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三章:受伤
    ,精彩无弹窗免费!

    大雪连续下了几天,积雪已经铺了厚厚的一层。

    “小弟。”裴玉茵见裴烨沉着脸走进来,连忙拉住他。“还在生气吗?别生气了。那天的事情我们也有不对。”

    裴烨甩开裴玉茵的手臂,沉着脸钻进房间里。

    裴玉茵见状,脸上满是失落。正好裴玉雯走出来,她不想大家再生裴烨的气,就没有说刚才的事情。

    然而裴玉雯早就看见裴烨与裴玉茵刚才的情况。裴玉茵装作没事人一样,她也没有提这个事情。“雯儿,我们去山上玩吧!我曾经听人说过,冬天的山上能够找到雪狐。去年就有个猎人抓了只雪狐。那雪狐辗转卖到了京城,现在成了丞相府大小姐的宠物。后来许多小姐都想养只雪狐,可是那雪狐只在

    冬天出现,平日里根本就不见踪影。而且那是灵物,也不是谁都能遇见的。”柳琉环从房间里走出来,通红的小脸上满是期待的神色。这么寒冷的天气,裴家姐妹是不想出门的。然而柳琉环毕竟是大小姐,平时很少有机会出门玩乐。现在第一次呆在乡下,难免玩心重。再者她是贵客,也是他们结交的朋友。主从客便,当然得好好地招待

    客人。

    “正好今天雪停,只在外围走走应该没有问题。”裴玉茵看向裴玉雯。“姐姐,你觉得呢?”

    裴玉雯点头:“既然大家的兴致都不错,那就一起去吧!叫上谭公子。”半个时辰之后,裴玉雯三姐妹,柳琉环主仆三人,以及谭弈之主仆出现在深山之中。裴烨还在闹别扭,没有与他们行动。本来裴玉茵想叫上他的,然而裴玉雯阻止了。他最近行事有些叛逆,必须受到惩罚

    ,要不然以后更不好约束。

    谭弈之哈着气,看着这四周的风景,邪媚一笑:“要是在这里架个烤架就完美了。”

    “你怎么不放张床呢?”裴玉灵睨他一眼,毫不客气地讽刺。

    裴玉茵和柳琉环主仆低笑。最近与谭弈之相熟,连裴玉灵也敢跟他开玩笑了。这也算是进步吧?

    “我倒是想呢!可惜没有美人陪伴,这荒山野邻的,又如此寒风凛凛,岂不是太可怜了?”

    谭弈之勾起耳边的碎发,看着裴玉灵勾起唇角,扬起妖孽般的笑容。

    裴玉灵打了个冷颤,一脸嫌弃:“好冷。真是活见鬼了!”

    “山里有一片野梅林,此时应该有梅花绽放。要不要去看看?”裴玉雯提议。雪狐这样的灵物可遇不可求。他们根本就没有指望真的遇见这么一只雪狐。不过就是柳琉环太无聊,想找点时间打发时间罢了。他们都是年轻人,身子骨不错,自然不惧寒风。现在走动了一下,感觉整个

    人暖和了许多。

    “好,我们快走。”柳琉环说着,将手里的雪球扔向对面的裴玉雯。

    裴玉雯察觉到声响,朝旁边一避,雪球砸空。

    “哈……你别想打中我姐。她的身手很好的。”裴玉灵在旁边兴灾乐祸地笑起来。

    “灵儿你看兵法吗?”柳琉环眨着灵动的眼睛,扬起灿烂的笑容。“有一招叫做——声东击西。”

    西字一出,一个雪球砸在裴玉灵的脸上。裴玉灵俏丽的小脸顿时变成一片白色。

    她愣在那里,嘴里发出咯吱咯吱的磨牙声:“柳琉环!!”

    “嘻……还敢嘲笑我。中计了吧?”柳琉环见裴玉灵手里的雪球,连忙跑开。“我错了我错了,别来……”

    山林中全是少女们疯狂打闹的笑声。裴玉雯看着他们跑远,原地只剩下她和谭弈之主仆三人。

    谭弈之微笑地看着少女们的身影跑远,对随从说道:“还不跟上去瞧瞧?他们几个弱女子,要是跑散了怎么办?”

    “公子这里……”随从不放心。

    “有雯儿保护我,你担心什么?”谭弈之一身红衣,在一片白色之中特别显眼。

    自从上次他穿了一次蓝色的衣服,被裴玉雯无意间说了句‘看着别扭’,他就没有再委屈过自己。

    红衣似血,却是山林中非常耀眼的绝色。与旁边一身蓝色衣裙的裴玉雯相配,仿佛两人性别颠倒了似的。

    随从在旁边嘀咕:“明明就是想与裴大姑娘单独相处,所以才把我支使走。公子越来越卑鄙了。”

    “你在嘀咕什么?”谭弈之笑得灿烂,眼里满是威胁。

    这个臭小子真是越来越放肆了。他这么明显的声音,就算他都听见了,更别说旁边的裴玉雯。

    他确实想与裴玉雯单独相处。平时她都是爱理不理的,难得两人能够有单独相处的时间。

    “没什么。属下马上就去。”随从干笑一声跑远。

    “我们也走吧!”裴玉雯先一步走在前面。

    “小心。”身后的谭弈之扑倒她,抱着她滚了几圈。

    砰咚!只见刚才裴玉雯站着的地方掉下来一块巨大的树枝。那树枝被积雪压断了,就这样坠落下来。

    裴玉雯被谭弈之抱在怀里。谭弈之趴在她的身上,半晌没有反应。

    “谭公子。”裴玉雯见谭弈之没有动作,担心地喊道。

    她一摸,手心一阵湿润。放在眼前一看,竟有大把的鲜血浸透出来。

    “这……你受伤了?”裴玉雯担忧地说道:“还好吗?能起来吗?我帮你看看伤势。”

    谭弈之喘着粗气,苦笑一声:“真是没用呢!现在一点儿劲都提不上来。”

    “总是这样也不是办法。你在流血。要是失血过多,情况会更加严重。”裴玉雯不敢推开他。

    他本来就被撞了,现在流了很多血,要是再推开他,他的伤势会更加严重。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身影从远处走过来。他看见相拥躺在地上的两人,脸色黑如锅底。

    见到这个人,裴玉雯也顾不得这些日子的别扭。她的眼里闪过亮光,就像在沙漠里遇见甘泉一样。

    “童大哥,谭公子为了救我受伤,你能把他扶起来吗?”

    童亦辰见到两人的动作,胸口的怒火喷涌而出。然而那像是火山爆发的怒气却在听见裴玉雯的话时瞬间熄灭。受伤?原来只是受伤啊!那也不用这样抱着。那男人不会故意占她的便宜吧?童亦辰不爽地想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