也认出那个小姑娘。小姑娘上次就像小辣椒似的,对他没有好脸色。现在这些同窗逗弄他们姐妹,想必她更加讨厌他了。

    秦兄无奈,也知自己无端受到连累,偏偏又无法置身事外。毕竟这些同窗是因为他才进入这个小店。

    “你们不要闹了。”秦兄先是制住了不老实的同窗,再对裴玉茵拱手一礼:“刚才失礼了。两位姑娘,我们不喜甜,不甜的点心给

    我们来三十个就是了。”

    裴玉灵在旁边利落地装好,将纸包递给那个秦兄:“总共六十文钱。”

    “你们这里不是有好喝的茶水吗?再给我们准备一壶热茶,就在这里吃。”刚才和裴玉灵说话的书生倨傲地说道。

    裴玉灵忍了又忍,差点朝对面的书生挥出拳头。当然,在那书生还不是很过份的情况下,裴玉灵终究没有出手。

    五个书生找位置坐好。裴玉茵送去点心,而裴玉灵端着茶水出来。突然,有两个书生相视一眼,不约而同地伸出腿。就在秦兄

    想要出口提醒的时候,姐妹两人已经踩上去。他皱了皱眉,连忙站起身,却看见惊人的一幕。

    只见原本应该摔在地上的裴家姐妹非常灵活地弹跳起来,其中一个利落地接住空中的糕点,另一个利落地接住滚烫的水壶。两

    人的身姿特别的美丽,就像舞动的精灵似的。

    咻!一支毛笔插在他们的桌上。只见那毛笔整个插在木桌上,距离那个恶作剧的书生只有一指之隔。

    众人浑身冒冷汗。

    咯吱!咯吱!他们僵硬地扭过头。

    从后院走出来一个冷漠的少女,少女的眸子仿佛像把利刀,让他们浑身发抖。

    “这里不欢迎你们。滚——出——去!”裴玉雯眼含厉色。

    这些自以为是的男人把他们姐妹当什么?戏耍的猴子吗?真是岂有此理。

    “姑娘,刚才是我这几位同窗不对。还请姑娘原谅则个。”秦兄看着旁边的人皱眉。“还不道歉?你们今天太过份了。幸好各位姑

    娘没事,要是出了什么事情,你们这样胡作非为,要是传到主科官那里,只怕学问再好也做不了官。”

    众人一听,顿时吓得规矩起来。他们朝裴家几姐妹道歉。然后有些兴致缺缺地离开了一香阁。

    裴玉茵好奇地看着最后离开的身影。她在心里想着:这个人也不坏嘛!至少比其他人好多了。

    “我去送点心。再有这样的登徒子,直接打出去就是。以后不要让别人有机可逞。”裴玉雯叮嘱了一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