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一章:荒唐
    裴烨眼神闪了闪,躲避着裴玉雯的目光,干笑道:“没有啊!就是最近认识了几个朋友,所以贪玩了些。”

    裴玉雯目光复杂地看着裴烨:“是男是女?”

    问出这句话时,她清楚地看见他的身子颤了一下。

    他的眼神更加的飘忽,不敢迎视她。

    这时候,裴玉灵气呼呼地跑出来,对着裴烨就是一阵拳打脚踢。

    “你没长眼睛吗?家里有人的情况下,各个房门都是开着的。大白天关着门,说明里面有人。你也不知道敲门吗?就算今天柳姐

    姐没来,平时是我们几个姐姐在里面换衣服,你这样闯进去合适吗?你这个笨蛋……笨蛋……”

    裴玉茵在旁边急得不行。她拉着裴玉雯,焦急地说道:“姐,你快拦着二姐。小弟也不是故意的。”

    裴烨被裴玉灵彻底地碾压。他做错了事情,知道是自己不对,也没有反抗。然而就算他束手就擒,裴玉灵也没有放过他的意思

    。打到后面,裴玉灵控制不住力气,在他的身上留下不少伤痕。

    裴玉雯没有劝阻。

    裴烨向来大大咧咧的,经常出点小错也是他们善后。如果只是今天的事情,她会帮着劝一劝。虽说影响到了柳琉环,柳琉环的

    心里肯定有疙瘩。然而大家都清楚刚才的情况是意外。只要家里的人不说出去,没有人知道这个乌龙。

    柳琉环向来知书达理,虽说会有芥蒂,却能理解他。这件事情也就这样翻篇了。

    然而她没有帮裴烨说好话。因为裴烨让她太失望了。

    就在刚才,她清楚地闻到了他的身上有胭脂味。那脂粉味特别的浓,而且特别的粗劣。可见其主人的品味有多差。

    他对她说话躲躲闪闪,明显有问题。在什么情况让他不敢对她说真话?当然是因为他知道真相会让他难堪。

    一个连自己都不敢启齿的真相,当然不敢告诉家里人。

    所以她得出了一个结论。他的身边有女人,而且是一个上不了台面的女人。要是好人家的女儿,他大可以直截了当地说清楚。

    毕竟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他的年纪也到了少年思春的时候,没有什么不好意思说的。李氏巴不得他成亲呢!

    “灵儿,算了。”柳琉环裹着披风走出来,看着大打出手的裴玉灵喊道:“只是一个误会,我没事的。”

    裴玉雯和裴玉茵走向柳琉环。柳琉环与裴玉灵同龄,长得娇巧玲珑,身段嬴弱。两人一左一右拉住她的手。

    “二姐,你够了!再这样我要生气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打,裴烨的面子挂不住,也有些生气了。

    “你还敢生气?”裴玉灵本来已经收手,听了裴烨的话又踢了几脚。“最近你鬼鬼祟祟的,我们也没空理你。你真当我们是傻子不

    成?你在外面干了什么事情,今天一五一十都交代清楚了。要是交代不清楚,你就滚出这个家。”

    裴烨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裴玉灵。

    如果这句话是裴玉雯说的,裴烨不会这样震惊。正是因为出自裴玉灵之口,他才会这样无法接受。

    大大咧咧的裴玉灵虽说性子暴躁,但是心肠最软了,而且非常疼爱他。以前他被奶奶惩罚的时候,大姐和三姐只敢在旁边哭,

    只有她跑过来护住他,像个母鸡似的把他挡在羽翼之下。有时候被打得急了,还敢跟奶奶顶嘴。

    可以说裴家几姐弟虽不是一母同胞,但是真的跟亲生的姐弟没有什么差别。现在他视若亲姐姐的人要赶走他?

    “我做什么了?你们干嘛这幅表情?”裴烨涨红了脸,气愤地瞪着裴玉灵。“我一回来就被你们打,你们有没有关心过我在外面有

    没有受委屈?既然这个家不待见我,我走就是了。你们不用如此逼迫我。”

    “站住。”李氏听见响动赶过来。

    刚才她被村里的老姐妹叫走了,一回来就看见院子里乱成一团。在她的身后,林氏和小林氏也紧跟着她回来。

    “这是怎么了?村里秀儿嫂子要娶媳妇,我们过去帮忙做点绣活儿,怎么一会儿时间你们就闹起来了?”

    林氏向来温柔,就算是生气也不会让人反感。她先拉着裴烨的手,拍拍他的手背:“是不是受委屈了?给大伯母说说。要是你几

    个姐姐欺负你,大伯母给你做主。”

    “没有。”裴烨眼睛红通通的,闷闷地说了句。“是我……我不好。”

    “你也知道自己不好?”裴玉灵冷笑。

    “行了。”裴玉雯出声制止。“冲动不能解决事情。我更想听小弟交代一下最近的行程。小弟,进屋说吧!”

    裴烨抬头看向裴玉雯,眼里闪过恼怒:“大姐也不相信我?你们都觉得我是坏人,只会做偷鸡摸狗的事情是吧?”

    “我从来没有说过。这是你自己断章取义。如果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为何不告诉我们?”裴玉雯蹙眉。

    “就是。你到底隐瞒了什么?”裴玉灵在旁边帮腔。

    “小弟。”裴玉茵恳求地看着裴烨。“你就说吧!最近大家都很担心你。店里看不见你,家里也看不见你。我们都相信你的为人。

    然而你总要告诉我们发生了什么事情。如果有什么困难的,我们一起帮忙也好啊!”

    “没有什么好说的。你们不相信就算了。”裴烨说着,大步跑向外面。

    “这个臭小子!”李氏没想到裴烨说走就走。当着她的面,那小子也敢忤逆不孝。李氏气得不行,差点喘不过气来。“大丫头,你

    说这可怎么办?这小子中邪了不成?平时多听话的,现在怎么变成这幅样子?”

    “奶奶,你们先照顾环儿妹妹。我跟过去瞧瞧吧!”裴玉雯皱眉,以极快的速度跟上裴烨。

    众人这才想起家里还有客人。没想到第一天就让客人受了惊吓,而且还让客人留下了这么难堪的记忆。

    “柳小姐,真是对不住,让你见笑了。”面对柳琉环的时候,李氏总有种低人一等的自卑感。

    柳琉环虽是贵女,但是敬重孔孟之道。李氏是老人,是长辈,是她应该尊敬的人。她不敢受李氏的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