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五章:年节
    ,精彩无弹窗免费!

    噼里啪啦的鞭炮声响起。裴子润骑在裴烨的肩膀上,一大一小的两个孩子看着鞭炮的火花大笑着。旁边的谭弈之将一个雪球拍在裴烨的脸上,正和裴子润玩得开心的裴烨被冻得一激灵,顿时恶狠狠地瞪向

    谭弈之。

    裴子润拍了拍裴烨的脑袋,看着谭弈之咧嘴一笑,露出那尖尖的小虎牙:“小叔,快去报仇。我帮你。”随从在旁边抱着手臂干看着。他家公子被一大一小两个男孩追得逃无可逃,可是他没有帮忙的意思。这么多年来,他第一次看见公子会在过年的时候露出这样灿烂的笑容。要知道每年的年节对他来说都是

    噩梦和磨难。今年被发配到这个穷乡僻壤的地方,对他们公子来说不是痛苦而是幸运。毕竟他在这里遇见了能够让他解开心防的朋友。

    “你别跑啊……刚才不是很有能耐吗?现在看我们叔侄的双杀阵。”裴烨故意吓着谭弈之。

    李氏看着几个顽闹的孩子,向来严肃的她露出淡淡的笑容。

    林氏捂嘴轻笑:“平时烨儿像个大孩子似的,没有想到谭公子这样身份尊贵的人也跟他一起胡闹。”“第一次见到谭公子的时候,只觉得他深不可测,又有一种让人畏惧的威严。现在才知道那是装的呢!”小林氏看了旁边的裴玉雯一眼。她的视线在裴玉雯与谭弈之之间移动。在看见朝这里走来的那人时,

    她又抿嘴笑起来。

    前段时间奶奶还在担心他们家最优秀的大姑娘嫁不出去,现在想必已经没有这个烦恼了。

    只不过,相比模样比女人还要娇美的谭家公子,他们更满意童家的小伙子。毕竟相比之下,他更配裴玉雯。

    直到很久很久以后,他们才知道今天的想法有多么可笑。论起身份,童家的小伙子才是最不相配的。

    童亦辰提着东西,对着李氏众人行礼。那身姿如松,挺拔又充满气节。这样的男子真不像是乡下地方养出来的。

    “大娘,婶子,大嫂,还有各位,新年大吉。”

    “童家小哥大吉。”小林氏福了福身,回了一个礼。

    李氏和林氏朝他慈爱地点了点头。

    今天是年初一,交好的人家会互相串门拜年,也会互送节礼。没想到今年童家小伙子第一个上门。当然,往年也没有人愿意登他们家的门。相比其他人,他们家真的很冷清。想必今年他们家不会再面临这样尴尬的状况。就算真的又像往年那样无人问津,他们也不会再失落。毕竟自家人过得好那就行了

    ,不用在意别人的态度。

    裴玉雯将他们家准备的节礼送到童亦辰的手里。当两人相对的时候,童亦辰的视线一直停留在她的身上。

    裴玉雯转身退回原位。她拢了拢身上的披风,将烤炉捧得更紧了。

    “童家小子,你在村里也没有什么朋友。如果没有别的事情,就在这里多呆会儿,跟大丫头他们聚聚。”

    李氏看了一眼无动于衷的裴玉雯:“正好尝尝大丫头的手艺。今天她做了三种馅料的汤圆,倒是有些稀奇。”

    “那就打扰了。”面对着裴玉雯不悦的眼神,童亦辰没有拒绝,反而答应下来。

    裴玉雯倒不在意这几个汤圆,而是不想与童亦辰相处。每次与他靠近的时候,她就有些控制不住自己。

    “你怕我?”

    村里有几个老妇人找李氏串门,裴玉雯进屋泡茶。刚进来不久,童亦辰站在她的身后,突然出现的一句话让她的动作停顿了一下,接着像平时那样继续斟茶倒水。

    “怕你做什么?你是多长了一只眼睛还是多长了一个嘴巴?”

    裴玉雯睨他一眼,端茶走出门。

    刚走到门口,他从旁边走过来,挡住了她的路。

    “让开。”少女的脸上满是不悦。

    “跟我去一个地方,我就让你出门。要不然……我就一直赖在这里。”童亦辰挑了挑眉,在她的面前耍赖。

    裴玉雯用右手推了他一下,还用上了内力。然而面前的男子就像一座大山,根本就撼动不了分毫。

    “童大哥,你什么时候这样无赖了?”

    这句话说得无力,连她都觉得像是撒娇似的。然而她是真的哭笑不得。印象中的童亦辰不该是这个样子的。

    童亦辰固执地看着她,不为她的话所动。从那双坚毅的眼神中看出,他刚才说的话是认真的。

    “好。我跟你去。”难道还能把她吃了不成?

    得到满意的答案,面无表情的男人扬起嘴角,露出放松的笑容。

    朝旁边侧了一步,给她让开了路。而她狠狠地瞪他一眼,毫不掩饰对他的不悦。

    正在堂屋里作客的老妇人看见裴玉雯端茶走出来,眼里满是对她的赞赏和羡慕。

    “大丫头也不小了,可有合适的人选了?要是没有的话,我哥哥家里有个小伙子……”

    老妇人的话没有说完,李氏用其他话题叉开了。老妇人仿佛明白了什么,也不再继续刚才的话题。

    裴玉雯拢了拢披风走出去。刚才还在院子里的几人已经不见了,也不知道疯到哪里去了。童亦辰在房檐下等着她,看见她走出来,朝她伸出了手。

    裴玉雯皱眉,眸光冷漠:“童大哥不觉得自己越矩了吗?”

    童亦辰挑了挑眉,将手心摊开。只见那里躺着一对耳环,银制的链子下面坠着一颗红色的小宝石,格外的可爱。

    裴玉雯这才知道自己误会他了。刚才他的动作,还以为想拉她的手。那么就真的太无礼了。

    不过,他已经送了不少礼物给她。怎么总是送她礼物?她看上去是这样肤浅的人吗?

    “无功不受禄。”

    “今天的人不少,你们家是村里人争着巴结的对象,来的人更不小。如果你再不收下,我就亲自帮你戴上。”

    “童大哥!”

    裴玉雯有些怒了。为了让她收下礼物,他连威胁都用上了?

    “不要生气。”向来冷漠的男人露出柔软的神情,而且又用那样真挚的眼神看着她。裴玉雯揉了揉发疼的眉头:“童大哥,你这是何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